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沉舟誇獎後續第2章

沉舟誇獎後續第3章

小姐十歲那年,喜歡上了舞刀弄槍。
她本就是將門虎女,一手紅纓槍也耍得獵獵生風。
將軍卻不喜歡小姐舞刀弄槍。
他說小姐該有大家閨秀的做派,而不是這般粗人行徑。
小姐那時年紀雖小,卻懂得許多大道理。
她如一棵松柏,站在那裡,朗聲同將軍辯駁:我爹是鎮國將軍,自然有那些個底氣同旁的世家小姐不一樣。
將軍被她逗得直樂,也便放棄了培養小姐做一個大家閨秀的想法。
小姐不喜歡嬌滴滴的世家小姐的做派。
她爽朗、熱情,就像是該在草原烈日下盛開的格桑花。
同小姐的性子不同,大少爺要溫順許多。
他不愛槍棍愛詩書。
小姐在院子下那棵紅梅下舞槍,大少爺就坐在窗邊作畫。
他畫簌簌而落的紅梅、畫大雪紛飛的冬景、畫院牆上那隻伸着懶腰的狸奴。
當然更多的是畫小姐。
畫她一襲紅衣翻飛如火。
有時我也有幸入了少爺的畫。
我驚訝地瞪大了眼去看,畫上扎着雙髻的小姑娘正眼睛晶亮地看着紅梅下身姿英武的小姐。
大少爺見我看呆了,便屈指敲了下我的腦袋。
他唇邊漫出一抹笑,問我:喜歡?
我忙不迭地點頭。
他便把畫遞給我。
我連忙把手在身上抹了兩下,這才恭敬地接過,珍而重之地接好。
大少爺懶洋洋地沖小姐喊:你這小丫頭都讓你慣壞了,一點也不怕人。
小姐聞言回身,艷麗的臉上勾起笑來:我的人,自是該無拘無束的。
說罷,小姐沖我招手。
我連忙跑過去。
獻寶似的把畫拿給她看。
她伸手捏了捏我臉頰上的軟肉,笑道:真是個沒見過世面的小丫頭,就這麼幅破畫便將你打發了。
哥哥那可還有不少好東西呢,想不想要?
說著,小姐撲向大少爺。
笑聲如銀鈴般傳來,抖落了一樹的紅梅。
我抬頭去看。
天上不知何時飄起雪來。
瑞雪兆豐年,來年,一定會順順利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