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江沉許念小說 第6章_寧瑞小說
◈ 第5章

第6章

江沉透過監控見小姑娘哭的上氣不接下氣,淡漠冷峻的眼神里閃過一絲笑意。

哭了,就是害怕了。

害怕了,才會乖。

今晚給小姑娘買個小蛋糕吧,當作終生囚禁她的小小賠禮。

他記得清楚,小姑娘最喜歡吃甜膩的甜品之類。

他可真是迫不及待想要回家欣賞小姑娘驚慌失措又不得不靠近他的樣子。

夜晚,江沉回到別墅的時候,許念已經餓的不行了,她的胃微微刺痛,她捂住肚子蜷縮在床上,小臉慘白。

這裡除了她根本沒有其他人,江沉不回家,她連卧室都離開不了。

就比如現在,她餓的都想把枕頭啃了,江沉還沒回來。

她從小就是嬌生慣養的小公主,自從被江沉囚禁後,連吃食都要自己去討要。

許念心底開始滋生恨意。

胃裡一陣痙攣,開始抽搐泛疼,她難受的蜷縮在一起。

江沉推門進來的時候,就看到了許念如同蝦米一樣彎着腰,小手緊緊捂住肚子。

「念念?」

許念心裏又恨又委屈,明明是江沉囚禁她,才讓她不能吃東西,引發胃痛。

可是他像往常一樣帶着關切的語氣叫他名字的時候,她還是忍不住委屈。

「肚子……疼。」

江沉把小蛋糕放在桌上,轉身下樓去了廚房,不一會,就像變魔術一樣變出一碗熱氣騰騰的小米粥。

「念念,張嘴。」

許念抗拒江沉的接觸,但是現在不是逞能的時候。

胃裡疼的像火燒一樣,她毫無客氣的張開嘴,面無表情的嚼了幾下就咽下去了。

一勺接一勺,很快一碗粥見底,許念也恢復了些精神。

「念念真乖,今天有沒有想我。」

許念嗤笑了一聲,剛想開口諷刺,又想到江沉花樣百出的折磨手段,嘴邊的話又硬生生咽了下去。

見許念沉默,江沉也不惱怒,指了指桌子上的小蛋糕。

「寶貝最愛吃的小蛋糕,開心嗎?」

許念不想惹怒他,卻還是忍不住開口反諷。

「我為什麼要開心,如果不是你囚禁我,我想吃多少份小蛋糕都可以,你又在這裡裝什麼救世主,假惺惺的施捨有意思嗎?」

見許念冷嘲熱諷,江沉收斂了眉眼間的心疼和溫柔,眼底划過一絲不悅,大力將她拽進懷裡。

許念心下想着大不了魚死網破,張嘴死死咬住他的手腕。

江沉一動不動的任她咬着,鮮血的濃郁的鐵鏽味充斥口腔里,許念牙齒都泛酸了,才痛快的鬆口。

江沉捏了捏她的脖頸,力道十足,見她疼的往後縮,才將就衣角擦乾手腕的血跡。

「撒氣了?」

許念仰起頭看他,漂亮的眼睛裏全是嘲諷。

「來啊,折磨我啊,你不是最會強迫人嗎?除了用下半身思考,你還會做什麼?」

江沉微微皺了皺眉,反問道:「你不喜歡嗎?我看你每次都十分享受。」

許念:「……」

許念歪頭笑了下,猛地站起身來,一把抓過桌上香甜可口的小蛋糕,狠狠的砸在江沉頭上。

見平日矜貴無比的男人滿是狼狽,許念心裏才有了痛快。

反正不管她怎麼做,都逃脫不了被掌控的命運,為什麼不能以恥還恥。

江沉給她的痛苦和恥辱,她為什麼要逆來順受。

她心裏不痛快了,為什麼要讓罪魁禍首得意。

但是很快,許念就囂張不起來了。

高大英俊眉眼低沉的男人隨手脫下外套,找了快帕子擦拭着臉頰上的奶油。

無奈又興奮道:「念念,這次過分了。」

還沒等許念反應過來,江沉就彎腰解開她腳鏈,一把將她反手背扣,禁錮似的抱在懷裡,一腳踹開卧室的門。

等到江沉走到黑暗的地下室時,許念才驚恐的開始掙扎。

「不、不要,我不要在這裡,江沉你打我罵我都行,不要把我關在這裡。」

江沉淡淡笑了,「我說過不要忤逆我,怎麼就是不聽。」

「乖一點我的寶貝,在這裡反思安靜一晚上。」

別墅的地下室里有一個巨大的銀色的鳥籠,那是江沉特意為她打造的。

江沉溫柔的把她推進去,慌亂中,許念死死揪住他的衣角,語氣帶着哭腔。

「不要關我,我真的知道錯了,求求你放我出去,我怕黑,求求你了。」

江沉頓一會,無情的抽回袖子,大步流星的離開。

犯錯了就該受罰。

四周是無邊的黑暗,安靜的只剩下許念的呼吸聲。

許念蜷縮成一團躲在鳥籠的角落裡,渾身劇烈顫抖。

鳥籠很大,精緻華麗,卻沒有能遮擋寒風的地方。

許念又冷又怕,極度恐懼中,她在黑暗中看到一張帶血的面目全非的臉。

她驚恐的瞪大雙眼,撕心裂肺的開始尖叫。

「啊!滾開啊!!!」

尖叫聲卻引起了更令人顫慄的恐懼,許念死死的揪住頭髮,喉嚨因劇烈嘶吼而沙啞刺痛。

「啊!!!」

江沉聽到了女孩極度的恐懼尖叫聲,他腳步一頓,無奈的揉了揉眉心。

小姑娘氣性太大了,該吃點苦頭了。

受點教訓也好,以後會乖順些。

在她看不到的角落裡,許念幾度精神崩潰,她發了瘋似的慘叫,心底的恐懼讓她用指甲死死的扣住自己。

慘叫聲持續到清晨,許念的嗓音異常刺痛,泛着腥甜。

總算有光,許念絕望的縮在角落裡,努力向有光的地方靠近。

等到江沉再次打開地下室的大門時,許念還在顫抖的捂住耳朵,見到有人進來了,開始崩潰大哭。

江沉解開了鳥籠的鎖。

許念不管不顧的爬出來,「撲通」跪在江沉腳邊。

「對不起江沉哥哥,我錯了,求求你帶我出去吧,求求你了江沉哥哥。」

江沉微微擰眉,女孩磕頭用了十足的力氣,抬起頭時額頭上竟然滲出了血絲,還有聲音已經微弱沙啞的聽不出來了。

許念還在繼續認錯,手指用力的拽住他的褲角,嘶聲道歉:「江沉哥哥,念念聽話,念念以後都聽話,求求你了,帶念念離開吧。」

江沉一把提起許念,許念神情恍惚,眼底滿是極端的恐懼和害怕。

她一對上江沉的視線就忍不住顫慄,渾身緊繃之後擠出一個十分僵硬的笑容來。

「江沉哥哥,念念很乖的,帶念念離開吧。」

許念的身體和嗓音一樣,都在劇烈的顫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