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好在昨天家裏面來電話,說是隔壁鎮的呂半仙去看了老父親,開了個偏方抓中藥調理身子,喝下去效果很不錯,這也讓顧明城鬆了口氣。
  朱雲峰則是因為孩子生病住院在醫院裏,沒辦法,顧明城只好直接找到了剛當上局長的黃海山辦公室里。
  誰知道還沒等顧明城把調研報告遞上去呢,黃海山已經嘆了口氣道:「小顧啊,你來的正好,讓我說你什麼好呢,據我所知,你這個人向來安分守己,也是個有原則底線的同志,怎麼也經受不住考驗了?」
  「剛才煤礦管理所所長賈亮打電話來,舉報你調研期間故意刁難藉機想要收受好處,沒有得逞的情況下甚至揚言威脅要寫黑材料陷害他。」
  「簡直是糊塗至極,你實在是太讓我失望了,現在你暫時停職吧,我會讓人核查一下這件事情的真偽,如果屬實的話,按照相關規定,你將會被雙開。」
  「對了,你來找我是有什麼事情嗎?」
  顧明城如遭雷擊,一臉不敢置信的看着新上任的局長黃海山。
  真是諷刺,他還能有什麼事情?
  顧明城想笑,從未感覺官場會這般的可怕,現在他手裏面這份調研資料還交得出去嗎?
  哈哈,黑材料!
  好一個惡人先告狀!
  看他不說話,黃海山嘆了口氣,一臉痛心的道:「沒什麼事的話你就先回去吧,到時候單位會通知你結果的。」
  顧明城張了張嘴想要說點什麼,卻發現自己無論說什麼都是在狡辯。
  他手裡的調研報告都捏得變形了,渾渾噩噩的退出了辦公室。
  從此刻起,他已經被停職了!
  顧明城真的是有些心力交瘁,這個時候他才意識到黑山煤礦調研是一個大坑,就等着他去跳呢!
  剛好這個時候,他看見遠處余曉晴進了辦公室。
  下意識的,顧明城就臉色陰沉的跟了進去,然後怒視着余曉晴道:「黑山煤礦是一個局,余曉晴,我被停職了,現在你滿意了!」
  要不是因為救人昏迷不醒,眼前這個女人已經被他進進出出不知道多少次了。
  一想到這個顧明城都快要吐血了!
  只見余曉晴不緊不慢的喝了口茶,心裏早已經在幸災樂禍了。
  但表面上給她卻冷着臉的道:「顧明城,你是瘋狗嗎,怎麼亂咬人?」
  「讓你去黑山煤礦是朱雲峰的意思吧,跟我有什麼關係,難道下去之前,朱雲峰沒告訴你那賈亮是黃海山的妹夫嗎?」
  「還是說你跟朱雲峰有什麼深仇大恨,他知道你工作較真,肯定會得罪賈亮,這是要把你往死里整啊!」
  賈亮是黃海山妹夫!
  顧明城渾身一震,原來如此!
  可是這也不合理啊,朱雲峰那畜生巴不得他顧明城工資高一點呢,好幫他養情人和兒子,沒必要把自己往死里整吧?
  顧明城這才明白過來,這一次不怪任何人。
  要怪,只能怪他自己不懂得人情世故,不知道睜隻眼閉隻眼,這才觸動了局長妹夫的利益,讓局長黃海山親自出手要滅了他。
  這根本就是一個死局,他已經無力改變結果。
  看着一臉絕望的顧明城,余曉晴臉上浮現出一抹不易察覺的冷笑。
  以顧明城的性格,在這官場太容易得罪人了,只要稍微引導,有的是人收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