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屋子裡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林夫人的身上,這讓她如芒在背,十分不自在,反倒拘謹起來。

她抬眼看向自己夫人,見對方臉色有些不太好,心中忐忑。她沒有嫁進林府前,不過是一個秀才的女兒,根本應付不來眼前的狀況。

「宋夫人,這事錯不在顧大姑娘。反而是我們家清月,當時就算再受驚也該解釋清楚。況且聽說靖安侯已經罰過,這件事就此打住吧。」

林家老夫人冷冷的看看了一眼自己這個兒媳,然後轉頭臉上帶笑的看向宋氏。

「那就聽林老夫人的。」

宋氏見好就收,也就順着林家老夫人的話接口。

見事情解決,安國公夫人轉頭看向從進來就沒說過話的太子。

「殿下,你是留下還是跟我一起回去?」

突然被叫,太子陸宴碩放下茶盞,語氣不急不緩。

「既然上次是孤誤會了顧大姑娘,今天便由孤親自送顧大姑娘回府同靖安侯說清楚。」

聽到太子的話,除了安國公夫人,其他人都十分的驚訝。

顧錦昭心中十分不解,太子不是一直都很厭煩她嗎?

況且這次就算證明她是清白的,但她也確實將林清月扔進水中,他不暗中收拾自己就不錯了。

難道太子是想在送自己回府的時候做點什麼,替林清月報仇?

越想越覺得就是這樣,她絕對不能給太子這個機會。

「不勞煩太子殿下送臣女回去,臣女要在外祖家住幾天,跟着大舅母一起回去就行。」

她挽住大夫人宋氏的手,臉上維持着面對安國公夫人時的甜美笑容。

宋氏看了一眼顧錦昭,上京誰不知道靖安侯府大姑娘愛慕太子殿下,今天這舉動顯然有些反常。

她心中有諸多疑惑,但還是順着顧錦昭的話接下去。

「臣婦已經派人去靖安侯府告知一聲,這幾天昭昭在太傅府住下陪伴老夫人。」

陸宴碩看着臉上笑容明顯有些僵硬的顧錦昭,眉梢輕挑一下。他總覺得自從昨天后,她對自己的態度有所改變,有害怕也有疏遠。

他輕捻了一下腰間的玉佩,伸手拿過姨母手中的暖玉鐲子,起身走到顧錦昭的面前。

看着小姑娘一下子緊張起來,眼底划過一抹笑意,拉過她纖細的手腕將白玉鐲子戴上。

「既是安國公夫人的賠禮,顧大姑娘若不收下,外人該猜測靖安侯府不願意原諒安國公府。」

低磁冷冽的嗓音在頭頂響起,顧錦昭眉心輕蹙。

帶着薄繭的手溫熱乾燥,將那節白皙手腕襯托的越發纖細,彷彿輕輕一折就能將它折斷。

顧錦昭彷彿被燙了一般,立刻抽回手,往宋氏身後退一步。

宋氏心生不悅,但面上不顯,臉上帶着淺笑。

「太子殿下說的對,這鐲子昭昭該收下。只是昭昭身子還未完全好,臣婦便先帶她回去。」

視線落到小姑娘蒼白的臉上,這一次陸宴碩沒有再阻攔。

顧錦昭坐上馬車,整個人才鬆散下來。

太子到底是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