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剛踏進主屋廳堂,一個茶盞迎面砸過來。

隨着一聲脆響,灼熱的茶水隨着四濺的瓷片濺落在她的腳上。

她吸了一口氣,忍着腳背上的疼意走過去。

「跪下!」一聲帶着怒氣的厲呵聲響起。

顧錦昭緊抿着唇瓣,緩緩跪下,但脊背卻依然挺直。

「不知道女兒犯了什麼錯,惹父親發如此大的火?」

看着眼前不知認錯,還一副倔強模樣,靖安侯火氣越發的高漲,他一掌拍在桌子上,上面的茶盞都跟着震動兩下。

「將林家大姑娘扔進池塘,惹怒太子殿下,你覺得自己做的很對?」

「我沒錯,那麼做都是為了證明自己清白。」

顧錦昭太了解自己這個父親,她說什麼都是錯,他根本就不會信。

坐在一邊的靖安侯夫人適時的出聲,輕柔安撫。

「侯爺,這件事太子既已經交給安國公夫人去查,咱們就等消息便是。今天錦昭也受了驚嚇,讓她先回去休息。」

靖安侯的火氣消減一些,但依然不準備就這麼輕拿輕放。

「在安國公夫人那邊結果出來前,你去祠堂跪着,好好想想自己到底哪裡做錯了。」說完沉着臉,拂袖離開。

靖安侯夫人嘆了一口氣,彎身將人扶起來,嗔怪道。

「你乖乖認個錯,這件事揭過去。偏偏要和你父親犟,白白被罰跪祠堂。」

「女兒沒錯,若是認了這錯,以後還怎麼在上京立足。」

顧錦昭搖搖頭,沒做過的事打死都不會承認。

「母親不用擔心,跪祠堂我熟。」她將話題轉移:「妹妹好些了嗎?」

提起女兒,侯夫人的眉宇間越發柔和,臉上笑意多了幾分:「已經退燒,只是人還睡着沒醒。」

「那就好,母親照顧妹妹辛苦,就別為我的事再操心。」

「你啊!」侯夫人無奈嘆氣,但侯爺已經下令,她也沒辦法,只能先將祠堂那邊打點一番。

侯府的祠堂光線昏暗又十分的冷,尤其到晚上,樹枝打在窗上啪啪作響,和着嗚咽的風聲顯得格外滲人。

叩叩叩!

敲擊聲響起,驚醒了跪在蒲團上打盹的顧錦昭。

她揉着惺忪的眼睛,看向從窗戶翻進來的身影,捂住嘴角打了個哈欠。

「侯爺可真夠狠心,竟然不讓人給小姐送飯和水。」

玉棋從懷中掏出油紙包着的雞腿和一個饅頭,又拿出一個水袋遞過去,小臉上帶着不滿。

顧錦昭接過雞腿立刻咬了一口,這一天沒吃東西,都快餓昏了。

對於自己父親對自己一直都這樣冷淡,她已經不在乎了。反而是林清月那裡,還更讓她在意一些。

如果林清月真出事,不管這事是不是她做的,恐怕太子也不會讓自己好過。

「國公府那邊有什麼動靜?林清月沒事吧?」

提起這件事,玉棋的小臉一變,眼中染上火氣。

「那林大姑娘回府後沒多久,就傳出驚嚇過度高燒不退的消息。現在外面傳瘋了,都說是因為小姐將人扔進池塘里造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