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京城街道,敲鑼打鼓,花瓣漫天飛舞,一副喜氣洋洋的景象。

相反徐家。

宅院深處,偏遠的小院子里,門窗緊閉不見天日。

姜寧破舊的被褥上,蓬頭垢面,臉色枯黃。

一隻老鼠竄過,姜寧動了動眼皮,看向自己的腿,被打斷的腿因為沒有醫治,腿骨變了形再也無法行走。

咯吱一聲,木門被推開,粗布麻衣的男子罵罵咧咧走了進來。

「真是晦氣!賠錢貨!看老子今天不打死你!」

是徐元青。

男子看到半死不活的姜寧,走過去,抬腳狠狠踹上去。

「晦氣!你姐姐與四王爺成婚,老子不過是去討杯喜酒喝,竟然在眾目睽睽之下被轟了出來!」

姜寧下意識蜷縮身體,被踹到的地方生疼,但是她沒有躲,神色木然承受徐元青的毒打。

整整遭受了兩年的毒打,她現在身上一塊好的皮肉都沒有。

「呵!老子就說,侯府當初怎麼會把千金小姐下嫁給我,原來就是看我徐元青好糊弄!媽的,真是越想越氣,你說!娶你有何用!連點銀子都要不到!」

「再弄不到銀子,你就等着替我收屍吧……你個賤人!沒用的東西!」徐元青罵著,把怒火全部撒到她身上。

姜寧渾身都在痛,但是比不上心裏的痛。

她是侯府的千金,卻淪落至此。

這些都是因為姜夢月,她太傻太天真,信了姜夢月的鬼話,直到身敗名裂,才發現陰險惡毒的真面目。

她在鄉下長大,直到十四歲那年,侯府派人來接,才知道她是京城侯府真正的千金小姐。

她初到侯府,因為鄉下出身,難免唯唯諾諾,姜夢月溫柔與她說,會把她當成親妹妹一樣照顧,她信以為真,便與姜夢月交心,有什麼話都與她說。

沒想到姜夢月蛇蠍心腸,溫柔的臉孔後是陰謀與計算,接二連三算計她,讓她出醜,在京城貴女們當中抬不起頭來。

侯府也漸漸對她感到失望,認為野路子出身的,怎麼都當不了真正的千金。

到最後,因為她名聲盡毀,無人求娶。姜家找了個剛進京的秀才,把她嫁了過去。

這個人就是徐元青,徐元青娶她是因為貪圖她的嫁妝,敗光了她帶來的所有嫁妝後,就整天對她打罵,將她關在不見天日的幽暗屋子裡,染了重病,也不給請大夫……

她拖着殘破的身體去侯府借錢,姜夢月高高在上俯瞰着她,扔給她幾兩碎銀,笑着道:「嫁給徐元青的感覺如何啊?是不是後悔?本以為嫁了秀才,結果嫁的是一個畜生,呵呵,不枉我花心思促成這段婚事。」

姜寧佝僂着身體去撿地上的碎銀,聽到這句話,身形顫了顫,抬起頭:「你,你……說什麼?」

姜夢月冷笑,「果然是蠢貨,怪不得會被我耍的團團轉!是我跟母親說徐元青此人雖家境貧寒,但誠懇有學識,嫁給他,不會苦了你。」

姜寧的腦海里轟的一聲,感到渾身冰冷,原來都是因為姜夢月。

她伸出枯瘦如柴的手,抓住姜夢月的衣角,「為何……」

姜夢月咬牙切齒,臉色扭曲,把臟手踢開狠狠踩在腳下,狠狠的踩碾,「母親的內心還是偏向你的,到最後還在為你着想……憑什麼!我才是母親親手養大的孩子,辛勤學習琴棋書畫,卻因為不是侯府真血脈,就遭受偏見!」

「姜寧,你為何要回來?為何要與我爭奪侯府嫡女的位置!要怪就怪你,可別怪我狠心!」

「啊……」姜寧發出痛苦咽唔聲。

姜夢月的臉色如同厲鬼一樣,「我馬上會成為四王妃,以後就是天上的鳳凰,而你不過是被我踩在腳底的螻蟻!」

譏諷的話語在耳邊迴響,姜夢月臉似乎還在眼前晃蕩。

姜寧的意識變得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