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書女配攻略重生女主姐妹贏麻了第1章 穿書在線免費閱讀

穿書女配攻略重生女主姐妹贏麻了第2章 遇匪在線免費閱讀

「誰?誰在說話?」

楚茵想要睜開眼睛,卻不受控制。

「楚茵,閉上眼睛,你將願望成真。」

「十年之約,時至必還,彼生汝生,彼亡汝亡。去吧。」

與此同時。

大胤朝尚書府蘭心苑,女子頭痛欲裂,想要喊叫卻發不出聲音,痛苦地掙扎着。

末了,女子看見自己的父親母親站在門口向自己招手,「茵兒,過來,來娘親這裡,」聲音縹緲,卻讓人感覺溫暖。

女子顫顫巍巍走了過去,三人一起消失在白光中。

下一秒,楚茵睜開眼,身體的不適感和突然湧現的記憶讓她暈了過去。

「小姐,小姐,該起床了。」

楚茵猛地睜開眼睛,嚇了眼前的丫鬟一跳。

「小姐,你怎麼了。是不是傷口又痛了?」

楚茵坐起身來,瞧着窗邊開的正艷的石榴花,一言不發。

楚茵穿書了。

昨天是楚茵的生日,楚茵加完班後買了蛋糕閉着眼睛許願,然後就出現一些莫名其妙的聲音。

當眼睛睜開的時候,楚茵就來到了這裡,腦海里不屬於她的記憶讓她想起最近看的宅斗小說。

「我只是許願不上班不愁吃不愁穿,不是這種穿進書中的惡毒小姐啊。」

當曾經的願望成為現實的時候,楚茵恨不得打自己倆巴掌,沒事幹嘛隨便許願啊。

「這年頭,佛祖實現心愿都不看虛擬現實的嗎?」

「這是為了沖業績隨便應付嗎?」

「我在財神殿前長跪不起您是一點沒看到啊?」

「您能不能實地考察考察?您倒是給我一個女主噹噹啊,這惡毒女配怎麼回事?」楚茵心中暗自吐槽,幾近絕望。「也不知道今天沒去上班老闆會不會扣我工資?」

「你叫什麼?」楚茵用力的捶着發脹的腦袋問道。

「小姐,我沒叫啊。」眼前這個清秀的丫鬟一本正經的說道。

楚茵氣笑了,「好好好,都這麼會玩梗是吧。順心,你叫順心是吧,我看一點也不順心。」

「小姐,舅老爺打你,也是為你好。你帶雲箏小姐去那種地方總是不好的。」

順心還在絮絮念叨着,聽得楚茵頭更大了,只能趕緊下床。

坐在鏡子前,楚茵恍若隔世,不由感嘆昨天還是打工人,今天就過上了人上人的生活。

經過了一早上的梳理,楚茵已經搞清楚目前的狀況。

雖然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自己穿書,但是原主的記憶和特長是保留的,只不過換了個腦子儲存。那些莫名其妙的話應該是自己在這本書生活十年之後就能回到現實世界,不過這個『彼』指的是誰呢?是宋雲箏嗎?畢竟自己現在這個身份與宋雲箏關聯最大。這意思是自己與宋雲箏生命相連?不,不是,自己的死活與宋雲箏無關,只有宋雲箏活着自己才能活着。

楚茵心中一萬頭羊駝奔騰而過,佛祖不幹人事啊!

想到這兒楚茵心中一激靈,自己與女主在書中有血海深仇,這日子還能過下去嗎?又想到現實中等待自己的親爹親媽,楚茵也只能硬着頭皮上了。

「小姐,你臉怎麼這樣紅?」順心邊說邊用手探了探楚茵的額頭。

「呀,小姐,你額頭燙的厲害,怕是發熱了,我去找府醫來看看。」還沒等楚茵反應,順心已消失不見。

電光火石間,楚茵想到了什麼,顧不得發軟的身體往府門口跑去。

尚書府門口,一婦人和一少女並排而立,言笑晏晏。

只見少女明眸皓齒,蛾眉螓首,一瞥一笑間皆是風情。

那婦人雖衣着樸素,卻難掩英氣,舉手投足一派大氣洒脫之感。

「箏兒,昨日之事嚇着了吧?你爹也是兩頭難當,昨夜娘已經好好說他了。你一直在你爹心尖尖上的,你們父女倆萬不要生了隔閡。這件事茵兒做的過分,你爹也對她動了家法,這孩子命苦,難免有想岔的時候,你做姐姐的,多多包容些吧。她若是再有害人的心思,娘定不會饒了她。」

「娘,你不用擔心,女兒一定會好好照顧茵兒妹妹的。」宋雲箏眸色加深,「楚茵,昨夜你是否輾轉難眠呢,一切都結束了。」

「箏兒,我看你臉色還是不太好,你留下來好好休息吧。」

「娘,我沒事的,女兒之前向佛祖許了願,如今實現了,自然要親自向佛祖還願的。」

李氏憐惜的看着宋雲箏,想要再說什麼,突然倒了下去,還好一旁的婢女秋霜眼疾手快攙住了自家夫人。

宋雲箏眼神複雜,也連忙扶住李氏,一邊吩咐家丁去請府醫,一邊攙扶着李氏回了秀園。

剛躺在床上,府醫便趕到了,診脈發現並無大礙,可能是急火攻心,放鬆下來之後那口心火散了,便支撐不住了,服些安神補氣的葯即可。

這一折騰,今日是去不了天通寺了,李氏便要差人去告訴楚茵。

宋雲箏攔住李氏,安慰道「娘,你在家好好休息,我和茵兒妹妹去天通寺即可。我會多帶些人手,現在出發今日必定能回來,您不用擔心。」

李氏欲言又止,終究還是點了點頭。

宋雲箏再回到府門口的時候,直接坐上馬車離開了。

「小姐,我們不等茵兒小姐了嗎?」

宋雲箏一笑,「她是不會來的。杏芽,杏葉,明日隨我去敬亭書院看看哥哥吧。」

兩個丫頭點頭應是,心中已開始盤算明天去見大公子需要準備的行李。

楚茵氣喘吁吁跑到府門口的時候,發現馬車已經離開了,顧不上越來越疲乏的身體又匆忙又往街道的另一頭跑去。

楚茵不懂,也不能理解,宋雲箏明明知道今日的殺局,所以書中的她今日並未去天通寺,事情本身的發展好像已經偏離了軌道,難以琢磨。

根據腦海的記憶,楚茵敲響了一處偏僻的院門。

開門的是個尖嘴猴腮的老漢,楚茵記得這就是上次幫忙聯繫的中間人。

「我要取消,我要取消今天的計劃。」

老漢打量着用手帕遮面的楚茵,不明所以。

楚茵急道,「大叔,你不記得了嗎?佛石坡,我不需要了,趕緊讓他們回來。」

老漢這才知道原來眼前這位小姐就是出錢找人埋伏在佛石坡搶人的主,老漢眼神毫無波瀾,「拿人錢財,與人消災,來不及了。」說罷便關上了院門,任憑楚茵再怎麼砸門都沒了動靜。

楚茵氣急,這不是強買強賣嘛,錢給你了,事兒也不用你辦,你還不樂意了。

沒辦法,楚茵只能離開,打算雇個馬車去追宋雲箏。

走着走着,楚茵只感覺身體不受自己控制,眼前一陣陣發黑,終於,一頭栽在了人來人往的大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