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1章(2)

供臍帶血。
這一刻,顧念如墜冰窟,整個人冷的渾身顫抖。
這一晚,顧念沒進去書房,她怕她進去了之後……在撕開所有的假象之後,她保全不了自己的孩子。
這個孩子是她的命,她絕對不允許任何人傷害他。
隔天,傅南易親自為她準備了她最愛的早餐。
以往,顧念心裏只會覺得甜蜜,現在,她卻覺得可怕,到底是城府多麼深的人,才能偽裝的這麼沒有一絲破綻。
顧念低着頭喝着牛奶,不敢抬頭泄露自己眼裡的恐懼。好在傅南易因為有早會走的急,也沒注意到她情緒的變化,只是在臨走前吻着她的額頭,悄聲說著:「真好,還有幾天就能看到我們的孩子了。」
顧念握着杯子的手一緊,悶聲「嗯」了一聲……直到傅南易走了,她才鬆了手,玻璃杯垂直而下,在大理石地板上摔得粉碎,如同她破碎的心。
保姆聞聲而來,顧念擺擺手,聲音沉沉的:「昨晚我休息的不太好,我再補會覺,誰都不要來打擾我。」
保姆見顧念的確沒什麼精氣神,忙攙扶着她進去了卧室里。
直到卧室門被關上,顧念一下子癱軟在地上,她的後背早已一片濕漉,冷汗涔涔。
剛剛傅南易的話,讓顧念立刻膽戰心驚起來。
傅南易說還有幾天就可以見到孩子了,這是不是意味着她的寶寶馬上就要被取出來了?!
不,不行,不可以,她的寶貝孩子,絕對不是為了救那個「落落」的孩子而出生的。
落落?
提到這個名字,顧念突然想起來,懷孕初期的某天晚上,她被一道響雷驚醒後沒在卧室里看到傅南易,想着他大概在辦公,就給他送了杯牛奶過去,進去的時候,他好像拿着一張照片在看,嘴裏再三呢喃的就是這個「落落」的名字。
可那時沉溺在傅南易溫柔里的她,根本就想不到她的丈夫在睹照片思人。
顧念眼角濕潤通紅,眼淚不爭氣的涌了出來,模糊了一切。
從昨晚強撐的意志終於坍塌。
淚水不停地落下,她心痛的厲害,感覺心臟被凌遲着,生不如死。
為什麼,老天爺為什麼這麼不公平?!
她以為她得到了一份人人羨慕的愛情,卻沒想到這是一場騙局,還要賠上她可憐的未出世的孩子,讓她的孩子一出生就被當做「藥引子」。
她只是想有一個幸福的家而已,為什麼就這麼難?
傅南易騙她,他根本不愛她,只是利用。
顧念哭着哭着就笑了,笑的蒼涼,笑的悲慘。
良久,顧念才停止哭泣,她擦乾淚水,眼裡閃着決絕。
傅南易有多厲害她清楚,畢竟僅靠一句話就讓地下錢莊放了父親跟弟弟,手段肯定不一般。
但再厲害,她也要從他的手裡保全住自己的孩子,拚死也要。
顧念想到那張照片,傅南易肯定還放在書房裡,她起身去了書房,幾乎將抽屜翻遍了都沒找到,最後目光落在了書房的保險柜上。
顧念試了好幾次密碼,他的生日,她的生日,都不對,最後,她試了那個女人的名字,保險柜開了。
顧念滿目悲愴,這一刻,她覺得自己真的是個笑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