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書女配攻略重生女主姐妹贏麻了第4章 暈厥之症在線免費閱讀

穿書女配攻略重生女主姐妹贏麻了第5章 對峙在線免費閱讀

晚飯過後,宋雲箏看了會兒書,便準備上床歇息。

「姐姐,姐姐,你睡了嗎?」門外傳來楚茵斷斷續續的敲門聲。

杏芽把門打開,見楚茵抱着被子瑟瑟發抖。

山頂冷寒,又遇大雨,着實有些涼意。

「姐姐,我可以和你睡嗎?雷聲太大,我又冷又怕,睡不着。」楚茵站在門外可憐兮兮道。

「妹妹,我習慣了一個人睡,兩個人實在難以入寢,你讓順心去尋些褥子來。」宋雲箏拒絕道。

「雲箏小姐,我家小姐今天暈倒在大街上,幸得有人相救才能站在這裡,回府聽說您遇襲擔心您才不顧身體趕到了天通寺。您現在說這話未免有些不近人情了吧。」順心有些埋怨說道。

楚茵心中暗道壞了,這丫頭道德綁架宋雲箏可把自己坑了。

楚茵道歉的話還未出口,順心便結實的挨了一巴掌,直打的主僕兩人半天沒反應過來。

「順心,這一巴掌是給你長個記性,這種不敬主家的話再聽到便請夫人把你逐出門去。你雖是伺候表小姐的,但始終還是宋家的人,不要本末倒置,出門在外,慎言慎行些好,免得讓別人平白笑話尚書府的丫鬟缺乏管教。」

楚茵內心連連咋舌,如此口齒伶俐卻只能是個丫鬟,這宋雲箏身邊的杏葉不簡單。

順心還想說什麼,門被杏芽砰的一聲關上了,只聽見屋內又傳來杏芽氣呼呼的聲音,「我家小姐並未讓表小姐來這天通寺,自己身體不好出來亂晃還怪別人不通融。我家小姐要睡了,請茵兒小姐也早早回去歇息。」

「姐姐好生歇息,我回去會好好管教這丫頭的。」

楚茵自知再待下去也不會有想要的結果,扯着順心離開了。「你這丫鬟真是大膽,這種話怎能想也不想便說出口,那宋雲箏現在可不是好惹的。」

順心撇撇嘴,宋小姐一直不好惹,只不過對於小姐你身邊的人很包容。今日卻也奇怪,怎的突然間變的對自家小姐不再關心了,不過也是自己着急說錯了話。

還沒等宋雲箏再躺下,咚咚咚的敲門聲又響了起來。

「宋小姐睡了嗎?我家主子請宋小姐前去有急事相商。」宋雲箏聽出來這是長公主身邊張嬤嬤的聲音,連忙下床簡單收拾後隨着嬤嬤出去了。

剛走到轉角的楚茵停住了腳步,「順心,這寺中還有其他人?」

「不知道啊,小姐,跟咱們也沒關係,我去找分房的僧人再要床褥子,您身體不好,不要站着了,免得日後落了毛病。」順心又嘮叨起來,聽得楚茵很是無奈。

宋雲箏到了長公主的房間,才發現長公主躺在床上,宋雲箏疑惑的看着嬤嬤。

嬤嬤終於綳不住,哽咽看向宋雲箏道,「宋小姐,救救我家主子吧。」

「夫人吃過晚飯之後覺得疲乏便躺着休息了,我以為是今天發生的事情嚇到了夫人,便讓人守着夫人,誰料我準備叫醒夫人洗漱時,夫人卻沒有應我,我過去一看,才發現夫人臉色蒼白,如何叫喊夫人也不醒。今日通曉醫術的嬤嬤家中有事未曾跟來,誰知道就出了這樣的事。宋小姐,我聽聞您精通岐黃醫術,請您救救我家夫人。」說到這兒,嬤嬤已泣不成聲。

「嬤嬤請起,雲箏定當竭盡全力。」

宋雲箏年幼時師從醫聖萬木先生,學了些治病救人的本事,只不過這件事知曉的人並不多,長公主能知道,想來也是對她多了些關注。

宋雲箏走到長公主床邊,翻看了一下眼睛,又把了脈,面色有了些許凝重。

脈象時而虛,時而平,眼內也沒有污氣聚集,但是面容卻蒼白如紙,好生詭異。

眼下只能先穩住寸田為主,接下來再細細尋找具體病因。

「杏芽,去把我房中針灸包取來。張嬤嬤,麻煩您去打來些溫水。」宋雲箏出聲道。

正在這時,有婢女進來稟告門外侍衛有急事稟告張嬤嬤。

廊下燈光明亮,宋雲箏無意瞧見侍衛手上的東西,心中瞭然,又狀若無意低下頭去查看長公主情形。

張嬤嬤聽完侍衛的稟告,交代了身邊的婢女一聲,就隨着侍衛出了院門。

「張嬤嬤,就是這個丫頭。」只見楚茵被綁在椅子上,嘴巴也被髒兮兮的布團塞住。

天可憐見,楚茵覺得自己倒霉透了,自己只是好奇跟着宋雲箏過來看看到底在幹什麼,就被這個巡邏的侍衛給抓住了。

張嬤嬤讓人扯掉楚茵嘴巴的布條,厲聲喝問道,「你是誰?你在這裡做什麼?」

楚茵得以舒緩,正準備開口,忽然聞到一股異香,疑惑道,「嬤嬤,你周遭可有無緣無故暈厥的人?」

張嬤嬤心中震驚無比,看來就是這臭丫頭用了什麼毒計害的自家夫人如此,思及此,張嬤嬤利落地抽出身邊侍衛的刀架在楚茵脖間威脅道,「你到底是誰?為何毒害我家夫人。」

言語間,楚茵脖子上已滲出了絲絲血色。

楚茵嚇住了,生在紅旗下,活在春風裡,作為現代人的她哪兒碰上過這種要命的事情。

眼見楚茵不說話,張嬤嬤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楚茵吃痛,這才回過神來,「嬤嬤饒命,我沒有毒害任何人。我只是聞到了你身上的味道而已。」

張嬤嬤低頭嗅了嗅,並未聞出什麼特別的味道。

「嬤嬤,我天生嗅覺靈敏自然是能聞到常人聞不到的味道。您身上的味道是一種香,其名醉夢,配以冬葉青,可使人入夢不醒,如若是噩夢,將會損傷心神三個時辰內致死。」

「你怎麼會知道這個毒方?還說不是你做的?解藥何在,交出來,不然我殺了你。」張嬤嬤眸中殺意更甚。

楚茵知道這瘋嬤嬤是肯定能做出來這樣的事情的,只不過這嬤嬤是什麼身份?說起殺人的話竟毫不含糊。

「嬤嬤,我是寄居在刑部尚書府家的小姐,我是來找表姐宋雲箏的,你不信可以帶我去見她。」楚茵急急出聲。

醉夢乃是楚茵家鄉肅嶺獨產,本是安神的香,卻被一些邪門歪道的人研究成了可以害人的香,不過楚茵可不會自曝,不然更是難說清。

張嬤嬤思量一番,突然想到什麼,臉色大變,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