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沉舟誇獎後續第3章

沉舟誇獎後續第4章

年關將至,府里也忙了起來。
我年紀小,個頭也小,便跟着其他姐姐一起剪窗花。
整個將軍府里張燈結綵的。
除夕這天一大早,我自告奮勇要給小姐梳頭。
她杏眼帶着詫異地看我,舉着小拳頭威脅道:要是梳不好,就叫人牙子把你發賣了去!
小姐才不捨得呢。
我抿嘴笑,手指靈活地給她挽了一個髮髻。
我也不捨得小姐,因此學了很久。
小姐的眼睛晶亮,誇我做得好。
說著,她又從抽屜里拿出一個用紅綢布做的紅包:本小姐賞你的。
我歡歡喜喜地接過,都不用打開看,就知道裏麵包了至少十兩銀子:小姐真好。
她驕傲地揚起頭,趁機伸手摸亂我的髮髻。
小姐笑着提裙跑出去,我追在她後面。
她回頭沖我扮鬼臉,然後直直撞進一個人懷裡。
那人長身玉立,逆光而來,一張少年人的臉。
同大少爺的溫柔爾雅不同。
他眉目張揚,一雙眼睛深潭似的,好像能將人吸進去。
那一年,小姐十三歲。
一眼誤終身,說的便是她與蕭郁風。
年關剛過,大少爺就被將軍揪着耳朵帶去了戰場。
北方蠻夷來犯,將軍身為鎮國將軍自是當仁不讓。
主母早亡,將軍沒有續弦。
大少爺身為謝家唯一的男丁,必須傳承父親的衣缽。
哪怕他再不願。
書生那把筆杆子也得換成三尺青鋒劍。
將軍出府前就跟門房小廝吩咐了,不準讓小姐出門。
可是小姐這人是閑不住的。
正門不讓走,她索性就翻牆。
但將軍畢竟是將軍,他好像早就料到小姐會這麼干。
把府里的梯子都拿去劈了當柴燒了。
可是將軍忘了小姐還有我。
我蹲在地上,讓小姐踩着我的肩膀上去。
她好不容易翻過了牆頭,又不敢跳下去了。
我在下面急得抓耳撓腮。
那天,小姐到底是沒能出府。
她坐在牆頭看了一日的春光。
我就仰頭看了一日的小姐。
夕陽的暖光灑在她如玉的臉上,給她整個人都鍍上了一層金輝。
那時我便想,我的小姐,值得這世間最好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