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江沉許念小說 第4章_寧瑞小說
◈ 第3章

第4章

許念渾身無力,四肢全是酸澀和疼痛,江沉讓她罰站,她連起身的力氣都沒有。

江沉不輕不重的捏着她的下巴,強迫她仰頭對上他的視線。

大手不容置喙的扶正她的站姿,眸底划過一絲隱晦的陰鷙。

「站好了。」

許念無力的站在牆角,頭昏腦脹加上手腳酸痛,她太難受了,忍不把身體住靠在牆上。

「站好了。」江沉再次淡聲提醒道。

許念把背靠在牆上,強撐着身體,直直對上江沉玩味的視線。

許念額頭上冒出冷汗,她咬着牙怒聲道:「你以為你是誰,你有什麼資格命令我。」

江沉輕笑了聲,高大的身軀慢慢靠近許念,俊朗的眉眼散去陰暗,儘是寵溺。

小姑娘還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處境呢。

「還敢頂嘴,念念真是被我寵壞了。」

「我的念念寶貝,從現在起你要學會聽話。」

說話,不待許念反應,江沉一把將許念扛在肩上,不顧許念痛苦的反抗,單手推開浴室的門,毫不留情的將她扔進浴缸。

……

許念後悔了,她不該跟江沉頂嘴,江沉真的不會心軟,她差點要被他折磨死了。

渾身都疼,真的太疼了。

事後,許念發起了高燒,意識迷迷糊糊間她揪住了江沉的袖子不放手。

江沉的大手落在女孩的紋身上,眼底滿是柔情,心情極好的叫了家庭醫生來給她輸液開藥。

家庭醫生糾結了好久,才小心翼翼的說:「少爺節制一點,夫人身體嬌弱……」

夫人,這個稱呼取悅了江沉,他點了點頭,又問了一些注意事項,才揮手讓滿頭冷汗的醫生下去。

高燒讓許念意識不清,她腦海一片混沌,無措的拉着江沉的大手,難受的胡亂蹬着被子。

「江沉……哥哥,難受……」

女孩柔軟的嗓音像小貓爪子在他心底輕輕的撓了一下,下意識的依賴更是讓江沉眉眼舒展。

江沉眼底滿是柔情,俯身吻了吻女孩滾燙的面頰。

小姑娘小時候身體不好,又愛往江家跑,有時生病了就軟軟的蜷縮在他懷裡,哭的眼睛鼻子紅通通的。

「江沉哥哥難受嗚嗚嗚嗚難受……」

小時候的念念,對他毫無保留的信任和喜歡,長大之後,有了女孩的心思,有意無意的開始保持距離。

江沉怎麼會讓她如願,許念註定是她的掌中之物,這輩子都只能乖順的待在他身邊。

小姑娘嘛,被寵壞了而已,性子難免倔。

他有大把的時間去糾正她,讓她聽話,乖巧。

許念痛苦的覆蓋在被子之下,洶湧的淚水打**枕頭。

腦海中滿是周雨薇和宋敘軒嬉戲打鬧的模樣,她在一旁嫌棄的不行,心底卻全是祝福。

可是宋敘軒死了……

許念已經哭不出聲音來了,過了好半天,才再次開口道:「江沉,你真的殺了宋敘軒嗎?」

江沉捋一捋許念額角的碎發,目光觸及到若隱若現的紋身時,眼神一暗,大手扣緊了她的後腦勺,霸道強勢的吻奪走了她全部的呼吸。

許念學不會換氣,呼吸不過來的時候就胡亂咬着江沉。

江沉起身,隨手擦了擦唇角的血跡,掃了一眼手背上的紅色痕迹,指腹摩挲着許念紅腫的唇角。

「沒殺,送出國去了。」

許念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眼底湧現出點點星光。

「真、真的嗎?」

江沉單手挑起她的一縷頭髮,笑的危險道:「聽到宋敘軒沒死,念念這麼高興?」

許念連忙收斂了臉上的欣喜,縮回被子里,露出毛絨絨的小腦袋。

許念怕江沉再次對宋敘軒下毒手,悶聲悶氣道:「我真的不喜歡他,只是把他當做普通朋友,他是雨薇姐的男朋友,所以我兩關係才好些。」

江沉被她着急解釋的樣子可愛到了,大手一伸,將人摁在懷裡。

「念念,抬頭看着我的眼睛。」

江沉身上的味道鑽進許念鼻子里,她有一瞬間的愣神。

曾經,江沉是她最依賴的人,是對她無條件寵溺的大哥哥。

變了,都變了,從江沉設計囚禁她開始,一切再也回不去了。

她下意識的抬頭看着江沉,眼眸起了一層水霧。

「江沉,可不可以讓我回家看看爸爸媽媽,我真的好想他們,我好想回家。」

江沉把玩着她精緻小巧的下巴,低聲道:「念念寶貝已經死了,如果念念再回去,那江沉哥哥怎麼辦?」

「念念知道的,江沉哥哥最愛寶貝了,寶貝如果回去了,江沉哥哥會瘋的。」

「念念,如果不想一輩子待在水晶棺里,就乖乖聽我的話,我有一百種方式讓你臣服於我,你知道的,江沉哥哥一向心狠手辣,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許念渾身開始顫抖,一個月以來的焦急等待和無盡的折磨已經讓她幾近崩潰。

「我遠遠的看一眼,就一眼,江沉求求你了嗚嗚嗚嗚……」

江沉用力推開她的眼淚,瓷白的臉頰上按出一道道紅痕。

冷漠無情道:「你已經死了,以後就乖乖待在我身邊。」

許念想從江沉懷裡起身,卻又被腰間的大手緊緊禁錮,大手一壓,她疼的跌回江沉懷裡。

「我不喜歡你,江沉你為什麼要強迫我,我一點都不喜歡你,你已經關了我一個月了,你放我走,我可以不報警,真的,你相信我,我真的不報警,我可以當作什麼都沒發生過,求求你放我回家。」

江沉淡淡的看着她哭的悲痛,指腹再次壓到她的紋身上。

「閉嘴。」冷漠的聲音不帶一絲感情。

許念止了哭聲,肩膀的疼痛讓她小臉慘白。

江沉摸索着她的白嫩青紫的脖頸,沉着聲音道:「我耐心不好,不會再重複第二遍,我說了就好好給我聽着。第一,許念你已經死了,這是大家公認的事實,別再有回去的任何想法;第二,沒有我的允許你哪裡都不能去,包括離開卧室;第三,別想着逃跑,再有下一次,我會廢了你的雙腿。」

「許念,你應該了解我,我不是什麼大好人,你這輩子都只能是我的,從裡到外,從身到心,都只能是我的。」

「折磨人的手段有很多種,你如果不聽話,我會選擇馴化你,你不小了,知道馴化是什麼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