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書女配攻略重生女主姐妹贏麻了第3章 過去在線免費閱讀

穿書女配攻略重生女主姐妹贏麻了第4章 暈厥之症在線免費閱讀

宋雲箏連忙上前扶住婦人,「感謝貴人相助,您的損失我必定全權負責。以後您若有什麼需要,可差人來城東尚書府,只要不是違背家國大義,我定不會推脫。」

「你是宋家小姐?」

「正是,家父宋懷遠。」

「宋大人好家教,是個果敢,有情有義有擔當的好孩子,本宮甚是喜歡。」

宋雲箏裝作非常驚訝的樣子跪了下來,「原來是宮中的貴人,剛剛民女說的話倒是託大,讓貴人見笑了。」

長公主身邊的嬤嬤走過去把宋雲箏扶了起來,「宋小姐也是豪爽之人,我家主子是不會在意這些的。如今你的馬車也壞了,不如和我們一起走吧。」

陸安一直在旁邊忙着匪寇押送的事情,倒是沒關心具體發生了什麼,待他忙完,宋家已經收拾好,準備繼續前往天通寺了。

陸安趕緊上前,「宋小姐,下官讓人護送您過去吧。」

「無妨。我跟這位貴人一起走,麻煩陸大人把我家受傷的家丁帶回去,順便告知父親,請他另外派遣人手來接我。」宋雲箏說罷就鑽進了馬車,不再給陸安說話的機會。

陸安看着遠去的馬車,喃喃自語,「那個婦人怎麼感覺像是在哪兒見過似的。」

天通寺雖不是皇家寺廟,卻也是清幽寧靜,處在寺廟之中,整個人都沉寂下來了。

尤其是寺中的了塵大師,雖不常會客,但年輕時雲遊四方,博聞多識,深諳佛學之道,是以名聲在外,連大胤朝的天子也曾親自登門拜訪。

宋雲箏換好衣衫,讓杏芽帶人回去報信,杏葉留在身邊,思量許久,緩步向了塵大師的禪房而去。

剛到禪房門口,便見一個小沙彌對宋雲箏道,「雲施主是來找了塵師叔的嗎?不巧,了塵師叔在雲施主來之前便下山去了。」

宋雲箏微微蹙眉,不甘道,「不知了塵大師何日歸來?」

小沙彌雙手合十,「雲施主,有些事強求不得,萬事隨緣,想必是您與了塵師叔的面緣還未到。」

望向宋雲箏失落離去的背影,小沙彌滿眼慈悲,「阿彌陀佛。」

杏葉看着坐在窗前久久未動的宋雲箏,忍不住出聲道,「小姐,我看您最近總是愣神,不似以前那般快意,是有何心事嗎?杏葉願為您排憂解難。」

宋雲箏回過神,苦笑一聲,並不言語。

快意嗎?快意的生活都是有代價的,以前自恃有幾分才學,便不敬前輩,不屑同窗,致使宋府在遭難後她竟無一人可求。

重來一生,心境也是有了極大的變化。

看見自家小姐沒說話,杏葉也是識趣的沒再繼續下去,只是握着宋雲箏的手說道,「小姐,我和杏芽不管發生什麼,都會陪着小姐。」

看見杏葉堅定的眼神,宋雲箏有些動容。

「小姐,表小姐來了。」有丫鬟走進來稟報打斷了宋雲箏的沉思。

宋雲箏不可置信望着說話的小丫鬟,內心驚濤駭浪,又確認了一遍。

怎麼可能出錯,這葯是她在百鬼樓重金求來的,難道百鬼樓騙了自己?不,不可能,百鬼樓向來拿錢辦事的信譽十分可靠,到底是哪裡出了錯?

宋雲箏按捺住心中的不安,走了出去,但看到活着的楚茵的時候還是有些不自然的後退。

「宋雲箏,你受傷沒?我聽說你遇上土匪,就趕緊過來了。」楚茵氣喘吁吁說道,清麗的臉上還有些不正常的泛紅。

宋雲箏心神有些亂,並未注意到楚茵不同以往的稱呼。

「我沒事。」宋雲箏藉著給楚茵擦汗的機會,簡單檢查下來,並未發現什麼問題,楚茵是真的活着。

百鬼樓不能出錯,那出錯的是楚茵?楚茵難道也重生了?怎麼會?宋雲箏不敢再想,試探的問道,「妹妹看起來有些憔悴,可是昨夜睡得不好?」

楚茵不自然的撓了撓頭,「不太好,額,也還好,多謝姐姐關心。」

宋雲箏一時間搞不清到底哪裡出了問題,只能強忍心中的疑惑,接着楚茵的話,「妹妹也要注意身體,不然可會心疼死姐姐的。」

楚茵沒注意宋雲箏反常的態度,反而鬆了口氣,「姐姐無事便是最好的事情了,天子腳下竟還有此等狂徒,都應該抓起來嚴懲一番。不知那賊寇是否都已落網?」

「表妹好像對此事十分關心。」

楚茵訕笑,「雲兒姐姐的安危當然是頭等大事,匪寇若是不除,舅舅身為刑部尚書,日後抓捕想必也會十分辛苦,我只是不想看到舅舅如此勞累。」

楚茵心虛的低頭喝了口水,宋雲箏防賊一樣防着她,看來要攀上女主這顆大樹任重道遠!

「可惜匪寇頭子逃了,今日之事已交由陸縣尉去查,不管是有人指使,還是窮寇求財,假以時日定能真相大白,妹妹,你說是不是?」宋雲箏迅速調整好心態,意有所指。

楚茵乾笑了兩聲,不再繼續這個話題,拉着宋雲箏去了金剛堂祈福。

「妹妹,你說佛祖會懲罰心術不正之人嗎?」宋雲箏雙手合十,虔誠跪拜的時候問道。

「當然。」楚茵回的乾脆。

宋雲箏扭頭詫異的看着楚茵,卻見楚茵又說道,「善惡有報,姐姐相信天道輪迴嗎?」

「不信,善惡有報是說給信命的人聽得,我不信命。」

楚茵知道宋雲箏的復仇之心需要很長的時間去撫平,便不再接話。

兩人從金剛堂出來之時,雷聲隆隆,突降大雨。

「小姐,今天想是回不去了。剛剛過來接我們的家丁說山下早已大雨多時,必經之路上發生了泥石流,他們差點兒出了事。」杏葉撐着傘急忙跑過來說道。

「不礙事,你去向虛方住持說明情況請求留宿,雨停之後安排人先回府中報平安,再去清理道路。」

「茵兒妹妹,你先回客房。」宋雲箏說罷便撐着傘走進了雨中。

「宋雲箏,你幹什麼去?」雨聲漸大,雨幕中的倩影並未停留。

宋雲箏來到長公主的客院詢問是否有什麼需要,卻被告知長公主正在休息,雖覺疑惑,卻未多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