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顧明城一臉的陰沉,老子下來調研了,不正合了你跟朱雲峰的心意嗎,這下家裡就可以炮火連天了。
  如果是以前的話,顧明城早就開始認錯討好了。
  可現在,他不但想扭了朱雲峰的腦袋,還想撕爛羅英這張臭嘴,一想到這賤人給朱雲峰口,顧明城就火冒三丈。
  看着車窗外飛速逝去的風景,顧明城淡淡的道:「可以,等我調研結束回城裡,咱們就去領離婚證。」
  顯然,電話那邊的羅英頓時有些欣喜的道:「這可是你說的,到時候誰不離就是狗娘養的!」
  黑山煤礦。
  這鳥不拉屎,噪音污染特別嚴重的鬼地方,顧明城才來了第二天就發現了很多問題。
  最嚴重的莫過於礦井頂板沒有按照期限更換,而且密度不夠,存在很大的安全隱患,再就是煤礦開採佔地賠償存在問題,當地居民甚至有人被打傷,敢怒不敢言。
  所以顧明城找到了煤礦管理所所長賈亮,把安全隱患和下面的人欺上瞞下的事情說了一下。
  本以為賈亮會迅速處理,畢竟關係到礦工生命安全和底層老百姓利益問題。
  誰知道賈亮只是隨意的翻看了一下顧明城的調研結果,然後就直接將顧明城的工作成果撕了個粉碎丟在垃圾桶裏面,並且冷哼了一聲輕蔑的看着顧明城道:「顧明城,你算哪根蔥,也敢對煤礦上的事情指手畫腳?」
  「那些貪得無厭的刁民糊弄你兩句就信了?」
  「好吃好喝好煙好酒的伺候着你,鬧了半天你是來這兒給我挑刺的?」
  顧明城心裏一驚,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賈亮,只見他一臉的不屑和冷笑。
  這個時候顧明城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頂板沒有按照期限更換,密度不夠是因為有人偷工減料,中飽私囊,佔地賠償達不到標準也是有人故意為之,從中牟利。
  而這一切,多半是賈亮暗中授意!
  他臉色一沉,聲音冰冷的道:「原來你才是罪魁禍首,賈亮,要是煤礦因為頂板問題導致坍塌的話,你知不知道會害死多少人,你承擔得起這個責任嗎?」
  一個小小的煤礦管理所負責人,特么的這是小母牛去了南極,牛逼極了!
  賈亮輕蔑的笑了笑,道:「我該說你無知呢,還是說你不知死活?」
  「礦井不是好好的嗎,那些刁民是因為偷煤被下面的人打,國土局怎麼來了你這麼個奇葩。」
  「我明白了,你無非就是想找點毛病出來嚇唬我,然後讓我掏封口費是吧,不好意思,你還不夠格,不服氣的話就去找你們領導告我去吧,你可以滾了。」
  顧明城直接是氣得牙痒痒,卻又無可奈何。
  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當天下午,顧明城就收拾東西回了榕城,並且將調研結果和賈亮的態度問題重新寫了一份報告。
  本來該把調研結果交給余曉晴的,去了辦公室才發現余曉晴不在局裡。
  不過顧明城卻聽到了一則消息,那就是余曉晴離婚了,難道是跟重金求子的事有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