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不遠處走過來的林氏恰好看到這一幕,姜夢月拍掉姜寧的手。

姜寧深深垂下頭,很是驚慌失措的模樣。

林氏加快腳步走了過去,擰緊眉頭,「這是怎麼了?發生了何事?」

姜寧抬起臉,看了一眼林氏,又看向地面散落的鐲子碎片,低聲道:「是我的錯,我不小心摔壞了姐姐的鐲子。」

姜夢月怒氣上頭,根本沒有注意到林氏走來,看到林氏不悅的神色,還有姜寧委屈的模樣,內心暗叫不好。

「娘……」她急忙解釋,生怕母親會覺得是她欺負妹妹,「這鐲子是娘傳給我的,如今妹妹回來了,我就準備把鐲子還給妹妹,沒想到摔碎了……」

這個時候顧不得心疼鐲子了,別叫母親誤會才是正事。

方才看到姜寧柔柔弱弱道歉的模樣,火氣就升起來,不由自主的拍掉她的手。

她該不會是故意這麼做的吧?

姜夢月看向姜寧,起了疑心。

姜寧一直低着頭,看人看不到她的臉色,「是我摔碎的,不是姐姐的錯……」

林氏聽到姜寧小心翼翼的聲音,心一下子揪緊起來,道:「不過是區區一隻鐲子而已,摔了就摔了,算不得什麼,你別怕,不用把這等小事放在心上,等來日為娘送你一匣子首飾!」

林氏感到心疼,不過是摔碎了鐲子而已,她的女兒小心翼翼的,像是做了天大的錯事。

一旁的姜夢月呆愣住。

母親竟然連問都不問,心直接偏向姜寧。

若摔碎的是普通鐲子也就算了,那可是侯府家傳給嫡女的鐲子!

姜夢月急忙道:「娘,那是祖母傳下來的鐲子,我也是緊張壞了才失態的!」

姜氏看了眼碎裂成幾塊的赤色鐲子,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寧寧不是故意的,此事怪不得她。」

姜夢月內心委屈,一股酸楚的勁兒湧上來,她自小在母親膝下長大,認為母女情深,但是沒想到親女兒一來,心就偏了。

在此之前還對她說會一視同仁,會把她當成親女兒一樣,現在看來全都是騙她的。

姜寧才是親女兒,就連侯府家傳的鐲子摔碎了,都能輕描淡寫的略過。

林氏內心思量,侯府家傳的鐲子就一隻,如今她有兩個女兒,自然不能虧待任何一個,打造一模一樣的兩隻鐲子是最好的法子。「等明日我尋個血玉,給你們兩個人打造鐲子。」

姜夢月臉色難看,死死攥緊手。

姜寧則是看着林氏,鼻頭一酸。

是她誤會母親了,前世母親沒有對她提及鐲子,並不是因為偏愛姜夢月,而是根本沒把侯府相傳的鐲子看的那麼重要。是她鑽了牛角尖,才會有了誤會。

林氏拉過姜寧的手,「寧寧,娘帶你去看看你的屋子。」

姜寧感受着母親掌心的溫暖,順從的跟着走過去。

姜夢月落在後頭,看着地上摔碎的鐲子,氣急敗壞的跺了跺腳。

她的鐲子就這麼被摔壞了!

母親的心偏向姜寧,簡直偏到了天邊!

憑什麼,就因為她不是親生的?除了不是親生的以外,她哪一點不如姜寧?

姜寧不過是從鄉下來的土包子,上不得檯面,帶出門只會丟人現眼。而她是在侯府養尊處優的千金,琴棋書畫樣樣精通,不知道要比姜寧好多少倍!

*

「過來,這裡就是你的屋子。」林氏領着姜寧進屋,姜寧抬眼望去,屋子裡布置的精緻,足以可見花了心思。

「要有不滿意的地方就跟娘說,準備的倉促,也不知道合不合你心意。」

姜寧眼眶泛紅,林氏十分期待把親生女兒接回來,短短兩日,就把屋子布置的如此好。她卻不懂母親的心思,在姜夢月的挑撥離間下,屢屢傷母親的心。

將心頭的酸楚壓下,重重點了點頭,「我很喜歡,讓娘費心了。」

「喜歡就好,喜歡就好。」林氏這才放心,看着生分的女兒,想要快些親昵起來,好把以前的虧欠全部彌補給她,但當要開口時,卻不知該說什麼好。

林氏猶豫了一會兒,捏了捏帕子,問道:「你這些年來過得如何?」

她的女兒本該在侯府無憂無慮的長大的,卻遺落在農戶,不用想,日子定然是不好過的,每當想起這件事,就心疼的不得了。

姜寧看到了林氏臉上的愧疚,心中一刺,前世她傷透母親的心,這一世她想要好好孝順母親,不讓母親擔心。

她握住了林氏的手,安撫道:「娘,過去的事已經都過去了,不必再提起,以後的日子長着呢。」

「你說得沒錯,以前的都不重要,娘會好好補償你,把這些年來虧欠的全部彌補給你……」林氏眼眶泛紅,哽咽道。

「別站着了,坐下來陪娘說說話。」林氏抹去眼角的淚水,拉着姜寧坐下,這時餘光看到姜寧袖子里白皙手腕上的燙傷。

內心頓時一驚,拉過她的手,「這是怎麼回事?怎麼傷的如此重?」

姜寧下意識想拉袖子遮掩,這是她燒斷繩子時燙傷的痕迹,沒想到被母親看見。

林氏握着姜寧的手,不讓她亂動,細細打量之下才看見姜寧手上滿是粗繭和傷痕,這哪裡是姑娘家的手。

林氏心疼的不得了,她的乖寶兒在鄉下受了苦,掌心的粗繭定然是**活才磨出來的,頓時眼淚落下,「都是娘的錯,沒能把你早早接回來!讓你受苦了……」

母親的關懷和擔心,讓姜寧鼻頭髮酸,她搖了搖頭,「娘,我沒事,都已經過去了……」

林氏心如刀剜,立刻吩咐嬤嬤,「快,快去請大夫來!」

大夫進府給姜寧診治,留了藥方,還有外抹的葯。林氏親自給姜寧塗抹藥膏,看到觸目驚心的燙傷痕迹,心如刀剜。

「娘,我沒事,已經不疼了。」姜寧道。

林氏放下藥膏,道:「你手腕受了傷,這些日子不要碰水,有什麼事情就吩咐下人,娘給你派了桂嬤嬤和幾個丫鬟。」

「我知道了,娘。」

母女二人關係融洽,氣氛溫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