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103章

翌日。

姜寧坐在銅鏡前,春蘭給梳頭髮,鏡中的女子容顏煥發,精神奕奕,她許久沒有睡過這麼好的覺了。

前世她嫁過去徐家,過的是豬狗不如的日子,最後的一段時間,被關在不見天日的黑屋裡,睡冰冷的地面,與老鼠和爬蟲同眠。

如今重生一世,能夠睡在鬆軟的床榻上,她難得睡上好覺。

「小姐,二小姐來了。」冬梅走過來,提醒道。

二小姐,指的是姜夢月。

姜夢月是假千金的事情鮮少有人知道,侯府不願意把醜事外傳,就稱兩個人都是侯府的血脈,在下人們的心裏,他們更敬重姜夢月,畢竟二小姐才是自幼在侯府長大的,而新來的小姐,聽說是在莊子里長大,粗俗鄙夷,沒有教養。

「讓她進來吧。」姜寧淡淡道。

不知道姜夢月一大早過來,又想做什麼。

姜夢月捧着貴重的盒子走進來,看到姜寧,微微一笑,做足好姐姐的姿態。

「妹妹,你經歷了舟車勞頓,昨夜有沒有休息好?一大早來打擾你清凈,是我不對。」說著,把木盒放下,盒子一看就十分貴重。

姜寧瞥了一眼木盒,收回了視線。

「怎麼會呢,姐姐快坐下來說話吧。」

姜夢月坐了下來,眉頭微皺,茶水也沒有喝,似乎有憂心事的樣子。

吞吐了許久,吊足胃口才道:「聽說昨天明瀾來過了,還鬧了一通脾氣……是我的不對,都是因為我,明瀾才會到你這裡鬧事的。」

「那玉鐲是不小心摔的,明瀾卻誤會了……是我沒解釋清楚,才會使他誤會。」

姜夢月抬起臉,一臉的愧疚,「明瀾他不是有意的,他自小與我親近,感情深厚,想要為我出頭才會這麼做的……我會好好說道他,你別生氣。」

姜寧內心平靜,喝了一口茶。

哦,原來是挖苦她來了。

姜夢月此行是想炫耀與姜明瀾感情深厚,比起她這個親姐姐,還要更好。

要是單純的她的話,昨天剛被弟弟罵了一頓,今日姜夢月還來假惺惺安慰她,心裏肯定會更加難受。

但是如今的她,心裏一點都不難受,甚至根本沒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

姜寧微微一笑,「姐姐你想多了,我怎麼會生弟弟的氣呢……弟弟年紀小不懂事,我不會與他計較的。」

姜夢月費心挖苦,被一句輕飄飄的話擋了回去。

原本想看看姜寧難受的神情的,她卻是一點都不在乎。

真是氣人!

姜夢月咬了咬牙,還得把這股怒意強行壓下去,露出微笑,「那就好,可千萬別因為我,離了你們姐弟的心……」

「不會的。」姜寧淡淡回答:「畢竟我和明瀾才是親姐弟呢,怎麼會因為一點小事離心呢。」

這句話真是殺人誅心。

姜夢月差點沒氣吐血,這個賤人竟然敢暗指她是假千金,不是侯府血脈。

姜寧看着姜夢月氣的臉色發白,內心不禁輕笑。

姜夢月扯了扯嘴角,好不容易才保持笑容,轉移話題,打開了放在桌上的木盒。「這是昨日明瀾送來的,聽說是從西域帶過來的。」

木盒放着一顆晶瑩剔透,精心雕琢的玉球,看得出來質地上乘,雕刻的紋路繁雜精緻,一看就是貴重的東西。

姜寧的目光落在玉球上,看的認真。

姜夢月笑了一聲,勾起唇角,「明瀾時常搜羅這些奇珍異物,送到我這裡來,我都說了不用費心,他偏不聽。」

「昨日是因為我沒解釋清楚,讓妹妹受委屈了,這玉球就送給妹妹,當做賠禮。」

姜夢月覺得能掰回一局,畢竟姜寧是野路子出身,哪兒見過這麼貴重的東西,只要聽見這麼貴重的,是她的親弟弟所送的,肯定會心裏難受。

一旁的桂嬤嬤不禁微皺眉頭。

經過昨天的事情,姜寧小姐本就心裏難過,二小姐此舉等同於在傷口上撒鹽。

二小姐平時善解人意,怎麼今日一點眼力見兒都沒有?

桂嬤嬤心疼擔憂起姜寧來,不由得對姜夢月有了一絲怨念。

姜寧看了玉球許久,最後搖了搖頭,「這個我不能收,我收的貴重東西太多了,不能再收了……對了,桂嬤嬤,去把昨日母親送來的匣子拿過來。」

姜夢月愣怔住。

姜寧帶着微笑,和善道:「母親送了我一匣子首飾,個個都十分精緻好看,姐姐你也來看看,有哪個中意的,我送給姐姐。」

桂嬤嬤立刻去把首飾匣子拿了過來。

木匣子一看就非常沉重,打開蓋子,裏面放着琳琅滿目的貴重首飾。

姜夢月臉色呆愣,什麼?這些都是林氏送的?把壓箱底的寶貝都給送來了,許多都是她沒見過的,有的還是宮裡賞賜的。

原本是想刺激姜寧,沒想到受刺激的人變成了她!

姜夢月身子忍不住顫抖,死死捏緊拳頭,指甲幾乎要嵌入掌心裏。

母親沒把這些首飾給她,而是全部給了姜寧!

心頭委屈,惱怒的情緒全部湧上來,讓她搖搖欲墜。

姜寧臉上帶着天真的笑容,看到姜夢月煞白的臉色,還故作擔憂問道:「姐姐,你的臉色不大好看,是哪裡不舒服嗎?」

姜夢月說不出話來,看到姜寧鮮嫩的臉,只想掐死她。

賤人!

這些原本都應該是她的,卻落到了這個賤人的手裡!

「姐姐?」姜寧又喊了一句。

姜夢月回過神來,臉色難看,「我沒事,既然這些是母親給你的,那麼你收着吧,我那裡也有許多首飾。」

姜夢月沒了繼續坐下去的心情,帶上木盒,迅速離開。

姜寧的臉色恢復平靜。

原來把人掌控於掌心,是這麼有趣的事情。

姜夢月來挖苦她,那麼她就用同樣的方式還回去,讓姜夢月也嘗嘗難受的滋味。

桂嬤嬤收起匣子,道:「小姐,方才二小姐的話,您可千萬別往心裏去,三少爺重情,會時常給府里人帶禮物呢。」

「我知道的。」

姜寧淡淡應了一聲,她才不會着姜夢月的道。

至於姜明瀾送禮物,她也不抱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