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顧明城愣了一下,口頭批評他倒是無所謂,可眼下去黑山煤礦調研的話,晚上他還怎麼去狠狠的把余曉晴往死裏面干呢?
  只見他咬牙切齒的道:「你他媽的有完沒完?」
  然而,這一次是顧明城想錯了。
  「因為你昨晚的事,讓我更生氣了,你這狗東西歪心思敢玩到我頭上來,不知死活!」
  只見余曉晴似笑非笑的道:「何況你去黑山煤礦調研是朱雲峰的意思,當然了,就算他不提議我也肯定會的,你可能不知道,國土局有過新的人事調動,朱雲峰已經是副局長了,黃海山成為了局長。」
  「按照朱雲峰的說法,紀委那邊發話了,無論如何也要走個過場,讓你下去一趟。」
  顧明城臉色陰沉了那麼一瞬間,他沒想到朱雲峰真上去了。
  而朱雲峰的用意,他又豈會不知道?
  好一個調虎離山,只有他下去調研了,那對狗男女才有足夠的時間干那種事情!
  余曉晴自然不知道顧明城在想什麼,她臉上浮現出一抹幸災樂禍。
  只要顧明城去了黑山煤礦,以他較真的性格,這一次他想不死都難!
  而且讓顧明城去黑山煤礦也是朱雲峰的意思,到時候顧明城也沒理由來找她余曉晴算賬。
  就在這時,辦公室的門突然被推開,科長白朝露門都沒有敲就闖了進來。
  姑娘也是一臉的着急,她先是看了一眼顧明城和余曉晴兩人,見沒有什麼肢體衝突才鬆了口氣。
  緊接着她開口道:「余主任,下面各鎮國土所的所長已經來到局裡,正等着你去開會呢。」
  余曉晴有些皺眉的看了一眼白朝露,很明顯,這白朝露就是來為顧明城解圍的。
  因為,給下面鎮上幹部開會時間還有十幾分鐘呢。
  余曉晴不想得罪白朝露,也只好順坡下驢轉身離開了辦公室。
  只見白朝露也是鬆了口氣,然後輕聲道:「不管別人怎麼議論,我相信你不是那樣的人。」
  顧明城身子微微一顫,這姑娘剛才門都不敲就闖進來,顯然是在擔心他。
  他嘆了口氣,有些無奈的道:「你又何必為了我去得罪這瘋婆子,明哲保身不好么。」
  白朝露微微一笑,滿不在乎的道:「我又不怕她,其實開會是十分鐘後,我剛才看到你紅着眼睛闖進來,擔心你會揍她,那可就闖禍了,所以,你是不是得請我吃頓飯表示感謝?」
  顧明城知道這姑娘家裡有些關係,否則也不可能來到單位一年半載就提科長。
  他點了點頭道:「請吃飯稍後再說,但眼下你得先幫我個忙,你閨蜜不是縣醫院醫師嘛,讓她幫我做個親子鑒定,到時候我請你們吃大餐。」
  光有錄像怎麼夠制裁那對狗男女,加上跟那孽種的親子鑒定才更有說服力。
  另外,他無論如何也要查出那個往他頭上扣屎盆子的王八蛋,否則他顧明城遲早被余曉晴這瘋婆娘整死。
  親子鑒定!
  白朝露有些驚訝的看了一眼顧明城,似乎想到了什麼。
  回過神後,她點了點頭道:「放心吧,我來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