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紀寧姜堰古早風味的霸總文

第2章 紀寧姜堰一個月內訂婚

九月初的A市,終於迎來了近兩個月以來的第一場雨,溫度也從三十七八度降到了三十度以下,驟然涼快了許多。

誰能想到,她只是睡了一覺,醒過來就穿書了?而且穿的還是喜歡男主的白蓮女配?

古早風味的霸總文,女二不是綠茶就是白蓮,橫在男女主之間造成的誤會是一個本子都寫不完,並且還能活到小說最後才下線。

這本書也一樣,原主是與男主姜堰家境旗鼓相當的千金大小姐,因為小時候被同學欺負時被男主保護過,就暗戀了男主十來年,並且依靠自己獲得了男主家裡每一個人的喜歡,要是不出意外,她就是板上釘釘的姜太太。

但是霸總文的女主標配一定是身欠巨債且長相清湯寡水的小可憐,她的那種堅強而又不服輸的品質才能深深地吸引男主。在經歷了車禍、流產、帶球跑和差點丟掉命等各種事情後,才帶着天才寶寶和男主修成了正果,而這個白蓮女配因為各種害女主,最後去吃國家飯去了。

從此男女主過上了幸福的生活。

紀寧回顧了一下劇情,劇情才剛開始。而她手握劇本,那當然不會再繼續走劇情了,她現在要錢有錢,要美貌有美貌,幹嘛去做別人愛情里的犧牲品?從社畜變成豪門大小姐,她當然是要享受生活啦!

她抱着手機查看賬戶里的餘額。那一串串零讓她嘎嘎亂笑,完全忘記了原主今天約了男主在西餐廳共用晚餐,並且將錯過男女主的初識。

餐廳。

姜堰習慣提前十分鐘到達相約的地點,現在他已經等了接近四十分鐘,而對面的位置還是空的。

他雖然面無表情,但是作為姜堰助理的的林遠十分清楚,現在的姜總心情十分不好。

而他,正在給紀小姐打第十五個電話,那邊依舊沒接。

「姜總,紀小姐沒接。」林遠巴不得自己現在就是地上的一塊瓷磚,反正他也不想活了。

姜堰的心情確實不算好,他等了紀寧將近四十分鐘,都沒看見個人影,這還是他接管姜氏後第一次等人。

在他剛接管姜氏時,家人都跟他提過和紀家聯姻的事,從兩家的利益出發,聯姻確實是最高不過的選擇,而他也沒有喜歡的人,和誰結婚都一樣,況且,他知道紀寧喜歡他。

而且他的家人很喜歡紀寧,這樣就不用考慮千古難題——婆媳問題了。

總的來說,他除了不喜歡紀寧,其他方面,他都很滿意。當然,他除了不能回應紀寧的感情,其他的他都能做到。

而這次,他是準備和紀寧商量一下訂婚的事兒的,哪知道左等右等也沒見人來。

姜堰站起身,對林遠說了聲「回公司」,便轉身往外走,才沒走了幾步,就被迎面而來的一個服務生撞了下,然後那個服務生手沒拿穩,一杯滾燙的咖啡就潑到了他的胸前。

他條件反射就把人一推,那服務生驚呼了一聲,就摔倒在了地上。

「先生,對不起,先生……」

林遠連忙去幫姜堰脫掉外套,心裏還覺得有幾分僥倖,幸好姜總還穿了件西裝外套,要不然後果更嚴重。

他看了眼連忙爬起來道歉的服務生,是個二十齣頭的姑娘,長相普通,但是勝在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給她添了幾分清純和無辜,此刻盛滿眼淚的眼睛顯得她更楚楚可憐了。

姑娘,你的眼淚可用錯人了,你也不看看這是誰,這可是沒有感情的資本家,最不喜歡的就是廉價的眼淚了。

林遠嘆了口氣,連忙招呼負責人過來。

負責人過來也是一個勁兒的道歉,銳利的眼神不斷剜向這個瘦小的服務生。

「如果貴餐廳一直是這個服務態度,也沒必要繼續開下去了。」姜堰掃了眼負責人和那個在一邊掉眼淚的服務生,煩意更盛。

「還不快給姜總道歉!」負責人趕緊推了服務生一把,姜總哪裡是他們得罪的起的?只希望這個服務生識趣點,自己認錯態度認真點,可別連累了他。

「先生,都是我的錯,請您不要生氣,我願意承擔您的醫藥費和乾洗費。」周甜甜睜着一雙小鹿眼,滿臉的乞求。

你以為姜總是缺那點乾洗費和醫藥費?林遠腹誹道,不過這姑娘哭的確實可憐,是他都動了惻隱之心,不忍繼續怪罪。

「滾!」女生苦兮兮的聲音讓他腦仁發疼,他冷眼一掃,「梁經理,這就是貴店的服務態度?。」扔下這句話,他抬步離開。

林遠看了眼哭的更加可憐的姑娘,然後立馬跟了上去。

「你是不是要害死我?你知道那是誰嗎?那是姜氏集團的姜總!」梁經理咬牙切齒,恨不得將周甜甜生吞活剝了,「哭哭哭,只知道哭,趕緊收拾東西給我滾!」

「經理,我……」周甜甜淚眼婆娑,還想說點什麼,被梁經理陰冷的眼神一瞪,立馬不敢說了,只能去收拾東西。

周甜甜拿着四百塊錢站在外面的時候,還覺得不可思議,她上了一周的班,最後只到手了四百塊?

