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曖昧蘇甜撩禁慾太子爺入懷免 第6章_寧瑞小說
◈ 第5章

第6章

靳公館。

靳沉寒從老爺子那邊回來,剛進公館客廳,妹妹靳語兒抱着高考課本屁顛顛就從底樓書房衝出來,整個人興奮地不行:「啊……大哥,你終於回國了,我的飯票又有了。」

真的好開心哈!不然,這個月她花錢追星,超支了一百萬。

爺爺,爸媽那邊都不給她多花錢了。

她窮的要死。

好在大哥回來了。

嘿嘿,她的口糧就有了。

靳沉寒在玄關,脫鞋換上軟拖,回頭看向自己妹妹,伸手輕輕敲了下她腦門:「你花錢的事,爸媽和我說了。」

「這個月,別想再要錢,下個月給。」靳沉寒說完,目光落在她手中抱着的語文課本,俊逸的眉輕輕挑了下:「作業做好了?」

靳語兒生氣,撅起嘴巴,着急道:「大哥,你不愛我了啊?我現在一毛錢都沒有。」

「你想看着我餓死嗎?」其實餓死倒不至於。

她怎麼說都是靳家的小公主。

但是她一個月花一百萬給她的愛豆買了廣告牌。

這個事,家裡不允許。

靳沉寒鬆鬆自己的襯衫領口,嗓音沉沉,邊走邊說:「不要廢話,你餓不死。」

「作業做好了?」

靳語兒氣哼哼:「做好了,但是有些作業不會。」

「大哥,我不理你了,我上樓。」

靳語兒生悶氣要回自己卧室,她白高興了,還以為期待大哥回國,可以有錢錢了,誰知道哥哥這樣!

靳沉寒看她置氣的模樣,不知道為什麼會在腦中和那個漂亮又俏媚的小姑娘的臉重合在一起?

