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袋:「什麼都沒有你重要,而且我在家也能工作。」
語氣寵溺,與從前無二。
第二章他一向是這樣把她寵成公主的。
許鹿桐抬眸看梁牧的側臉,心裏有一股暖流滑過。
這時,才想起來問昨晚的事:「林玥怎麼樣?」
梁牧冷笑:「就是磕破了點皮,騙我過去而已。」
她不是第一次這樣了,無所不極其的吸引梁牧注意,就是篤定他狠不下心不顧別人的性命。
許鹿桐也知道梁牧去看林玥是出於憐憫,但她不想讓梁牧再去了。
「那你下次不要再去了好不好?」
這還是許鹿桐第一次這麼直接的說出來,梁牧愣了一下,看到她蒼白的臉,也明白林玥一直纏着自己,許鹿桐肯定不喜歡她。
「寶貝,你放心,我喜歡的人永遠是你。」
他溫聲細語的哄着,卻沒有直接回答她的話。
許鹿桐沒有多想,以為他這樣就是答應了。
一天過的溫馨又平常,有梁牧陪在身邊,許鹿桐的臉色也漸漸恢復正常了。
轉眼過了兩天,到了周末。
梁家和許家年初就已經敲定了結婚的日子,兩人一直在籌備婚禮的事,一起出去買東西。
商場,許鹿桐很快就察覺到身後有人跟着自己。
從她和梁牧出門開始,就有一道目光如影隨形。
猜也猜得到是誰。
她停下來看衣服時,目光狀似無意的向後瞟去,果然看到了林玥的身影。
也不是第一次了,梁牧一開始還會發火,冷着臉讓她滾。
到後來,索性連看都懶得看一眼。
就像現在,梁牧自然也早就發現了林玥就在身後,也沒往回看,只是牽着許鹿桐的手說:「當她不存在就好了。」
許鹿桐點點頭,可心裏總是膈應。
不過很快,這個跟蹤者就遇到了麻煩。
因為她形跡可疑,很快被商場巡邏的保安盯住。
兩個保安大哥把她圍住:「我看你鬼鬼祟祟的,該不是偷東西了吧?」
不少人朝她望去,林玥的臉瞬間漲紅了。
「我沒有!」
她難堪無比,說著還想跑,保安更加篤定她心虛,抓着她就要送到監控室去查監控。
梁牧皺眉看了一眼身後的動靜。
在看到林玥跟保安糾纏,不小心崴到腳後,他還是走了過去。
許鹿桐一愣,也只好跟過去。
「她跟我們一起的。」
他一看就是非富即貴,氣場也很強。
保安又象徵性問了幾句,很快就把林玥放了。
「你非要把自己折騰成這樣?」
梁牧看着林玥狼狽的模樣,突然開口。
林玥咬着唇沒有回答。
許鹿桐有些意外,好像不知什麼時候開始,梁牧在面對林玥時,那股濃烈的厭惡和反感消失了,轉而變得平和,甚至稱得上無奈。
林玥受傷了,他們倆無法置之不理,只好順路送她一起回家。
林玥坐在車子后座,像是後知後覺的感到愧疚,看着副駕上的許鹿桐:「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跟蹤你們的,我只是沒辦法不愛梁牧,我真的綁定了系統,不愛他我會死的。」
她說的真摯無比。
梁牧卻蹙眉:「別再編這種瞎話。」
一個正常人,誰會真的信綁定系統這種事。
許鹿桐沉默着沒有開口。
林玥不敢再提,只好轉移話題,看見身旁放着很多袋子,都是他們剛才買的東西。
「你們買了些什麼?」
許鹿桐也不知是覺得她吵還是煩,轉頭淡淡開口:「一些結婚用的東西,要給你看看嗎?」
果然,林玥立刻僵住了。
雖說梁牧和許鹿桐會結婚,這是眾人皆知的事,但她臉上還是閃過驚訝和難過。
這時,梁牧突然斥了一句:「林玥,安靜坐着,別問那麼多。」
聽上去是讓她不要再聒噪。
可許鹿桐卻莫名覺得,他似乎是不想讓林玥看那些結婚用品。
畢竟那些東西,愛了他九年的林玥看了,一定很難過。
第三章林玥下車後,許鹿桐突然開口:「你現在,還是跟以前一樣討厭她嗎?」
梁牧操控着方向盤,神色並沒有什麼變化,「怎麼這麼問?」
許鹿桐輕聲道:「只是覺得,你好像對她有點不一樣了。」
梁牧稍怔,看向許鹿桐:「我只是不想再因為她生氣,不值得。」
這話也沒說錯,他們將來還有那麼長的日子要過,要是總為林玥費神,未免浪費時間。
