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書女配攻略重生女主姐妹贏麻了第7章 街頭鬧劇在線免費閱讀

穿書女配攻略重生女主姐妹贏麻了第8章 敬亭書院在線免費閱讀

馬車行駛至中心街道時,突然不動了。

楚茵掀開帘子望去,只見前方不知發生了什麼,被人流堵住了。

「姐姐,要不咱換條路走吧,雖然多費些時間,但總比乾等着要好。」楚茵回頭看向宋雲箏。

宋雲箏正要說話,前方傳來的女子的聲音讓她止住了接下來要說的話。

「趙鳶,弄髒了本郡主的鞋子說聲抱歉就能走了嗎?」

趙鳶,趙鳶,楚茵努力回想,終於想起來這是書中宋雲謙未來的夫人,回憶間宋雲箏已經下了馬車,向人潮走去。

「不知清雅郡主的意思是?」趙鳶面色不卑不亢的問道。

「本郡主知你趙家寒酸,想必是讓你賠也賠不起,你跪下來把本郡主的鞋子擦乾淨,自己掌十個耳光,並向本郡主求饒,本郡主就發發善心不跟你計較。」

圍觀的人群立刻騷動起來,傳聞清雅郡主刁蠻無理,今日一見更甚傳聞,有些人怕牽連到自己,已經走了開去。

趙鳶輕聲一笑,淡然回道,「郡主受皇家教導,在外行走代表的是皇家的臉面。我父親常說大胤有如此盛世之況,當屬天家勤政愛民,治國有方。並時常教導我們在外時刻謹言慎行,不要損了天家的美名。今日郡主如此咄咄逼人,難為臣子家眷,不知傳到天家面前郡主是否也能如此理直氣壯?」

趙鳶乃當朝御史嫡女,性格隨了老御史的剛直,論起理來絲毫不懼。

這些話直接說的清雅郡主面紅耳赤,就要上前打人。

「郡主,慎行。」宋雲箏伸手攔住了清雅郡主的動作。

「我當是誰呢?宋小姐,象姑館裏面好玩嗎?那日我見你的時候你可是樂不思蜀呢。」清雅郡主身邊的一個小丫鬟掩嘴偷笑道。

人群又騷動起來,大胤朝第一才女宋雲箏去小倌了?不少人聽到這個消息看向宋雲箏的眼神的變的曖昧起來。

宋雲箏涼涼的掃了清雅郡主和周圍人群一眼,下一秒抬手毫不猶豫給了剛剛說話的小丫鬟一巴掌。

「清雅郡主就是對身邊人太過仁慈,今日我就替您好好教導教導,出門在外,哪些話該說,哪些話不該說,還是要思量思量的。」

「詆毀官家女眷,郡主您確定嗎?」宋雲箏手帕擦了擦剛剛打人的手,冷着臉出了聲。

「宋雲箏,你放肆,我的人你也敢打?你敢說你沒有去過小倌?」清雅郡主氣極,說話都有些歇斯底里。

「不曾,我從未去過那等地方,就是在官府面前我也這麼說。」宋雲箏昂首挺胸,順帶挑釁的看了楚茵一眼,她就是要讓楚茵知道,現在的宋雲箏不是好誆騙的,誰料楚茵並沒有什麼過多的反應,這倒讓宋雲箏疑惑了。

那日在小倌,出現的並不是宋雲箏,而是找的身形相似之人入得圈套,後來父親知道楚茵的算計,在沒有對宋雲箏造成實質傷害的情況下依然好好管教了楚茵。

清雅郡主瞪了一眼剛剛出聲的丫鬟,氣急敗壞道,「宋雲箏,我的人自有我來管教,你算個什麼東西,輪不到你來指手畫腳。今日你替趙鳶出頭,就是和本郡主過不去,你可要想好。」

清雅郡主氣得失去了理智,話說起來不計後果,今日這宋雲箏也不知道是發了什麼瘋,完全沒有了之前清風霽月不問世俗的樣子,竟然幫着一個小小御史的女兒,這口氣清雅郡主咽不下去。

「宋小姐,今日之事本也只是一個小誤會,你不用和郡主對着乾的。」趙鳶來到宋雲箏身邊對着她感激的小聲說道。

宋雲箏遞給趙鳶一個心安的眼神,話也軟了下來,「郡主,剛剛臣女言辭激烈了些,望郡主海涵。今日之事本也只是一場小事,京都雖大,莫非皇土,此事還請郡主行個方便。」

宋雲箏這是給了清雅郡主一個台階下,也告訴郡主若是此事鬧大,天家知道了難免不好看,就看清雅郡主能不能聽勸了,得罪這個難纏的郡主日後想必會多不少麻煩。

「郡主,今日之事非常抱歉,明日我必備大禮到公主府去請罪。」趙鳶這時也開了口。

清雅郡主這兩日正被母親關禁閉,今日也是偷跑出來的,怎敢讓趙鳶上門,便冷着臉一眼不發,一時間局面便僵持住了。

「讓讓,讓讓,陸縣尉來了。」人群被分開一條口子,陸安闊步走了過來。

也不知是誰報的官府,倒是來的及時。

陸安走近一看,原來是清雅郡主,仗着母親是公主,行事不計後果,十分乖張。眼下兩邊都得罪不起,陸安只能假裝暈了過去。

「縣尉,您怎麼了?」陸安身邊的差役見自家大人暈倒,只能硬着頭皮說道,「郡主,宋小姐,您兩位消消氣。陸大人公務繁重勞累過度,現在暈倒也沒法給兩位評判,稍後大人清醒之後再去府上做口供可好?」

宋雲箏點點頭,便隨着人群離開了。

清雅郡主回過神的時候看人都沒了,只能回了府。

城外官道上,馬車內的氣氛有些詭異。

趙鳶今日也是出門去看望身在敬亭書院的哥哥趙元康,在路上採辦東西的時候遇見了清雅郡主才發生後面的事情。宋雲箏離開的時候知曉了趙鳶的目的地,便邀約一起上路,

趙鳶有些局促,宋雲箏一直對人都是一副疏離的姿態,之前遠遠見過一面,只覺得是個冰山美人,今日離得近了,又覺得溫和有禮,世人之說果然不可信。

趙鳶又扭頭看向楚茵,楚茵這人心急深沉,表裡不一,特別在男子面前總有些逾矩,她可是吃過虧的,趙鳶想不明白這倆人怎麼能坐一輛馬車相安無事。

楚茵看着趙鳶對自己越來越厭惡的眼神不免有些惱怒,自己得罪過她嗎?怎麼一副看髒東西的樣子。

大胤朝的文人入仕有兩種途徑,一種是入敬亭書院得院長舉薦,另一種是直接參加每年六月的科考,相比科考,入敬亭書院則要容易許多。

敬亭書院是大胤朝最好的書院,地處南山之巔,每年限收五人,三年期滿,選出三名男子持書院院長書信,下山入仕,女子則授肄業文書,身份也會高出一大截,是以課業十分繁重,宋雲謙入院兩年,也就過年回去和家人團聚過一次。書院不看家境,不看地位,不分男女,只看品行腦力,因此收的學生皆是人中龍鳳。

一路無話,終於到了敬亭書院腳下,書院為了鍛煉學子,從下馬車的地方到書院門口還有大概一柱香的石階要走,三人下了馬車,往山上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