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這聲音……是季芸!
許鹿桐只覺季芸是她的剋星,到哪兒都能遇上她。
季芸也是意外,她原本只是打聽到唐母住在這兒附近,沒想到走了不到五分鐘就看見了獨自一人的許鹿桐。
真是上天都在幫她,給她這個機會。
「你,你又來……干什,么?」許鹿桐感覺到季芸在一步步接近自己,如同一個惡魔一般。
季芸餘光一瞥,周圍沒有人,一手搭在許鹿桐的肩上,故意的用力捏着,但看到許鹿桐並未一絲反應,隨即諷笑着:「你說在你身上捅一刀,你會不會就因為失血過多死了,關鍵你還沒有什麼感覺,早知道這樣還去什麼瑞士?」
許鹿桐咬着牙,恨恨的眼神卻無半分作用。
「別瞪了,再瞪也是個瞎子。」季芸又一次譏諷着。
「你……」許鹿桐恨不得現在站起來就給她一巴掌,若不是她栽贓陷害,爸也不會死在獄裏,姐姐更不會……
「你,你嫁禍,我爸……挪用,公款,害他……」許鹿桐情緒憤怒而激動,說話也更加的費力:「你會,有……報應的。」
「依譁報應?」季芸狂妄的笑了起來,兇狠的眼神死死的定在許鹿桐身上:「那也是等你死了以後的事了。上次你命大,沒把你撞死,這次可不這麼好運了。」
「你……」許鹿桐心中的恐懼感不斷的翻倍增長,也期盼着唐璉快點回來。
季芸站在她面前,背後就是一個斜坡,她瞄了眼,隨後又看向許鹿桐,繼續刺激着:「說道報應,你也沒資格說。」
「……」
「你忘了梟寒的眼睛了嗎?還有硬生生從周依依手中把他搶走。最重要的……」季芸躬下身,湊到許鹿桐面前,聲音輕而凌厲:「你又有什麼資格說我嫁禍你爸?你拿着的那五百萬,也算是用唐榮的命換來的噢!」
許鹿桐眼神一顫,頓覺大腦的思緒如同火山一般爆發。
「拿着你爸用命換來的錢吃喝拉撒,還治療你這遲早都會死的病,你有什麼可指責別人的?」季芸一手抓着許鹿桐的長髮,一手撐着輪椅椅背,極盡嘲諷:「你活着,不過是拖累你的親人而已。你讓你年過半百的媽伺候這麼廢物的你,還好意思認為自己是為了你媽着想嗎?你只是個又自私又廢物的瞎子而已。」
季芸的一番話將許鹿桐說的有些崩潰,她已經開始質疑自己活下來到底是為了媽還是她自己。
可她已經付出了太多,為什麼季芸還是不放過她?
許鹿桐泛白的嘴唇顫抖着:「你,你到底……要干,什麼?」
季芸勾唇狡猾一笑,湊到許鹿桐耳邊,用輕飄飄的語氣道:「要,你死。」
「!」
猛然間,季芸繞到許鹿桐的身後,用力將輪椅往上一抬。
許鹿桐整個人如同一片葉子飄了出去,直接往下面的斜坡摔了下去。
千鈞一髮之際,唐璉飛撲過來,將許鹿桐護在懷內,而他直直的摔在堅硬的地磚上。
「呃啊……」唐璉痛苦**一聲,只覺得後腦勺有什麼黏黏的東西流了出去。
上門女婿唐,唐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