許鹿桐點點頭,沒再說話。
梁牧又溫柔道:「你最近一定是太忙了,都開始瞎想了。」
「老周說過段時間給我們辦一個婚前派對,你正好休息休息。」
老周是他們一個圈子裡的朋友。
許鹿桐淺淺一笑,也覺得自己應該是想多了,「好。」
派對如期而至。
他們定了一個超大的包廂,來了不少兩人的朋友和老同學。
梁牧和許鹿桐過來的時候,一群人對着他們歡呼。
「主角來了!」
「我們一中金童玉女就是般配,今天必須不醉不歸!」
許鹿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躲到了梁牧身後。
梁牧也護着她:「行了,別鬧她,桐桐不喝酒。」
朋友們都習慣他對許鹿桐的三百六十度無死角呵護。
但還是忍不住調侃:「阿牧,這麼多年了,你怎麼還被許鹿桐吃的這麼死。」
有人接話:「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們梁大男神那是出了名的為了真愛甘當戀愛腦。」
包廂里熱熱鬧鬧,雖然是打趣,但大家也真心羨慕梁牧和許鹿桐這麼多年的感情。
許鹿桐也被勾起了很多過去的回憶。
在她的青春里,梁牧三個字是最濃墨重彩的存在。
他會連續一個月課間偷偷溜進播音室,把學校要放的老歌換成她最愛聽的歌;他會在山裡捉整整一晚的螢火蟲,只為了給她一場近在眼前的星空;他會為了滿足她想見他的心愿,熬夜坐十幾個小時的車從另一個城市趕過來……他們愛的轟轟烈烈,無人不知。
如今,終於要等到一個好結局了。
許鹿桐雙眼忽然都有些發酸。
這時,又有人提起了林玥。
「說起來,真沒見過林玥這麼奇葩的女人。」
「就是,狗皮膏似的,趕都趕不走。」
「還好是遇到阿牧,這麼多年也沒動搖過。」
剛說著,包廂門就被推開,服務生進來送酒。
眾人定睛一看,真是說什麼來什麼。
進來送酒的人竟然就是林玥。
林玥家庭條件不好,大學畢業後留在陽城又沒什麼資源,日日忙着糾纏梁牧,自然也沒空發展事業,就只是靠當服務員度日。
一看見她,大家先是驚訝,接着戲謔的笑了兩聲。
「林玥,今兒是阿牧和許鹿桐的婚前派對,你不給他們敬杯酒?」
有個公子哥弔兒郎當的開口。
林玥身形一顫,眼睛肉眼可見的紅了。
包廂里充斥着對她的嘲笑。
梁牧始終面無波瀾,沒有說話,但許鹿桐看到他的眼眸很暗很暗。
她敏銳的察覺他有些不高興。
接着,還是許鹿桐替林玥解了圍:「你先出去吧。」
林玥走後,包廂里也沒人再提起她,省的梁牧和許鹿桐不高興。
派對過半,許鹿桐大概是中午沒吃飯,突然胃疼了起來。
梁牧立刻要送她回去。
兩人剛走大大廳,正好又看見林玥畏畏縮縮正在推開一個喝醉酒的客人。
「這種地方的服務員,你裝什麼清高?」
「你放開我!
梁牧,梁牧!
救救我!」
林玥眼尖的看到了他們,立刻衝過來抓住了梁牧的手。
那個流氓客人也隨之跟上。
梁牧甩開她的手,但還是停下腳步擋在了林玥身前。
許鹿桐抬眸看了他一眼。
林玥一直在發抖,害怕的躲在梁牧身後。
喝醉酒的男人罵道:「媽的,別多管閑事。」
說著就要去拉林玥,梁牧冷冷拽住他,幾人糾纏之際,那個流氓竟然竟然直接抄起旁邊的酒瓶就要砸過來。
許鹿桐剛要衝過去,林玥卻直接擋了過來。
砰!
酒瓶碎裂,而林玥頭上不斷的流出鮮血。
梁牧眼神一變,猛地一腳把那流氓踢到幾米外。
緊接着,他抱起林玥,甚至忽略了身後的許鹿桐,立刻朝外面跑去。
許鹿桐呆在原地看着他匆忙的背影,心口彷彿被什麼堵住。
很快,胃裡翻湧的疼痛被另一股劇烈的疼痛取代。
那痛感以迅雷之速蔓延在全身,許鹿桐渾身冰冷,痛的渾身發顫!
這時,一道聲音跳出來,在她耳邊響起。
目標人物消失,陪伴值-1,系統懲罰已開始,請宿主加快完成攻略任務,失敗將被抹殺。
第四章梁牧不會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