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江沉許念小說 第8章_寧瑞小說
◈ 第7章

第8章

「去查,許家小姐許念曾經發生過什麼事情,讓她患上幽閉恐懼症。」

江沉掛了電話,雙手撐在陽台上,眉眼滿是陰鬱和不耐煩。

現在許念聽話了,也乖,但是這不是他想要的。

他想要的是,許念愛他,心甘情願為他留下。

他想要許念發自內心的眷戀和心動,像戀人一樣親近他,會撒嬌,會生氣,絕對不是現在一副如履薄冰,刻意討好他的樣子。

他以前模糊記得,許家父母曾經說過許念怕黑,也恐懼待在密閉空間。

他聽了也沒放在心上,認為這只是一件很普通的事,嬌滴滴的小姑娘膽子小,怕黑很正常。

昨夜,許念已經開口求他了,他當時就應該看出異樣,帶她離開。

她脾氣倔,除非是真的極度恐懼,不然也不會像昨夜那種失態。

江沉眼底滿是狠厲,他親自養大的小姑娘,竟然在他眼皮子底下有了嚴重的精神病。

手機屏幕突然亮起,響起「叮咚」一聲消息提示音。

江沉揉了揉額角,伸手點開了屬下發來的那份資料。

許家父母小時候忙於生意,長期不在家,就把年幼無知的許念交給保姆帶,許念從小頑皮不聽話,許家保姆為了裝出許念被她照顧的乖巧樣,就暗裡剋扣她的食物,把她關在雜物間作為不聽話的懲罰,並且各種威脅懵懂害怕的許念不能告訴許家父母。

直到許念上小學後,才被許家父母發現自己高薪酬請來的保姆竟然虐待自己的寶貝女兒,當即把保姆告上法庭。

許家父母對許念有愧,就慢慢把工作重心移到京城,一直陪在她身邊。

江沉眉眼儘是暴戾,文件上所標註的時間他剛好忙於家族生意,常年不回京城。

那時候的小姑娘除了瘦點,變得不愛說話,其他跟往常也沒什麼不同,他以為小姑娘可能是想父母了,就給她買了一堆零食玩具哄她開心,完全沒注意到小姑娘黯淡的眼神。

江沉又往下翻開,屬下做事精細,當年照顧許念的保姆的身份底細查的一清二楚。

當他看到一條標紅的信息時,眼底划過一絲笑意,陰寒的讓人發怵。

念念吶,受了欺負就該千倍百倍的報復回來。

心慈手軟只會助長敵人的囂張氣焰。

然後又撥通了一個號碼。

「K,幫我廢掉一個人,王福,許家保姆張文慧的兒子,隨你怎麼玩,前提是不能讓他輕易死了,你會的讓他都試一遍,全部過程讓他母親在一邊親眼看着。」

「ok,沉,五百萬。」

「嗯。」

江沉摁滅了電話,狠狠皺着眉,心中聚集起一股濃郁的殺意和戾氣。

正當江沉煩躁不堪時,身後忽地傳出一聲小小的聲音。

壓低的嗓音莫名的柔軟,「江沉哥哥……」

江沉回頭,許念清澈剔透的眼裡滿是淚水,赤腳踩在冰涼地板上,雙手緊緊揪着睡衣,儼然一副做噩夢驚醒的樣子。

他一時沒忍住低罵一聲,大步上前把許念抱起,眼底的煞氣還沒有完全褪去,語氣也帶着幾分兇狠。

「什麼事?下次記得穿鞋子。」

許念搖了搖頭,畏懼又小心的揪住他的領帶,「江沉哥哥你能不能一直陪着我,只要你一離開,房間里就冒出很多人開始吵架,我叫頭疼,讓他們別吵了,他們就會上來打我,我很害怕。」

「江沉哥哥,你能不能不要離開念念。」

許念說完話,一臉緊張的望着江沉,生怕江沉不同意,她又湊上前去,聲音顫抖道:「江、江沉哥哥只要不走,讓念念做什麼都行。」

江沉靜默的看着懷中人惶恐不安的樣子,心裏莫名揪了一下。

整座別墅都是監控,包括房間里的各個角落。

許念口中吵架的人根本不存在,所有的一切都是許念的臆想。

江沉摟緊了許念單薄的身體,不知不覺中,小姑娘已經瘦的只剩骨頭了,臉上的軟肉也不見了。

小心的把她抱回房間,江沉溫柔的給她蓋好被子,滿眼寵溺的吻了吻她的眉心。

「念念不怕,江沉哥哥會一直在。」

許念突然掀開被子,從抽屜里拿出一根平日用來綁她的紅繩,固執的把兩個人的手腕系了個死結。

然後磕磕絆絆的開口解釋,濕漉漉的大眼睛滿是乞求的看着他。

「江沉哥哥不要生氣,念念真的很怕,哥哥等念念睡着後就可以解開了。」

江沉好笑的扯了扯紅繩,抬頭瞧見女孩精神緊繃,滿臉哀求的樣子,心口驀然一疼。

「……好。」

許念這才安心睡了過去,只是睡的不安穩,她一直在哭。

江沉淡淡的看着睡夢裡因為害怕發抖的女孩,眼底的情緒複雜變化。

他突然想起醫生臨走前發來的一條信息。

「……夫人會難以接受總裁囚禁了她,當夫人心裏承受不住這個事實或者受到極大刺激時,夫人會啟動身體保護機制,即重新定義周圍人的身份,此刻的夫人意識會比較脆弱,她會按照自己潛意識的樣子去做任何事……」

「……夫人可能會對你感到極其害怕,又要小心翼翼的討好你,在夫人的想像中,你應該是一個對她極其糟糕的人,夫人只有討好你才能安全的活下去,甚至心裏十分恐懼也會忍不住想要待在你身邊……」

江沉合上手機,凌厲的目光一寸一寸的掃過許念的面容。

「許念,睜眼。」

饒是在睡夢中,聽到江沉淡漠的聲音,許念還是馬上清醒過來。

「江沉哥哥?」

江沉居高臨下的看着許念,「起來。」

既然睡夢中害怕的都發抖了,那就清醒過來。

許念身體僵了一下,然後很快掀開被子,顫抖的手解開衣帶,不着寸縷的站在江沉面前。

一副如臨大敵,痛苦赴死的模樣。

江沉:「……」

見江沉不動,許念咬了咬牙把溫熱的大掌放在自己腰後。

然後猛地湊近江沉,閉上眼睛,睫毛輕輕顫着。

淚水從眼縫流了出來,女孩哽咽道:「江沉哥哥念念知道錯了,你懲罰念念吧,怎麼都可以,念念不怕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