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姜寧一路走到了破舊的廟裡。

廟門破敗,一推就開,裏面積滿了灰塵。

此地偏遠陰森,就算趙氏發現她不見了,也不會找到這裡來。

姜寧走到偏僻角落坐下,低頭看血肉模糊的手腕,疼的倒吸一口冷氣,但是現在沒辦法醫治,只能強忍着,等着姜家人的到來。

就在這個時候——

她察覺到草叢有些許動靜,側首看去,猝不及防的與一道漆黑冰冷的目光相對。

她的心臟跳漏一拍,嚇得臉色發白,草堆中竟然藏着人!

下一刻她還沒來得及反應,一抹寒光閃過,冰冷的刀子抵在她的脖頸上。她頓時感到脊背發寒,身體僵住,不敢動彈。

姜寧看着眼前這個臉色蒼白,卻難掩俊美的男人,她認得這張臉。

前世曾在皇宮賞花宴上驚鴻一瞥過,是權傾朝野的攝政王,楚雲離。

目光從楚雲離的臉上轉到了他還在流血的肩上,姜寧微微擰眉,他為什麼會在這裡?

怎麼受如此重的傷?

只是不容她多想,雜亂的腳步聲讓她驚慌,立刻道:「看樣子你傷的很重,我知道藏身的地方,那座佛像後有個地窖,可以躲藏在那裡。」

楚雲離聞言,手中的劍微偏,卻依舊沒有離開她的脖子。

姜寧見狀,知道他這是相信了自己,小心翼翼帶着男人下了地窖。

兩人剛將地窖的門蓋上,一群人衝進了寺廟,聲音冰冷:「他受傷了,跑不遠,搜!」

姜寧立刻屏住了呼吸,內心忐忑不安,若是被發現躲藏在這裡,就連她也不能倖免。

片刻之後,嘈雜的聲音消失,寺廟恢復安靜。

姜寧鬆了一口氣,小心翼翼打開地窖門,低聲道:「公子,他們已經走了,可以出來了……」

楚雲離許久沒有聲響,好一會兒才艱難的從地窖爬出來,臉色慘白,嘴唇沒有血色,冷冷看着她。

「公子,你沒事吧?」姜寧目光明亮,盡量抬起自己的臉,讓楚雲離看個清楚。

她存了私心,楚雲離現在落魄,但在不久的將來他會名震朝野,位高權重。

現在救他,等同於讓他欠下一個恩情,等到了京城,有攝政王相助,她能更好的報仇。

所以她要讓他記住自己的這張臉。

楚雲離定定看着面前女子,半晌才冷聲問道:「你叫什麼?」

「姜寧。」姜寧一字一字回答。

「好,我記住了。」楚雲離說完,從腰間扯下一塊玉佩扔給她。

姜寧有些詫異的接過玉佩,覺得這個太過貴重,剛想要拒絕時,楚雲離已經提着劍快步離開了。

姜寧握住玉佩的手緊了緊,沉默片刻之後,轉身走到角落重新坐下,等待着姜家人的出現。

*

翌日,當一隊人馬走進村莊後,姜寧便悄悄的再次進了村,冷眼看着那一隊人馬徑直的去了趙家的門口。

此刻的趙氏頭髮凌亂,衣衫褶皺的站在門口罵罵咧咧。

走在隊伍最前面的管家,眼露嫌棄卻依舊上前:「你可是趙氏?」

趙氏一愣,心裏還在想着那小賤人竟敢殺田老爺的事情,這會兒看到貴人出現在自己面前,都沒晃過神來。

「趙氏,你的侄女在何處?」

趙氏的心裏更慌,還沒來得及開口,一個略帶緊張的聲音從一旁響起。

「您是在……找我嗎?」

姜管家順着聲音望過去,看見一清麗的女子站在人群中,肌膚白皙,精緻柔美的樣貌與夫人有六七分相似。

姜管家見了女子微微愣神。

待確認了姜寧的頸後確實有一塊紅色胎記後,姜管家激動的上前:「小姐,老奴來接您回府了!」

姜寧看到姜府的人,袖子下暗暗握緊了拳頭。

她要再一次回姜家了……

「要接我回去?」她抬起臉,作出一臉不敢置信的樣子。

姜管家點了點頭,「您是定遠侯府的真正千金,等回去之後,夫人會細細解釋給您聽的,現在請您跟我們回去吧。」

姜寧站在原地沒有動腳步,走是要走的,不過臨走前還有一筆賬要算。

她的養父母去世後,趙氏吞了養父母留下來的田地和宅子,日日夜夜讓她干苦差事,最後還用五兩銀子將她賣了,若不是她逃走,怕是早就失去了清白。

她看向趙氏,臉色漠然冰冷。

趙氏被看的心虛,不知道為何被那雙清冷的眼睛盯着,感到後背發毛。

姜管家準備把錢袋子遞給趙氏,裏面裝滿了白銀,就當是報答這些年來的養育。

「等等。」清冷聲音響起,姜寧盯着趙氏,「銀子的話不是已經收到了嗎?」

趙氏心裏一驚,「寧,寧兒……」

「你昨夜收了五兩銀子把我賣了出去,這些銀子就足以抵幾年來的撫養了吧。」

姜管家聽到後臉色陡然變冷,直直盯着趙氏,遞過去的錢袋子也收了回來。

竟敢賣掉小姐?

這種人就應該被亂棍打死,一分錢都不能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