就因為她得罪了那個人?

想到那個高大俊朗的男子最後看她的眼神,她就心裏一陣發寒。她不知道怎麼形容,反正就是很可怕。

不過,她隱隱覺得哪裡有什麼不對,但是在哪裡,她卻又說不出來。想到那個男人看她的眼神,她就心裏發寒。

捏着四百塊錢,她正想着接下來的日子怎麼辦,手機就收到了一條短訊。

她點開一看,竟然是她上周去面試的那家公司通知她周一去辦理入職,一周都沒收到消息,她還以為沒有機會了。

沒想到剛失去一份工作,就得到了一個好消息!

周甜甜!加油!

她暗自給自己打氣,高興地給閨蜜打電話,準備告訴她這個好消息。

……

紀寧醒過來時,已經晚上九點多了,打開手機一看,就看到了一排十多個未接電話,還有好幾條微信。在睡前她特意調了靜音,自然就沒有收到這些電話和微信。

她點開微信看了眼,夾雜在幾條微信中的一條,是男主發的,只問了句,到哪了。

要說她怎麼知道這是男主,還是要感謝原主,給男主備註了個堰哥哥。

再看這十幾個電話,都是男主的助理林遠打過來的,她才突然想起原主約了和男主共進晚餐,在這個晚餐上,兩個人會商量訂婚的事,也同時是男女主的初識。

正在這家餐廳打工的女主,冒冒失失地被一把椅子絆倒,正好摔到了男主懷裡,一不小心將咖啡灑了出來,好巧不巧弄髒了男主的衣服,然後女主哭兮兮地要承擔男主的醫藥費和乾洗費,男主被女主哭的心軟了,只收了女主二百塊錢。

女配看在眼裡,嫉妒在心裏,她還沒見過男主何時對一個女孩子這麼溫柔過,要知道她上次享受這份溫柔還是在男主小時候救她那次。

兩人用完餐後,女配返回來叫人將女主開除了,當然,這一切,男主都不知道。

她就這麼把劇情避過去了?哈哈哈哈哈,幹得好!

但是,男主可不能得罪了,她立馬清了清嗓子,捏出一副虛弱的強調給男主發語音,「堰哥哥,我有點小感冒,吃了葯之後睡著了,一下子睡過頭了,對不起,堰哥哥,你一定不會怪我的是吧?」

說完她自己都覺得有點噁心,然後點開自己聽了一遍,不得不感嘆,女配的聲音可真好聽,撒起嬌來,就算是她這個女孩子,都覺得骨頭酥了。

還好劇情才剛開始,一切都有補救的機會。現在的男主雖然不喜歡她,但也不討厭,畢竟是一起長大的妹妹,只要她不作妖,就能當男主一輩子的鄰家妹妹。

所以,她只要遠離男主,就OK了。

這件事解決了,她要好好想一想,怎麼避開男女主。

畢竟,後面女配和男主那是確確實實訂了婚的,直到劇情中期,男主為了女主才和女配解除了婚約。

所以,這個婚約,她要怎麼拒絕,要知道,兩家的父母乃至整個圈子都知道女配對男主情根深種,也知道女配是姜家十分滿意的兒媳人選。

兩家都有意結這門親,她要是直接拒絕,兩家的家長可能都只會以為她在鬧小脾氣,畢竟她喜歡了男主這麼多年,哪裡會一下子就放下的?

要不,給男主下藥,讓他早點和女主發生點什麼?

這個想法一冒出來,就被她否定了,要知道,這是一本沒有邏輯的小言,男主就相當於這個世界的神,他什麼查不到?

要是真做了,只怕她會死得更慘,別說抱着一大堆錢過自己想過的日子了。

她對着手機里的一串零嘆氣,她什麼時候才能跟他們雙宿雙飛啊!

抱着被子在兩米多的大床上滾了幾圈,肚子叫了兩聲,一陣飢餓向她襲來,她打開手機準備點個外賣,才發現手機里一個外賣軟件都沒有。

她才想起自己拿的是富家千金的劇本,哪有豪門大小姐天天吃外賣的?她翻個身起床,穿着拖鞋就下樓。沒記錯的話,紀家可是有好幾個大廚。

作為大小姐,那必然是要吃點有逼格的東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