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書女配攻略重生女主姐妹贏麻了 穿書女配攻略重生女主姐妹贏麻了第10章 解毒在線免費閱讀_寧瑞小說
◈ 穿書女配攻略重生女主姐妹贏麻了第9章 老東西打死你在線免費閱讀

穿書女配攻略重生女主姐妹贏麻了第10章 解毒在線免費閱讀

楚茵算是看明白了,要對付這種拿着雞毛當令箭的臭蟲們就要直擊弱點,他們才會害怕。

思及此,楚茵上前在宋雲箏的面門摸了一把,下一秒又把手上的褐色液體甩向阻攔的門衛。

「告訴你們,這可是會傳染的,再不讓我們進去我就讓你們也嘗嘗這滋味。」楚茵邊招呼宋雲箏他們進來,邊用手對着驚恐躲避的門衛,一副煞神的模樣。

「表哥,你不要說話,你以後還要在書院呆的,不要直接跟他們起衝突,我不怕,跟着我就好。」楚茵趁着進門的時候小聲的對宋雲謙說道,又示意趙鳶留在外面接應。

宋雲謙面露意外的點點頭,回過頭看了楚茵一眼,眼神複雜。

一方面驚詫於楚茵保護宋雲箏的態度,另一方面感嘆於楚茵面對事情發生時快速的判斷能力,儘可能將事情的危害性降到最小的決斷力。

不過這時候只要能進書院救箏兒,不管用什麼方法,後面受到任何處罰他都認了。

敬亭書院不愧盛名,修建百步階梯,直達聖地萬書閣,階梯兩旁種滿了刺楠竹,隱約可見寢舍與學堂掩映其中,排布似有陣法,常人難以入內。

宋雲謙抱着昏迷的宋雲箏,還未到葯老的屋舍前,便見一中年男子匆匆而來,臉色鐵青。

「孫監院,就是他們。」中年男人身邊的小廝氣憤的說道。

「宋雲謙,你怎敢帶外人進來?眼中可還有敬亭書院的規矩?」

楚茵抬眼示意宋雲謙不要多說,好好照看宋雲箏。接着朗聲說道,「孫監院,我自知闖入書院不對,但現在有人危在旦夕,您可否讓葯老出來醫治?事後您要怎麼懲罰我等絕不多言。」

「葯老不在。」孫監院直接回絕。

「不可能,監院,您遣人去葯廬看看,我剛剛下來的時候還碰見葯廬的童子帶了草藥進的葯廬,葯老若不在,童子們怎會私自帶草藥進入,您……?」宋雲謙急急出聲。

「我說不在就不在,是我清楚還是你一個學子清楚?」孫監院冷哼一聲,打斷了宋雲謙的詰問。

「孫監院,敬亭書院乃天下人皆敬仰之聖地,今日一見,看來不過是徒有其名罷了,沒有救人之心如何能育出救世之人?簡直誤人子弟,我大胤朝的好兒女怕是都要被你等誤了前程。」

楚茵一番話直接說得男人滿面赤紅,用手指着楚茵,竟發不出一個字。

「孫監院,您消消氣,我這就把這幾人抓起來送到官府去。」說罷,旁邊的小廝便招呼着身後的人就要動起粗來。

孫監院點點頭,自從他入書院以來哪個不是恭恭敬敬的?何曾受過這樣的窩囊氣,這傳出去以後還怎麼在書院立威。

楚茵一聽,只道壞了,剛剛是自己太衝動,在這緊要的時刻逞什麼口舌之快,眼下救宋雲箏要緊。

楚茵只能不情不願說道,「孫監院,剛剛是我失言了,望孫監院念在我年少不懂事的份上不要計較,稍後定向您磕頭賠罪。我常聽表哥說您執法嚴正,實乃榜樣,看您威風凜凜,又把書院管理的如此之好,不愧為院長的左膀右臂,想必在孫監院的協同治理下,書院必將更上一層樓。還望學長通融通融,請葯老救命。」

孫監院本也不想將事情鬧大,見楚茵如此說,火氣才消了些,低頭瞥了眼昏迷的宋雲箏,眼中顯現一絲驚艷,隨後假裝猶豫道,「這等傷情,我便可處理,驚不得葯老,把這女子留下,爾等出去候着。」

楚茵一直盯着孫監院,自然沒有放過他眼中一閃而逝的算計。

「學長,我不能走,我與姐姐一直有個約定,不管哪一方遇難事,另一方必是要相伴左右,言出必行。還請學長全了我與姐姐的諾言。」楚茵堅定的說道。

這下孫監院有些為難了,但看着楚茵楚楚可憐的小臉,心中立馬盤算了起來,稍後輕笑一聲,答應了下來。

楚茵跟着孫監院一路來到了他的房舍,此處離萬書閣只有二十來步台階,從此處望下去,美景房舍盡在腳下,讓人徒增一股高處不勝寒之感,但看着孫監院興奮的神態,便知其已沉迷其中。

只見孫監院從旁邊刺楠竹的枝幹上拔下五根細竹葉,隨後又按照一定的順序三短在上,兩長在下的順序擺放好,面前遮擋的刺楠竹便向兩旁移動,露出一條鋪着漢白玉的小徑來。

宋雲謙先把宋雲箏小心地放在了孫監院的房間,然後快速退了出來。

楚茵在後面慢慢走着,看着宋雲謙出來,假裝摔倒撲在了宋雲謙的身上,趁着被宋雲謙扶起的間隙,在他耳邊低語道,「表哥,孫監院看着不對勁,立馬去找葯老過來救雲箏,這次,一定要信我,一定。」

孫監院滿眼看着宋雲箏,眸中儘是貪婪,是以並未注意到楚茵的小動作。

宋雲謙站在台階上,腦中儘是疑惑。

孫監院除了學子的學業,負責書院大小事物,盡職盡責,管理的井井有條,深受學子的尊敬,會另有所圖嗎?

宋雲謙搖了搖頭,只覺得是楚茵大驚小怪,轉頭往自己的寢舍走去。

孫監院剛開始還裝模作樣的把脈切脈,半柱香的時間過去,看着漸漸昏迷過去的楚茵,得逞的大笑了起來,徹底放下了心中的戒備。

孫監院看着床上嬌美的宋雲箏,再也忍不住,就要欲行不軌。

下一秒,孫監院只感覺腦袋鈍痛,便暈了過去。

「老東西,果然如此,我姐姐也是你敢肖想的?」楚茵恨恨的又踹了兩腳。

那會兒楚茵一進孫監院的寢舍,便聞到了熟悉的味道,醉夢,雖說需要配以冬葉青使人進入夢魘心力交瘁而死,但長時間吸入最少也會使人昏迷一個時辰,這一個時辰,幹什麼事情都夠了。

楚茵冷笑,孫監院這老賊這步棋可是算錯了,她天生嗅覺靈敏,淡淡的醉夢香,對她來說已經夠分辨出是什麼了,提前服下了解毒丸。

這時宋雲箏鼻孔也開始流出褐色的液體,「糟了,這葯老怎麼還不來?」楚茵急出了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