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第10章(2)

p>

爸爸媽媽知道她胸無大志,從來不為難她,給她存了很多錢,足夠她一輩子揮霍無度了。

她從小就不會處理事情,遇到困難了,也只會找身邊人求助。

她也看清自己的心了,她確實喜歡過江沉。

江沉的生日,江沉的喜好,江沉的溫柔,江沉的保護……

江沉身份尊貴無比,京城赫赫有名的太子爺,矜貴清冷。

外界傳聞江沉心狠手辣,做事向來無所顧忌,唯獨對她,永遠溫柔耐心。

優秀尊貴的人給予的獨一份偏愛,讓她很難不動心。

她早就喜歡上他了。

只是現在,這個認知讓許念感到噁心。

她竟然喜歡江沉這種虛偽掌控欲極強的瘋子。

許念覺得自己當初眼瞎,沒有早點看出江沉的真面目。

她必須逃走,她不可能被人當成玩物關一輩子。

她想去感受很多生活,她不想被人囚禁一生。

她現在什麼也沒有,終日活在江沉的監視下,她的精神已經變得相當脆弱。

更可悲的是,她聯繫不上任何人。

她不是沒有想過說服醫生,可醫生是江家的老人,對江沉言聽計從。

而且醫生有妻子孩子,怎麼可能會為她冒險。

她唯一逃出去的方法就是假裝愛上江沉,等到他放鬆警惕時,再用他的電話報警。

別墅位置太偏僻了,她又是路痴,沒人指路,她走幾步都會把自己繞暈。

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讓江沉相信,她真的很依賴他。

沒關係的許念,再忍忍這段時間,都會過去了,爸爸媽媽還有雨薇姐,他們都在等你回家。

幾個月不行就一年,一年不行就三年,總會有辦法出去的。

江沉總會有疏忽的時候,只有她能抓住機會,就一定能逃離這裡。

江沉晚上回來的時候,一定不能讓他看出破綻,一定要表現出真誠的喜歡和愛。

許念十分心力交瘁,她真的快崩潰了,在別墅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像是在行刑,江沉就是手拿利刃的劊子手。

心口一時悲痛,許念忍不住發出壓抑的嗚咽聲,她極力忍耐,死死的捂住嘴巴,她害怕江沉聽到她的哭聲,對她起疑心。

意識逐漸模糊,加上長時間緊繃的精神找到了慰藉的方法,許念提着的心難得放鬆,迷迷糊糊間睡了過去。

睡夢中,爸爸媽媽歷經千幸萬苦終於找到她,她們一家人抱在一起痛哭。

她和爸爸媽媽團聚了。

而江沉,因為囚禁威脅等一系列犯罪,失去了**的總裁身份,千夫所指中鋃鐺入獄。

許念在夢裡開心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