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知知單純好騙,可寒寒,看着雲舒,蹙着眉頭。

「我剛才聽人說,她是牙婆,牙婆是買賣小孩的。」

他是小孩子,可不代表就容易被騙。

雲舒挑眉:「小崽子,你不聽話是不?小心被揍屁股哦。」

雲舒將知知抱起,小包子太瘦小了,除了小臉白胖,身上全是骨頭,沒半兩肉。

「知知,娘給你買肉吃好不好?」

「好啊好啊,知知最喜歡吃肉了,娘最好了!」

吧唧,知知在雲舒的臉上親了下。

寒寒看了下知知,嘴角拉下。

哼,知知是個笨蛋。

那個女人根本就不喜歡他們,二奶奶一直說,娘要跟人跑了,不要他們了。

雲舒才不管小破孩願意不願意,一手抱着知知,一手抓着寒寒的手。

根據原主的記憶,往前走幾百米,拐個彎就到街市上了。

小鎮街市還算熱鬧,雲舒就近,找了個蒼蠅飯館,掂量了下錢袋子。

不管任何時候,都要記住,財不外露。

小飯館很簡單,就一個煮麵的檔口,三張桌子,六條凳子。

雲舒坐下,「老闆,來三碗面,另外要一份滷肉。」

「好嘞客官。」

寒寒跟知知坐在一張凳子上,雲舒坐在他們對面。

等滷肉先端上來,雲舒立刻夾起一筷子,送到知知嘴裏。

「知知吃,以後跟着娘,大口吃肉。」

知知點點頭,滿足的咬下,小嘴巴被塞的滿滿的,咀嚼着。

雲舒又夾起一塊肉,遞到寒寒嘴邊,「啊,張口……。」

「不要。」

這個女人肯定是收了牙婆的錢,想要先給他們吃飽了,好賣個價格。

「你是怕我給你下毒?那我先吃給你看!」

知知嘴裏的肉吃完,伸手要去抓,可眼神卻盯着雲舒,「娘,知知還可以再吃一塊嗎?一小塊可以不?」

「當然可以,但不要吃太多,還有面沒上來!」

也主要是怕小孩子腸胃不好,肉吃多了,容易反胃嘔吐。

寒寒那小子不吃,雲舒倒是吃了三塊。

滷肉味道一般,還不如她自己做的好吃。

雲舒是個創業者,做的就是餐飲。

她可是創辦了國內最火的連鎖火鍋店。

為了做出最好吃火鍋,她走遍全國各地,嘗試了各種口味的匯合,找其精華,終於開創了自己的特色火鍋連鎖店。

但現在,為了填飽肚子,她也只能硬着頭皮吃了。

很快,面也上來了。

三碗面,不是很多,碗口小,一把面,半碗湯,上面零星灑着一些蔥花,半勺的豬油澆上,帶着濃郁的香味。

剛開始還拒絕不吃雲舒所給的食物的寒寒,小嘴巴一直舔着,口水泛濫……

雲舒嘴角勾了下,往他面前的碗里夾了三塊肉。

「這飯你要是不吃,那可就浪費了。」

寒寒小臉垮着:「我是為了不浪費才吃的。」

「你要是想要錢,就賣掉我吧。我是男孩,我值錢。知知不值錢,你別賣知知。」

寒寒扒着面,往嘴裏塞,圓大而清澈的眼睛,淚水顆顆掉落,都掉在碗里了。

雲舒看到了,寒寒的淚水落到湯裏面……

莫名,她的心被揪的難受,像是被人攥着,心臟很不舒服,喘不上氣兒來。

「吃飯,不許瞎想!」

這倆孩子,她一個都不賣。

趁着吃飯的時間,雲舒也理清這個家的大概情況。

雲舒所嫁的男人叫顧臨淵。

世代農民,顧家老爹是老大叫顧大河,下面還有兩個弟弟,都早已成家分單過。

顧大河娶妻李氏,隔壁鎮的,夫妻倆生了五個孩子。

老大就是雲舒所嫁的男人叫顧臨淵,顧臨淵下面倆弟弟,跟他一同去打仗,但都死在了戰場上,只有顧臨淵回來了。

也是四年前那次,顧家怕顧臨淵也死了,沒給家裡留個後,就逼着顧臨淵娶了雲舒。

雲舒是隔壁村的,她娘帶着她嫁給了她繼父。

親娘死後, 雲舒就被各種欺負,繼父再娶的後娘就把雲舒打包直接給賣到了顧家。

原主雲舒是有意中人的,是同村的徐秀才,人長得好看,白面小生,識文斷字。

雲舒愛的死去活來,非卿不嫁。

原主賣掉兒子想要錢,也是徐秀才教唆的。

他說讓雲舒帶着錢,他帶着雲舒去京城,等他考中舉人,讓雲舒過上榮華富貴。

原主這個沒腦子的就答應了。

賣兒賣女,跟情郎私奔。

想到這裡,雲舒在心裏狠狠的唾棄了原主一通。

呸,真不配當娘!

而顧家,前面仨孩子,死了倆,剩下的顧臨淵,還在打仗。

現在國事動蕩,邊境很不穩定,顧臨淵都三年多沒回來了。

村裡人也傳言,說顧臨淵早死在戰場了。

顧大河跟李氏,後又生了倆孩子,今年剛十二歲的顧長遠、十歲半的顧小蓉。

這倆也不讓人省心,一個是不學無術,偷雞摸狗,在村子裏被人嫌棄。

一個是好吃懶做,才十歲半,就已經胖成球了,幹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

家裡那麼窮,還能吃成胖子,那也真是個人才了。

理清楚了家裡的事兒,寒寒跟知知也吃好飯了。

倆小傢伙吃的可不少,一碗面全吃光了。

倒是剩下的滷肉,沒吃完,雲舒就給包了起來,提溜着回去,晚上還能吃一頓。

「走吧,咱們回家去。」

寒寒眼睛格外看了雲舒一眼。

咦?她不是要餵飽自己,好去賣個大價格嗎?

雲舒低首,瞥了他一眼,「你還真想把自己給賣了?牙婆說了,你還小,不能做事,賣了你也沒人要,賠錢的生意人家可不做。」

「那、你想帶我回家,養養再賣掉嗎?」

寒寒聲音裡帶着絲絲的顫抖,卻又不敢表現出來。

「想得美,養你不需要糧食啊,不需要錢啊?」

雲舒牽着知知的手,看着寒寒還站着不動,便伸手抓着他的胳膊,往前帶。

雲舒並不了解這個時代的錢是如何算的,想着這些錢都是一些不義之財,她就買了一些東西,吃的喝的,穿的用的。

東西繁多,雲舒提着倒是不累,可倆孩子走的路有點多,身體承受不住那麼長遠的路途。

「知知,娘背你。」

知知搖頭,「不要,不要,娘累,知知自己走!

「寒寒,還能走的動嗎?」

小正太一臉認真。

六月的天,很熱,雲舒自己都覺着身上的衣物都濕透了,看着倆小孩熱的紅彤彤的臉,雲舒心疼,便讓他們坐下休息會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