靳沉寒下意識就攏攏眉心,隨後舒開,伸手揪住靳語兒的裙子領口說:「給你帶禮物了,在小陳那邊。」

說完,助理陳生馬上恭恭敬敬捧着靳沉寒在國外給她選的昂貴禮物盒走到靳語兒面前:「靳小姐,你要的定製玩偶和香奈兒。」

聽到自己喜歡的寶貝。

大小姐靳語兒這才露齒一笑,不生氣了,開開心心拿過陳生送來的禮物,臭屁地抱在手裡,笑得開心對大哥說:「哥哥,還是你最好哈。」

「我不生氣了,先去拆禮物。」說完,小姑娘一溜煙跑掉。

等人跑上樓,靳沉寒也準備上樓洗個澡去去疲乏,助理陳生緊跟其後說:「靳總,大小姐的班主任老師昨天打電話給老爺子聊她的成績。」

「老爺子慣着大小姐,不捨得罵她,所以讓我轉達給你。」

靳沉寒回頭:「她班主任怎麼說?」

陳生抽口氣,他都不好意思告訴他家聰明的學霸靳總,他一脈相通的親妹妹,這次語文考試全班墊底,只考了50分。

慘不忍睹。

「那個……班主任說……大小姐這次的模擬考試,語文有點差。」

「希望我們能找人幫她補一下,不然耽誤她高考成績,到時候可能連普通本科都考不上。」陳生說完,偷偷瞄一眼靳沉寒,果然男人臉色就變了。

不過也沒有大動干戈生氣。

「她走藝考生的話,語文要達到多少分?」

陳生:「起碼要90分以上才穩定,但是大小姐現在只有50分。」

靳沉寒:……

真是……無話可說了。

他們靳家都是學霸基因,他自己是哈佛,爸媽也是常青藤名校畢業。

結果妹妹這邊長歪了。

智商跟不上。

果然祖墳不能一直冒青煙。

難為他妹妹這個小笨蛋了。

「幫她去找個補課老師。」靳沉寒說完,先上樓洗澡,陳生恭敬目送他家靳總上樓後,趕緊去安排找老師的事。

二樓卧室,靳沉寒進屋,按亮房間的壁燈,柔軟的橘光溫溫亮起來,英俊的男人微微閉閉眼,開始扯自己的領帶和襯衫紐扣。

黑色的領帶,襯衫西褲落地。

男人走入浴室,按下花灑,熱氣騰騰的水流噴洒下來,均勻落在男人肌肉堅實和紋理清晰的身上。

混着周圍氤氳朦朧的霧氣,有種禁慾的美色。

熱氣越來越多,男人抬起臉,享受熱水噴洒臉部的舒適感。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

溫熱的水流流遍他肌膚的時候,腦中又不合時宜閃過孟洛檸在車上趴在他身邊的畫面。

小姑娘皮膚白的就跟泡了牛奶一樣,渾身上下骨肉勻停,後背纖細,細細瘦瘦趴着。

像一隻脆弱的奶貓。

而紅艷艷如玫瑰一樣妖冶的紅唇,唇內呼出的熱氣,一汩汩燙得人心驚。

彷彿要把人魂都勾出來。

靳沉寒越想俊逸的臉越是凝出一抹令人看不清楚的神色,等小姑娘仰着臉,在光影昏暗的車內對着他笑的時候。

軟媚撓人。

靳沉寒只感覺大腦里有根弦突然崩斷了,被水滴沖刷的小腹……早就有了反應……靳沉寒微微凝起眉,薄z唇在水汽里輕輕呵出聲——小貓。

*

次日一早,陽光暖的讓人皮膚都要融化。

孟洛檸倒時差睡飽了,慢慢悠悠從床上坐起來,伸個懶腰,再摸摸睡的不舒服的脖子,渾身舒展了一番。

她才下床,去浴室洗漱。

洗完,換上漂亮的水藍色垂墜質感的薄絲長裙,下樓吃早飯。

剛到樓下,昨天被她拉黑的靳天風板著臉上門來質問了。

雖然他不滿意這個聯姻婚事,但是爸媽那邊似乎對孟家這種暴發戶的財力之類很滿意。

覺得到時候可以藉助孟家的財富,幫他們家更上一層樓。

但是他真的非常不喜歡暴發戶。

尤其孟家這種靠房地產起家的暴發戶,有錢又如何?孟洛檸爸爸早年可是殺豬場一個賣豬的豬販子。

能有多少文化素養?能沾上他們靳家的三代背景,她們應該磕頭,而不是捆綁着他,讓他來賠笑臉。

靳天風骨子裡傲氣,就是不喜歡這種沒有文化底蘊的暴發戶家庭,他才對孟洛檸越來越厭惡。

資本家的大小姐,都是一個德行。

傲嬌,嬌縱,不懂得體貼人。

要了也是婚姻不幸福。

只是他現在翅膀不夠硬,還沒有做出一番成績,只能來賠笑。

想想就生氣。

「哎,靳少爺您怎麼來了?」孟母先看到氣呼呼上門的靳天風,趕緊過來打招呼,雖說昨天女兒和她坦白了要退婚。

面子上,孟母還是要對他熱情的,免得落人口舌,顯得她們孟家沒教養。

靳天風冷嗤一聲,淡淡說:「這話要問孟小姐。」

「明明追我追的厲害,整天只想黏着我,昨晚我打她電話,她卻拉黑我了?」

「伯母,我想問問她這是耍什麼花招?還是欲擒故縱?」

「但是我明確告訴你們,我不喜歡這種虛頭巴腦的東西,要談就談,不要給我搞這種幼稚把戲,我們靳家看不上這麼小家子氣的。」靳天風一股腦把自己的不滿說出來。

孟母臉色都不好看了,果然,她看人很准,這個靳少爺就是看不起她們這種商人家庭,處處顯着自己的優越感,還當面數落她女兒的不是了?

他怎麼不想想,她家檸檸從初中開始追他,追了多少年了?

他給她幾個眼色沒?

一點都沒有。

這個婚,她真的萬分支持去退了。

一個剛畢業不久的小夥子,就算背景牛哄哄那又怎麼樣?也不能當著長輩的面這樣說話,太看不起人了!

「靳少爺,或許是有什麼誤會。」孟母忍住心裏的不爽,擠出溫柔客氣的笑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