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剛才發生爆炸的時候,顧明城下意識的將女孩護在了懷裏面,說真的他也是有些後怕。
  但凡晚一會兒,他和懷裡的女孩就完了!
  此時顧明城只感覺自己吐出來的氣都是那帶着火星子的黑煙,因為剛才爆發潛力的操作,他也是精疲力竭,感覺一陣天旋地轉。
  在昏倒之前,他下意識的讓自己的身子先着地,生怕磕碰到了懷裡的女孩。
  晚上十一點多。
  一個身材有些發福的男子來到了顧明城的病房,只見他依舊處在昏迷狀態。
  詢問了一下醫生,還好就是吸入大量濃煙和脫力導致昏迷。
  男子也是鬆了口氣,等醫生出去了以後,他才看着昏迷不醒的顧明城對旁邊的助手道:「查清楚了沒有?」
  助手連忙低聲道:「已經查清楚了,確實是個意外,並非人為,老闆,您老婆女兒的救命恩人,身世背景也查清楚了,他的家庭似乎出了些狀況…..」
  他下意識的看了病床上的顧明城一眼,有些欲言又止。
  男子臉色才緩和了一些,然後點了點頭道:「接著說。」
  助理把查到的事情仔細說了一遍,包括昨天晚上顧明城回過租房小區,他走了以後朱雲峰又出來的事情。
  男子有些驚訝的看了顧明城一眼,奪妻之恨如同殺人父母,不共戴天,他居然忍下來了!
  而且還是榕城前兩年的公務考第一,看來,顧明城差的只是一個機會而已。
  男子笑了,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更何況還救了他老婆和女兒,既然是這樣,哪怕你顧明城是一灘爛泥,我也能把你扶上牆去!
  他淡淡的道:「你親自去安排一下,我要讓顧明城救人的事情迅速發酵,最好是在網絡平台上引起轟動,給榕城這些官老爺施加一些壓力。」
  「另外,讓台里過來一些人採訪他,否則我怕榕城這些當官的不知道有這麼個事情。」
  那可是十幾條人命啊,到了現在居然悄無聲息,榕城官場上沒有絲毫動靜,實在是讓人火大。
  不用說,一定是地方治安管理生怕擔責任把事情壓下來了。
  助理點了點頭,連忙轉身去安排了。
  他知道,病床上昏迷不醒的這個小子要火了,不為別的,就因為他老闆是省城電視台台長。
  老闆讓全省老百姓看什麼,全省老百姓就得看什麼,自然也能引導輿論走向。
  「咯吱!」
  一道開門的聲音傳來,顧明城緩緩睜開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醫院病房的天花板,看了一眼窗外,似乎已經是第二天早晨了。
  「你終於醒了,你當時參與救人,吸入了大量的濃煙,最後脫力暈倒,已經睡了一夜了。」
  「對了,你的醫藥費已經被你救的人結算了,他們還等着你醒來以後當面向你表示感謝呢。」
  看着護士高興的轉身離開,顯然是去通知被救了的那些人去了。
  顧明城連忙下了床溜之大吉,一來他當時救人也沒想着要什麼回報,只不過是本能反應而已,說兩句感謝的話也就罷了,就怕到時候又請吃飯又送錢什麼的,那就不是顧明城想看到的了。
  二來他得忙着趕去黑山煤礦,否則沒有按時去報道的話,紀委趙丹那個滅絕師太估計又有借口請他去喝茶了,余曉晴也能找到借口再收拾他。
  去下面黑山煤礦的半路上,顧明城接到了老婆羅英的電話。
  那邊直接劈頭蓋臉的道:「顧明城你這個窩囊廢,真的是爛泥扶不上牆,被發配到黑山煤礦去了居然還敢瞞着我,你是不是不想過了?」
  「在單位得罪了領導,你以後還能有什麼上升空間,我們母子跟着你以後也只有吃苦的份,離婚,必須離婚!」
  「不過你要承擔孩子的撫養費,直到十八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