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白朝露走了以後,顧明城拿出了昨天晚上拍攝的視頻,這兩天他一直處在嫉妒憤怒當中,還沒看視頻拍攝的怎麼樣呢,要是沒有拍到那對狗男女的臉的話,指不定到時候兩人還死不承認。
  點開視頻後,顧明城一張臉瞬間就綠了,只見客廳的沙發上正在上演着一出好戲,伴隨着兩人交談的聲音。
  「水真多,英子,感覺怎麼樣?」
  「我快要上天了,峰哥你真棒!」
  這對狗男女什麼也沒有穿,羅英摟着朱雲峰的脖子,兩條腿盤在他的腰上,身子一上一下賣力的活動着,並且伴隨着她恬不知恥的叫聲。
  或許是累了,視頻畫面中朱雲峰停了下來,讓羅英換個姿勢。
  只見羅英雙手支撐跪在了沙發上,臀更是配合的翹了起來,咬着嘴唇雙眼迷離的詢問道:「是這樣么…..」
  這些不堪入目的畫面,看得顧明城差點把手機給砸了!
  下去黑山煤礦調研一段時間也好,可以冷靜一下,否則在家裡跟羅英湊在一起的話,他真怕自己忍不住宰了這賤人!
  但現在還不是撕破臉的時候。
  冤家路窄,剛從余曉晴辦公室出來,緊接着就遇到要去開會的朱雲峰。
  想到剛才的視頻,顧明城真想把這畜生的腦袋擰下來,那種被戴綠帽的心情,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但他卻連忙收拾了心情,如往常一樣老實憨厚的道:「峰哥,我差點以為我連工作都保不住了。」
  一邊說著,顧明城眼眶紅了,聲音都有些哽咽。
  看上去是委屈,其實是想撕了眼前這個畜生,連聲音都在顫抖,他在極力剋制自己!
  朱雲峰嘆了口氣,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兄弟,紀委不信你,可我卻深知你的為人,什麼也別說了,會好起來的。」
  「余主任確實有些過分了,無憑無據的事情怎麼能認定就是你使壞呢,不過現在我當了副局長,以後肯定不能再讓你受委屈。」
  「但紀委那邊盯着呢,只能先委屈你去黑山煤礦調研一段時間了。」
  這話要是以前說出來的話,顧明城能感動得一塌糊塗,可現在,顧明城心裏冷笑,演,接着演!
  你特么的是故意把老子支開,好讓你和羅英那賤人打雷閃電吧?
  不過很快顧明城就愣了一下,趙丹居然還盯着?
  腦子有問題吧,他已經問什麼答什麼了,還被趙丹折磨了一夜,不知道的事情難不成讓他胡編亂造,這也叫不配合?
  又寒暄了兩句,朱雲峰這才轉身去開會了。
  中午,顧明城回了家裡一趟,心情複雜的拔了那孩子幾根頭髮,然後交給了白朝露的閨蜜。
  然後,顧明城在縣醫院門口也不知道抽了多少根煙,終於等到了白朝露在醫院上班的閨蜜。
  接過那份親子鑒定結果的時候,顧明城的雙手都在微微顫抖着。
  檢材,頭髮,檢材1是檢材2生物學父親的幾率等於零!
  這意味着他顧明城跟這個孩子沒有半毛錢的血緣關係!
  儘管已經有了心理準備,可顧明城還是有些無法接受,甚至拳頭都不自覺攥緊。
  奇恥大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