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書女配攻略重生女主姐妹贏麻了第6章 楚茵的往事在線免費閱讀

穿書女配攻略重生女主姐妹贏麻了第7章 街頭鬧劇在線免費閱讀

回到尚書府後,宋雲箏去了宋懷遠的書房詳細說了發生的事情,正要走時,換好衣衫的楚茵也來了。

「茵兒?快進來。」宋懷遠招手讓楚茵進去。

楚茵這是第一次進宋懷遠的書房,讓宋懷遠也意外的眨了眨眼。

「茵兒,你之前老是說書房墨香難聞,不願過來,今日怎的過來了。」明顯欣喜的語氣讓楚茵頓了頓。

突然的回憶呈現在楚茵的腦子裡。

來不及多想,楚茵直接道,「舅舅,我想回肅嶺。」

楚茵的這個決定是在從寺中回府的路上做的,京城太危險,到處都是達官貴人,一不留神就可能香消玉殞,自己這個現代人還是迴避為好。

不只是宋懷遠,連宋雲箏也有些發愣,楚茵這又是在玩什麼把戲。

「為何?是因為打你的事情嗎?那也是為你好,我看看你的手。」

宋懷遠心中是愧疚的,對自己的小妹愧疚沒有管教好她的孩子,對宋雲箏愧疚,讓自己的女兒受了委屈。

「不不不,不是這樣的。我做錯事該罰該打,舅舅做的沒錯。只是我最近常夢見父親母親,想回去看看他們。」楚茵有些哽咽,那些本不屬於她的情感,在說到父親母親這幾個字時不可抑制的難過。

「茵兒,西北寒冷,如今天氣入秋,路途艱險,待我好好準備準備,來年轉暖之時,我帶着雲箏雲謙一起回去可好。」宋懷遠也紅了眼眶,輕聲的說。

宋雲箏冷眼看着點頭的楚茵,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樣讓宋雲箏生理性的想作嘔。「明年?看看你還有沒有命活到明年?」

「你那蘭心苑實在是清冷,你搬到箏兒的雲華苑去吧。」

「不要。」

「不可。」

兩個聲音同時響起,楚茵頭搖的像撥浪鼓一樣,「舅舅,姐姐讀書思考需要安靜的環境,我,我突然間想習武,就不去打擾姐姐了。」楚茵是真害怕了,宋雲箏雖說不一定會對她做什麼,但是一個仇人天天在眼前晃來晃去,難保有想直接殺了她的心思。

「是啊,父親,我那院子的方位不適合練武,還是隨着妹妹的心意吧。」宋雲箏補充道。

宋懷遠搞不懂這兩姐妹的心思,什麼想練武又不適合練武的,算了,隨她們去吧。

出了書房,宋雲箏和楚茵雖同行,卻沒人說話。

楚茵想的是三年前發生的舊事。

宋家本為西北肅嶺的小商戶,舅舅宋懷遠從小飽讀詩書,少年得志,入了仕途光耀門楣,娶了當朝左相的嫡次女李秀儀。

母親宋如有天生的一副經商頭腦,把自家產業做的風生水起。後來認識了同樣經商的父親楚林生,終成良緣。卻在七年前兩人外出看貨的途中被人殺害,從此,楚茵便寄居在尚書府。

楚茵和宋雲箏同年同月同日生,關係十分要好。

變故發生在三年前。

三年前,楚茵十二歲,那一日,是兩人的生辰。

兩人在院子里嬉鬧之時,宋雲箏突然肚子痛,便回房去解決,留下楚茵原地等待。

沒多久楚茵看見離開的馮雲箏進了花園旁邊的小門,小門裏面則是宋懷遠的書房。

楚茵大聲喊着宋雲箏,宋雲箏像是沒聽見似的並未停留,楚茵心生好奇便也追了過去。

宋懷遠從不讓他們來書房附近,是以楚茵走的十分小心。

楚茵卻沒見到宋雲箏,只聽見一陣似有似無的聲音,心中疑惑,便慢慢走了過去。

聽到的卻是宋懷遠要和李秀儀謀害楚家家產的事情,楚茵嚇得一年未能安穩入睡,直到現在,還是要點着燈火才能安眠。

楚茵眼睛轉來轉去,一會兒蹙眉,一會兒開顏,順心懷疑自家小姐是不是突發惡疾了。

楚茵卻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看宋懷遠的態度,這件事倒像是另有文章。左右也要等到明年才能回肅嶺,不如趁着還在尚書府把事情搞個明白,也算給過去的楚茵一個交待,楚茵暗自決定。

「妹妹,你是要跟我回雲華苑嗎?」宋雲箏出聲提醒。

「哦,呵呵,姐姐相邀,也不是不行。」楚茵回過神來厚着臉皮走進了宋雲箏的院子。

楚茵像是走進了大觀園,一會兒摸摸金絲楠木的案牘,一會兒又看看璀璨的琉璃花瓶,還有翡翠的平安擺件,好東西,都是好東西呀,楚茵看花了眼。

「小姐,東西收拾好了,就是公子上次說的聞香硯還未送來,我去問了還得幾天,咱們下次去就能帶上了。」杏芽提着包裹走了進來,剛說完又後知後覺捂上了嘴。

「姐姐,你們要去見表哥啊,我也想去。」楚茵想着出去散散心也不錯,提議道。

宋雲箏無語的瞥了一眼杏芽,楚茵已經聽到了,現在捂嘴有什麼用。

楚茵之前就對哥哥有些念想,好不容易哥哥去了南山書院,這才消停些。

「妹妹想去便去吧,今日我就不去了,待哥哥的聞香硯做好我再去。」宋雲箏只想讓楚茵快些走。

楚茵很心塞,明知道宋雲謙不會單獨見她,還存心這樣說話。

「我的好姐姐,聞香硯嘛,小事,我的小庫房有一方李垂聲的宣城硯,不知可入得了表哥的眼?」

宋雲箏抬起頭,眸色中有些許驚喜。

李垂聲是前朝文學大家,而他所使用的宣城硯自然也是被文人墨客所追捧,只不過宣城硯製作工藝繁雜,因而能用上的也不過一二,更別說是李垂聲本人用過的更是有市無價。

看見宋雲箏的反應,楚茵立馬往外跑去,「姐姐等着我,我這就去拿來。」

沒多會兒,楚茵抱着盒子回來了。打開一看,果然是宣城硯,背書『衣食無虧便好休,人生世上一蜉蝣。』正是李垂聲落款。

「這方硯台是我父親外出看貨的時候偶然收得,來時我便帶上了。本來準備在表哥及第之後送的,不過既然現在用得着,便也不必在意送的時間了。姐姐,快走吧。」楚茵迫不及待的催促。

宋雲箏拒絕的話竟說不出來,這方硯台哥哥也是尋了好久,便不再多言和楚茵出了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