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安國公府在上京地位斐然,就算是皇族看到也要禮讓三分。

安國公夫人更是先皇后的嫡親姐姐,同皇上三人青梅竹馬情誼深厚,沒幾個人敢招惹。

林夫人也不敢再說什麼,急忙忙的往外走。

宋氏拍了拍顧錦昭的手讓她放心,然後拉着人緊跟上去。

主院的廳堂中,林府的老夫人和林家幾位老爺正陪同太子和安國公夫人說話。

安國公夫人聽到腳步聲,放下手中茶盞往門口看去。

當看到林夫人身後的宋氏和顧錦昭,眼底划過一抹詫異。

幾人快步進來,先給太子請請安,然後又同安國公夫人打招呼。

顧錦昭一進屋就感覺到太子帶着審視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給人強烈的壓迫感。

見人都到齊,安國公夫人讓人將一個小廝綁進來。

「昨天的事情我已經查清,林大姑娘落水並非是顧大姑娘所為。這是負責打掃亭子的下人,她在那裡潑了油。指使她的另一個丫鬟昨晚服毒自盡,線索到這就斷了。」

安國公夫人嘆了一口氣:「這件事是國公府的責任,我帶了賠禮來,希望林大人和林夫人……」

不等安國公夫人說完,林大爺連忙開口:「既然已經查清楚,這件事到此為止。」

安國公夫人從身邊嬤嬤手裡拿過一個錦盒打開,遞給林夫人:「這是給林大姑娘的賠禮,既她還沒醒就勞林夫人先收着。」

錦盒裡是一個極品暖玉手鐲,十分難得。

「這太貴重……,我們不能收。」

林夫人眼睛一亮,但還是裝模作樣的推拒一番,最後在安國公夫人的堅持下收下。

林清月這邊的事情解決,安國公夫人看向顧錦昭。

「顧大姑娘,既然在這看到你,我就往靖安侯府跑一趟了。」說著也拿了一個一樣的錦盒打開,遞給她:「那誣陷你的丫鬟已經讓人送到府上,任由你處置,另外這是給你的賠禮。」

顧錦昭看着盒子里同林清月一模一樣的暖玉鐲子,心中感嘆安國公府真是大手筆。

暖玉十分難得,聽說帶在身上有溫養身體的功效,尤其對女子極好。

做戲做全套,出了這個門,今天的事會立馬傳出去。

她朝着安國公夫人甜甜一笑,眼中都是信任。

「這鐲子錦昭不能收,至於那丫鬟她畢竟是國公的下人,還是夫人您處置吧。能證明清白,錦昭已經很滿足了。」

她五官明艷,但臉有些嬰兒肥。嘴角噙着笑,配上兩個梨渦又有些甜美,看的安國公夫人心裏軟乎乎的,這小姑娘似乎和坊間傳言的不太一樣。

「昭昭說的沒錯,能證明清白就很好了。」

宋氏將顧錦昭拉到身邊,然後看向林夫人,嘆了一口氣,語氣中帶上幾分歉意。

「當時沒人相信她,林大姑娘受到驚嚇沒能幫忙解釋,她這才做出莽撞的行為。雖情有可原,但錯就是錯了,全憑林夫人責罰。」

顧錦昭垂下頭,擋住嘴角微微上揚的弧度。

大舅母這話說的漂亮,把選擇權給林夫人,但卻將對方架起來,罰不是,不罰自己又憋屈。

林夫人愣怔看着兩人,剛才她們可不是這個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