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書女配攻略重生女主姐妹贏麻了第2章 遇匪在線免費閱讀

穿書女配攻略重生女主姐妹贏麻了第3章 過去在線免費閱讀

馬車搖搖晃晃,宋雲箏望着被風吹起的車簾陷入了沉思。

上一世,楚茵害她差點失貞,並在事後以好姐妹的身份處處對她精神打壓。

上一世,楚茵設計她成為皇子間爭儲的工具。

上一世,楚茵讓她成為覆滅尚書府的罪人。

樁樁件件,歷歷在目,叫她如何不恨。

宋雲箏重生在三天前,藉助楚茵哄她去青樓的事情,將計就計,反將楚茵一軍,讓楚茵挨了手板子,並在給楚茵敷的藥粉中加了料,這會兒,楚茵應該已經涼透了吧。

宋雲箏本是不打算讓楚茵這麼簡單死去的,但是兩天前外出時宋雲箏見到了一個雲遊的和尚,讓她下定了決心。

今日,是楚茵的第二個計劃,也是她宋雲箏的跳板。

上一世因為青樓的事情,宋雲箏並未和李氏同去天通寺。

李氏記掛着宋雲箏,早早出發,卻讓李氏差點死在賊人的手中。而救了李氏的,正是今天宋雲箏要去『巧遇』的平樂長公主。

宋雲箏不想讓李氏再犯險,便在李氏房中點了對身體無礙,卻能讓人短暫感覺疲勞的歡神香。

「這些險途,讓我一個人趟就夠了。父親母親大哥,今生我必定用我全部的精血去保護你們,保護這個家。」宋雲箏閉上眼,心中默念。

「小姐,前面就到佛石坡了,路途顛簸,您小心些。」駕車的周叔提醒宋雲箏道。

宋雲箏睜開眼,眼中浮現殺意,伸手摸出小枕下的匕首。

「當家的,來了。」手拿大斧的壯漢盯着崖下的馬車緩緩說道。

身穿灰衫的清秀男子漫不經心的向下一瞥,撩開額邊的碎發,一揮手,巨大的落石咆哮着滾下了山坡。

宋雲箏一直注意着山坡上的動靜,聽到聲音,立馬探出頭喊道,「大家小心山上落石,不要停留,往前走。」

今日宋雲箏帶的家丁都是有些功夫底子且應變靈活的好手,看到這幅景象也並未慌張,快速向前方奔去。

沒跑出幾步,馬匹腳下被突然拉起的繩索絆住,馬車也行駛不穩,向一旁栽去。

與此同時,四面八方竄出來十多個凶神惡煞的大漢,團團圍住了宋雲箏的隊伍。

宋雲箏扶着杏芽從馬車中鑽了出來,雖然有些狼狽,卻並未受傷,神色如常。

「呵,倒是個初生牛犢。」為首的灰衫男子嗤笑一聲,認為宋雲箏只不過是在裝腔作勢罷了。

宋雲箏一眼便分辨出了主事的是年輕的灰衫男人,便拱手向男子做了一揖。

「好漢,我可以出三倍的價錢,不如咱們坐下來談談。」

「小姐是個有眼力見的,只不過江湖人出門在外,就靠信譽混口飯吃,我林霄不是那等背信之人。為了避免不必要的傷亡,小姐還是乖乖跟我們走才好,不然動起粗來,林某也怕驚嚇了佳人。」

「五倍。」宋雲箏並不啰嗦,繼續報價,在這些人面前沒有什麼是買不來的,如果有,那就是價錢不夠。

周遭的人開始竊竊私語,好大的口氣,一個小姑娘能這樣鎮定自若的討價還價,讓林霄有些吃不準,一千兩銀子不是個小數目,但也難保這個小姐有什麼後招。

「好漢,你年紀輕輕能坐上當家的位置,想必是個注重兄弟情義的人,這件事沒辦成,你最多是個辦事不力,但是想想你的兄弟們,他們可以吃穿不愁,讓他們的家人也過上好生活,豈不美哉?」宋雲箏並不着急,慢悠悠的說道。

