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書女配攻略重生女主姐妹贏麻了第8章 敬亭書院在線免費閱讀

穿書女配攻略重生女主姐妹贏麻了第9章 老東西打死你在線免費閱讀

南山被大胤朝的百姓譽為仙山,此處生機勃勃,山間林木蔥鬱,蟲鳴鳥叫別有一番滋味,讓人心曠神怡,由此可見能在敬亭書院的學子有多麼得天獨厚的條件了。

「宋雲箏,你才學如此好,怎的沒有入敬亭書院?」走着走着,楚茵好奇的開了口。

楚茵問這個問題並沒有什麼惡意,只是突然想到,隨口一問,可聽在宋雲箏的耳中卻是有些嘲諷。

宋雲箏因為腹痛去考場誤了時辰,導致書院的老師對她印象極差,沒有聽她的辯解直接給取消了三年內不得再參加敬亭書院考試的處罰,這事外人不知道,楚茵難道還不清楚?這一切不都是拜楚茵所賜么。

「妹妹,我是你姐姐,你三番五次直呼我名諱是何意?」宋雲箏邊說邊又上了一層台階,聽不出喜怒。

楚茵有些無語,暗道,「咋,這就是仇人呼吸都是錯唄。」

趙鳶看着局勢不太對,默默走慢了一些,落後了幾步。

「宋雲箏,你別說話老是陰陽怪氣的,累不累。我就是單純問問,沒什麼別的意思,你整的我像是個仇人一樣。」楚茵也有些怒意了,剛剛馬車上趙鳶的眼神她好不容易忽視掉了,自己一直對宋雲箏好言好語,她說話卻總是夾槍帶棒的,聽着不舒服。

宋雲箏微微一愣,停住腳步,打量了楚茵片刻,神色複雜地繼續走着。

「今天怎麼回事?出門之後總感覺心煩氣躁。」宋雲箏調整呼吸,「而且楚茵說話做事怎麼感覺不像她了?以前她可不會這麼明目張胆和自己生氣,她記得這時候的楚茵總是隱忍的,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的呢?」

思量間,三人已行至敬亭書院門口。

「門在哪兒?」楚茵左看右看,除了石柱上寫着敬亭書院幾個字之外,沒有看見大門,有些發懵。

正疑惑間,石柱後面的圍牆上開了一道縫隙,縫隙越來越大,終是形成了一個可容三人通過的拱形門口。

「這也隱藏的太好了吧!古代這些機關術什麼的可真是大開眼界呀。」楚茵驚出了聲,引得另外兩人扭頭看她,楚茵假裝看不見她們的眼神,伸着頭看裏面出來的是誰。

只見一男子身穿青衣,頭束玉冠,劍眉星目,真真是畫上走出來的翩翩公子,一時間楚茵眼睛直直盯在了這個男子的臉上,滿眼的驚艷,又感覺到男子淡淡嫌棄的眼神,連忙別開了頭。

「哥哥,娘親身體有些不適,我今日來給你送些衣物。」宋雲箏欣喜的開了口。

這是重生以來宋雲箏第一次見到哥哥,難免有些情不自禁,上一世驚才絕艷的哥哥被害的身首異處,再次相見怎能不歡喜?

「娘怎麼了?身體怎會不適,可瞧了郎中?」宋雲謙聽到宋雲箏的話語,擔憂的問着。

「沒事,哥哥不用擔心,只是因為有些勞累,已無大礙,下個月娘會來的。哥哥最近課業可繁重?」宋雲箏把衣物塞到宋雲謙手上,又問道。

「報國之志焉能輕矣?箏兒長大了,知道關心哥哥了。我會照顧好自己的,你安心準備明年的敬亭書院考試即可。」宋雲謙愛憐的摸了摸宋雲箏的頭。

「這位小姐是?」宋雲謙看向身後的趙鳶道。

「宋公子,我叫趙鳶,家父趙兗。」趙鳶行了一禮,落落大方的回道。

「原是趙御史家的小姐,元康剛來時日日總說想念他妹妹的廚藝,想必趙小姐定是美食大家。」宋雲謙一番話說的趙鳶有些臉紅。

「宋公子認識我哥哥?那也是緣分,之前哥哥在家中經常說道宋公子的才名,十分欽佩,能與宋公子結為好友乃是哥哥之福。」

兩人你一句我一句很快熟悉了起來,倒顯得楚茵在一旁有些多餘。

楚茵剛剛只是對於相貌姣好之人的一種欣賞,不管是男子女子,只要是好看的,多看幾眼怎麼了?她第一次瞧見宋雲箏也是滿眼痴迷,當時惹得宋雲箏還有些不快。

「表妹今日也來了?山路艱難,不必辛勞。」宋雲謙緩緩開口。

「謝謝表哥關心,今日是來給表哥送驚喜的,還請表哥不要推脫。」楚茵拿出宣城硯,為了方便,楚茵沒有拿盒子,直接裝在了包袱中。

看着進退有禮的楚茵,宋雲謙一時搞不清狀況,待看見宣城硯時,眼中多了些複雜,不由想到楚茵是不是又要說什麼嫁給自己的話了。

宋雲謙臉上笑着,手上卻沒接,「表妹,此物貴重,還請收回。」

「表哥,這方硯台是我父親外出收貨時尋得的,他說這硯當時一見就覺得不凡,想着要送你的,只是後來變故突生,不能親手交給你,今日送你,也是了了我父親的一樁心愿了。」楚茵笑着說,滿眼真誠。

宋雲謙看着篤摯的楚茵,想到楚茵剛來府中時,也是一個天真爛漫的孩子,不知道是哪裡出了錯,後來竟變的孤僻偏執,今天這番話說的情真意切,讓人難以拒絕。

「如此,謝過表妹,姑姑姑父在天之靈會保佑表妹的,表妹也不要太過傷懷,尚書府就是你的家,有什麼事情要跟家人說。」宋雲謙拍拍超楚茵的肩膀說道。

楚茵沒說什麼,只是眼含熱淚的看着宋雲謙點了點頭。

此刻,楚茵突然好想自己的爸爸媽媽,不知道他們現在在做什麼。

「箏兒,你這眼睛怎麼回事?」宋雲謙看着畏光的宋雲箏關心的問道,

那會兒來,宋雲謙就覺得有些不對勁,宋雲箏背對着太陽,卻總是眯着眼睛,直到剛剛,宋雲箏眼角流出了一些淺褐色液體,他才說出來。

宋雲箏伸手一摸,放在眼前看了看,又嗅了嗅,猛地推開宋雲謙,「不要靠近我,這蟲子會傳染。」

三人面面相覷,不明所以。

「箏兒,什麼蟲子?」宋雲謙着急出聲,「我帶你去見葯老,請他給你看看。」說著,就要拉起宋雲箏的手向門裡走去。

「宋雲謙,你幹什麼?除了敬亭書院的學子,就是皇子的家人來了也不準進入。」站在門內的兩個門衛模樣打扮的人阻攔說道。

「書院是有規定,但是你看不見現在人命關天?院長責問下來我一力承擔。」宋雲謙寸步不讓。

「你承擔?你拿什麼承擔?是你們尚書府的聲譽?還是你的仕途生涯?」門衛嗤笑看着宋雲謙。

這敬亭書院是什麼地方?大胤朝最好的書院,書院最不缺的就是家門顯赫的公子小姐們,一個小小的尚書府也敢罔顧書院的門規?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