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江沉許念小說 第2章_寧瑞小說
◈ 第1章

第2章

許念被人囚禁了。

囚禁她的人,是她最信賴的大哥哥——江沉。

卧室的桌上擺了一杯涼透的牛奶,滿滿當當的,顯然沒人動過。

「念念又不聽話了。」

江沉漫不經心俯下身來,微涼的指腹的挑起眼前之人精緻的下巴,漆黑的眸底儘是漠然。

下頜傳出的涼意把許念嚇的面色蒼白,她哆哆嗦嗦的往後退,琉璃般的眸子滿是驚恐,淚水大滴大滴的從慘白的面頰上落下。

「江、江沉,求求你放過我吧,我想回家,你已經關了我一個月了,我父母肯定很着急,求求你,放我回去吧。」

江沉饒有興趣的看着她卑微乞求的模樣,淡聲道:「知道錯了?」

許念被他折磨怕了,連忙哭着點頭:「我知道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

江沉玩味的審視她害怕的模樣,笑道:「哪錯了?」

許念壓根就不知道自己有什麼錯誤的地方,一月前,江沉莫名其妙的將她擄走,沒收她的手機,把她關在別墅整整一個月。

見許念不說話,江沉加重了語氣,冷淡道:「哪錯了?」

許念驟然噤聲,渾身止不住的顫抖。

江沉具有威脅的語氣一點一點的擊潰她脆弱的心理防線。

許念幾乎要崩潰了,她已經失聯一個月了,父母肯定很焦急。

她開始還會對江沉發脾氣,怒聲罵他神經病。

希望他及時醒悟,快點放她回去。

可是眼前的男人不是從小疼愛她的江沉大哥哥,不會聽她的話,對她無限寵溺。

再三反抗的結果是,他近乎殘暴的佔有了她。

從那之後,只要稍有不慎,就又是一頓懲罰。

許念被他折磨的精神高度緊張,情緒也越來越來崩潰。

許念好久不說話,兩人就這樣僵持了許久。

江沉不耐的道:「別讓我問第三遍,哪錯了?」

許念終於忍不住了,她抓住枕頭一股腦的扔向江沉。

「江沉你這個瘋子!神經病!你這是犯法的你知道嗎?!」

江沉接過枕頭,隨手扔在地上。

他不屑的輕笑一聲,嘴角揚起一抹殘忍的弧度。

「念念,你知道嗎,你父母已經對外宣布你的死亡,你現在無處可去,無人可依,你只有我了,我的寶貝念念。」

許念聽到這句話時,心裏頭猛地一陣絞痛。

她雙眸通紅,聲嘶力竭的怒吼道:「憑什麼?!你這個神經病!你憑什麼這麼做?!」

江沉無視她的絕望,單手鬆了松領帶,繼續開口道:「宋氏集團於今日宣布破產,宋家小少爺宋敘軒於春華路發生車禍,意外身亡……」

許念一愣,有些反應不過來。

宋敘軒死了?

怎麼可能!

或許是許念難以置信的表情取悅了江沉,江沉輕笑了一聲,又念了一遍。

許念的小臉瞬間血色全無,蒼白的近乎絕望。

「是、是你做的?」

江沉好整以暇的看着她慘白的小臉,心情極好的伸手捏了捏。

「是。」

「Surprise,我的念念寶貝。」

許念完全接受不了江沉對她前後巨大的態度變化,也接受不了宋敘軒因為自己死亡的事實。

她喃喃自語道:「那是條活生生的人命,他跟你無冤無仇,你憑什麼要殺了他,你是瘋子,你是瘋子……」

江沉狠狠捏了她的臉頰,淡淡道:「他不該來招惹你。」

許念的臉上多了一抹青紫的痕迹,她好像沒有感覺一樣,無措的把身體蜷縮成一團。

許念有氣無力的開口,聲音十分沙啞:「我說了我不喜歡宋敘軒,我明明說過了……我都說過了,為什麼還要這麼做。」

江沉輕嗤一聲:「我不止一次跟你說過,不要和異性走的太近,你怎麼就是不聽呢。」

「念念,這是你不聽話的懲罰,記住這個教訓。」

小姑娘越大越不聽話,小時候黏糊糊的跟在他身後,吵嚷着要當他媳婦。

長大了,就敢喜歡上其他人,還學會刻意和他保持距離。

他一手養大的小姑娘,怎麼能讓其他人染指。

小姑娘既然不乖,那他有成千上萬種方法讓她乖乖聽話。

「我一向說一不二,念念不聽我的話,就該承擔相應的後果。」

許念痛苦的用雙手捂住耳朵,淚水從眼角無情的落下,打**大片的枕頭。

她害死了宋敘軒。

她害死了她的好朋友。

……

一月前,高考結束不久,許念和周雨薇、宋敘軒約好去國外旅遊,好好放鬆一下。

周雨薇是她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姐妹,兩人感情十分好,看着像一對親姐妹一樣。

宋敘軒是周雨薇的竹馬,也是她的男朋友。

說起來,兩人能那麼快的修成正果,許念功不可沒。

周雨薇和宋敘軒相互喜歡很久了,不過兩人都沒張嘴。

每天暗戳戳的偷看對方,互相關心照顧對方,互相贈送情人節禮物,但就是不挑明關係。

後面,許念實在看不下去了。

她知道周雨薇臉皮薄,所以就把宋敘軒灌醉了。

然後故作遺憾的告訴他,周雨薇有喜歡的人了。

許念沒有說周雨薇具體喜歡誰,只是用十分可惜的眼神看着宋敘軒。

還惆悵的嘆了好幾口氣。

宋敘軒這個愣頭青,一聽就急了,藉著酒勁對着周雨薇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說著喜歡。

一米八幾的大男人哭的稀里嘩啦的,把珍藏在心中多年的喜歡一股腦說出來了。

周雨薇聽的小臉通紅,羞憤欲死。

然後支支吾吾的表示,我也喜歡你。

隔天,兩人就別彆扭扭的在一起了。

兩人為了感謝許念這個紅娘,特意邀請她去外國遊玩。

周雨薇性子軟,脾氣也好,許念活波開朗,宋敘軒陽光向上,三人的關係一直很好。

變故發生那天,宋敘軒一路小跑來許家,面上微紅的跟許念講話,並且送了一條昂貴的項鏈給許念。

「許念畢業快樂,這是薇薇送你的畢業禮物,薇薇她昨晚着涼生病了,就拜託我來送給你了。」

「哎,她還生怕我在路上磨蹭,叫我一路跑着來,真不知道誰才是她的正牌男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