這時那些匪寇眼巴巴的看着林霄,慢慢放下了手中的武器。

林霄正在猶豫間,忽然一隊人馬從後方駛來。

林霄做了決定,僱主的錢他要賺,綁票的錢他也要賺,「這麼說來,綁你回去豈不是能有更多?兄弟們,上。」

說罷一群人就沖了上來,那些家丁奮力抵抗,但面對這些刀口舔血的匪寇來說像是砍菜一樣簡單。

杏芽哭着死死把宋雲箏護在身後,眼見有家丁倒下,杏芽趕緊上前把劍拿在手中胡亂揮舞着。

宋雲箏默默觀察着,剛剛那些交談無非是在拖延時間,平樂長公主的車終於到了近前。

如宋雲箏料想的一樣,天子腳下有人作亂,平樂長公主是不會不管的。

平樂長公主的侍衛得了吩咐,留下幾人貼身保護長公主外,其餘的全都加入了戰鬥。

有了長公主的幫助,宋雲箏這邊的壓力小了很多。

然而那些匪寇卻像是殺紅了眼,其中一人大聲喊道,「兄弟們,今天開葷了,一個也是肉,兩個不嫌多,把後面這個也給劫嘍。」

長公主帶的侍衛雖然功夫不錯,但是畢竟也只是普通護衛,招架的有些吃力。

宋雲箏這邊被保護的密不透風,長公主那邊防衛卻有了漏洞。

眼見有一人趁着長公主的侍衛被糾纏之際,偷偷摸上去就要綁了馬車上的人。

宋雲箏向身邊的家丁大喊,「周叔,帶人去幫後面的馬車。」說罷,就要往後方衝去。

周叔往後一看,瞬間明白了宋雲箏的想法,抓了倆人跟着宋雲箏向後面的馬車跑了過去。

這邊家丁因為要保護宋雲箏,打起來束手束腳,本就十分惱火,看見自家小姐跑開了,便放開了手腳,一時間局勢又反轉了。

宋雲箏眼見馬車裡的人要被拖出來,直接扔出手中的匕首,砸在這人的背上,賊人吃痛,止住了手上的動作,回頭望向宋雲箏。

周叔上去直接把這人踢下了馬車,竟是匪寇頭子林霄。

跟着周叔過來的倆人立馬就要上前拿住他,卻被林霄突然扔來的一捧土打在了面門上,再睜眼林霄已經逃走了。

經過一盞茶的纏鬥,匪寇逃的逃,傷的傷,剩餘幾人不足為懼。

宋雲箏正要上前詢問長公主的情況,突然聽見遠處傳來馬蹄的聲音,須臾間,一隊官兵出現在眾人眼前。

看見官兵過來,匪寇全四處奔逃,但還是被抓住了不少,但是領頭的林霄還是被逃走了。

「陸縣尉,您來的真是時候。」宋雲箏上前行了一禮笑道。

「宋小姐,你這可是要嚇死下官啊。我要是來晚一點,真怕尚書大人要把我的頭割下來。」

「父親公私分明,不會難為陸縣尉的,這次還要感謝您的及時相助,不過您怎麼知道這裡有匪寇的。」

「是有一孩子報案說是刑部尚書府家的小姐遭遇匪寇,我便火速趕來了。」陸安心有餘悸的說。

陸安沒說的是這小孩兒剛去報案的時候他是不在意的,但當他看到信物之後,他便一刻也不敢耽擱,還好趕上了。

宋雲箏心裏明白,單憑一個小孩兒毫無根據的報案是無法讓陸安出動的,便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陸安露出為難的神色,「宋小姐,這個,這個下官也不清楚。」

宋雲箏沒再逼問,只道,「希望陸大人能追查一番,也好給我一個表示感謝的機會,畢竟可是救了我的命。」

陸安連連稱是,這時馬車的帘子被掀開,走下來一個氣質脫俗的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