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本人余某,二十九歲,身材豐腴,一米六五,形象好,氣質佳,膚白貌美…..見面先給五萬,成功懷孕後再付十五萬。」
  國土局辦公室,顧明城獃獃的看着系統推薦好友里的簡介,心臟砰砰亂跳。
  因為這廣告上的美顏少婦照片,正是他的頂頭上司,國土局辦公室主任余曉晴!
  余曉晴向來與他不和,甚至可以說是死對頭,在今天,他還在單位和余曉晴大吵一架,原因是前不久余曉晴把他分房名額劃給了別人。
  這也就算了,今天又叫他來處理一起因為違建發生的衝突事件,要不是派出所的人及時趕到,他估計會被人打死。
  顧明城趕緊把照片保存下來,說不準以後能成為對抗余曉晴的利器!
  忽然微信有消息彈出來,他點開看,晴天霹靂,是父親在醫院的診斷通知!
  「顧先生,您父親肌肉萎縮毛病比前幾次更嚴重了,若不根治,恐怕只能躺床上等死了,根治費用至少需要十幾萬!」
  顧明城二十七歲,身高一米八,長相中上,父親這些年為了他能結婚就業,整日勞累工作,才造成了肌肉萎縮的毛病!
  錢錢錢!
  幹什麼都需要錢啊!
  顧明城心急如焚,他剛工作,家庭本就不富裕,怎麼一下子拿出這麼多錢啊。
  等等……
  顧明城落在軟件上的廣告上,心動了,他真的需要這筆錢,不過得確認此事是否真實。
  猶豫再三,顧明城用另一個微信賬號添加了余曉晴,並且說明是看到了重金求子的廣告。
  他表示自己急需一筆錢,願意冒險一試,但卻想要確認一下余曉晴的身材是否如照片上一樣火辣。
  很快,那邊就發過來一張自拍照片。
  正是余曉晴在她自己辦公室拍的,沒露臉,上半身是白色襯衣,女性突出的地方紐扣幾乎苦熬要被崩掉了,可想而知有多大。
  下半身是黑色短裙,雙腿上套着黑絲,腳下踩着高跟鞋,披肩的烏黑髮絲,如花似玉又有些清冷的俏臉。
  顧明城忍不住有些激動,這下絕對是沒錯了!
  但下一秒,他又有了顧慮,畢竟自己是有家庭的人。
  於是跟余曉晴說讓他再考慮下,便匆匆結束聊天。
  噠噠噠。
  腳步聲響起,余曉晴的聲音從辦公室傳出來,「進來彙報處理結果。」
  顧明城平靜心情,推門進去做今日衝突事件的彙報結果,余曉晴聽完後冷笑道:「姓顧的,你命真大啊,這都沒把你打死。」
  顧明城火冒三丈,卻又無可奈何。
  「拖余主任的福!」
  余曉晴壓低聲音,語氣更冷:「記住,今天的衝突是我安排好的,目的是讓你受些皮肉苦。誰讓你招惹了我?」
  「余主任明人不說暗話,我招惹你什麼了?讓你這些年這麼針對我!」顧明城脾氣再好也被氣炸了,余曉晴不僅刻意針對他,而且還給他按個處理不當的由頭,上報給組織。
  「你自己清楚。出去,把門關上。」余曉晴指向門口。
  顧明城腦子一熱差點把保存的廣告照片拿出來甩她臉上,但還是忍住了。
  顧明城離開辦公室,趕去派出所交代具體情況,忙到天黑才回到自家門口。
  顧明城抬手正準備敲門,下一刻,他渾身如遭雷擊,甚至晃了兩下差點就沒站穩。
  因為房門裏面的聲音旖旎無限。
  「峰哥……你真壞,居然這麼用力!」
  「顧明城被余曉晴派去處理違章搭建了,機會難得,又在你家,自然有些激動。怎麼樣英子,我比顧明城那窩囊廢強多了吧?」
  聽着門裏面傳來那恬不知恥的對話,顧明城脖子上青筋凸起,牙齒都差點咬碎了,那心裏的怒火就想是壓力過大即將爆炸的鍋爐一樣,幾乎讓顧明城快要窒息。
  「峰哥好棒,當然比窩囊廢強多了!」
  「嘿嘿,想當初還是我把你介紹給他的,再說了,這次局長楊有才出事,跟楊局長走得比較近的顧明城肯定難逃干係。」
  「啊?那我怎麼辦?」
  「放心吧,顧明城要是進去了,以後我會照顧你和咱們兒子的!楊有才已經咬出兩位副局長,上面空出這麼多位置,我朱雲峰也能分一杯羹,爭一個副局長位置,到時時機成熟,我踹了黃臉婆娶你!」
  「嗯,峰哥……你真好!」
  「再來個花樣,老子不舒服……」
  裏面的女人就是顧明城老婆,羅英。
  而男人是單位辦公室副主任朱雲峰,平日里還很照顧他,被他視作大哥,平日里對朱雲峰言聽計從,可現在看來,他才是小丑,是個大傻逼。
  被綠了也就算了,就連兒子,都是人家的!
  顧明城有種衝進去宰了這對狗男女的衝動,但他很快忍下來了。
  不為別的,老家含辛茹苦了一輩子的父母,他要是進去槍斃了,誰來養他們?難道指望那個好吃懶做遊手好閒的弟弟?
  突然,顧明城想到余曉晴重金求子的廣告。
  一股強烈的報復心理油然而生,都把他逼到這份上了,他還堅守什麼狗屁原則底線!
  悄悄從通風口拍攝下這對狗男女的不堪視頻,顧明城轉身下了樓。
  他在街頭重新買了張電話卡,安裝好了以後壓低嗓音,放緩了語氣,撥通余曉晴的電話。
  很快電話接通,顧明城平復心情,開口道:「我急需這筆錢,咱們什麼時候見面?」
  那邊遲疑幾秒鐘,余曉晴還是在電話里回復了。
  「我給你一個地址,現在過來吧。但過來前,你去做個體檢報告。還有為避免不必要麻煩,我們見面時都戴着口罩。」
  「好。」
  顧明城掛了電話,找家附近的醫院做了份全身檢查,隨後趕到酒店,懷着忐忑的心情來到地址上的房間號。
  顧明城敲門,門裡傳出余曉晴的聲音。
  「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