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來人啊,有人落水了!」

一聲驚叫划過安國公府花園上空,也讓被嚇到的眾人回過神。

池塘里,兩名少女撲騰掙扎,其中一個拚命拉住另一個往岸上來。

岸邊也有會囚水的婆子跳進去,往兩人這邊游。

顧錦昭看着拉着自己拚命掙扎的人,真是恨不得一掌將人打昏。

眼看着快要到岸邊,也有人朝着她們這邊游過來。

還沒等她鬆口氣,小腿抽筋兒了。

隨着身子不斷下沉,她腦子卻越發冷靜,騰出一隻手準備把身上掙扎的人打昏。

還沒動手,身上一輕,撲騰的人被提了起來,緊接着她也被人抓起,轉眼就到了岸上。

她會囚水,所以並未嗆水,只是身上被打濕,形容有些狼狽。

丫鬟玉棋立刻跑過來,給她披上了披風。

顧錦昭轉頭看向救自己的人,一身月白色長袍立在另一名渾身濕透的女子身邊,輕皺着眉解下身上的披風為其披上。

清澈的眼底划過一抹失落,但很快恢復平靜。

「太子殿下,林大姑娘是被人推下去的。」

突然一個小丫鬟跑過來,跪到太子面前,臉色蒼白,眼中還帶着驚恐,彷彿被什麼嚇到一樣。

太子聞言皺眉,臉色冷了下來,看向跪在地上的小丫鬟,聲音低磁冷冽。

「你是親眼看到有人推清月下去?」狹長的鳳眸微眯,寒光閃動:「若是說謊,下場如何你應該知道。」

小丫鬟身子一抖,臉色更白,但依然十分堅定,她轉頭看向顧錦昭。

「奴婢親眼看到是顧大姑娘將林大姑娘推下去的。」

顧錦昭一愣,感受到四周投射在自己身上帶着審視的目光,心中很是羞惱。

她性子自來火爆,不是個吃虧的人。

「當時亭子里的人那麼多,你又不在那裡,怎麼知道是我推的人?」不給小丫鬟說話的機會,她接著說:「若真是我推的人,我又為何還要跳下去救人?」

「這……奴婢怎麼會知道,奴婢雖然沒有在亭子里,但那時正好在九曲橋上。」小丫鬟指着不遠處的橋,站在那裡可以將亭子里的一切看的清楚。

「我到覺得這小丫鬟說的話有幾分可信,誰不知道顧大姑娘喜歡太子殿下,今日這一齣戲,既能得到林大姑娘的感激,也能給太子殿下留下好印象。」

不知是誰小聲的嘀咕了一句,但在現場安靜的環境里也顯得格外清晰。

顧錦昭被氣到,她抬起頭看向一直沒有說話的太子。

「我顧錦昭做事向來磊落,從不會來陰的。」

她的話音剛落,沉寂許久的系統突然冒出來。

【請宿主在一分鐘內,將林清月扔回池中。任務完成獲得獎勵,任務失敗接受電擊懲罰。】

看着腦海里明晃晃的倒計時,顧錦昭真的會謝。

她沒有絲毫的為難,走上前一把扯過林清月,直接將人推入池塘。

這一波操作驚呆了所有人,就連太子冷漠的神色也出現了皸裂。

這一次他沒有出手,而是讓身邊的人去將人救上來。

林清月身上的披風也**,立刻有丫鬟過來替她解開,換了一件乾淨的。這讓她本就沒什麼血色的臉更加蒼白,整個人也更羸弱惹人憐惜。

她眼角泛紅,眼淚在眼圈裡含着:「顧大姑娘,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顧錦昭看向林清月,小丫鬟指控的時候她可並沒有出聲解釋,現在倒是站出來質問。

她眨了眨眼,無辜的開口:「這個丫鬟說我推你下水,我可不能白白耽這個罪名。總的證明自己的清白,如果我想推你下水,就會像剛才那樣直接將人扔進去。」

眾人聽到她的話,覺得說的很有道理,但又好像哪裡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