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雲舒本來是吃不下去了,寒寒給夾的肉,她忍着吃了下去。

「好,娘等着你以後長大掙錢。寒寒,給爺爺也夾菜,知知,你給奶奶夾菜。」

倆小的一聽,特別高興。

知知趕緊給李氏夾,還說著,奶奶多吃點。

感動的李月梅直抹淚,說孫女長大了,知道孝順奶奶了。

寒寒則是夾着肉,給顧大河送去了,顧大河也跟着樂呵的接了過來。

顧小蓉想吃肉,筷子都要被她給咬爛了,但見雲舒在跟前,顧小蓉不敢下筷子。

雲舒是吃飽了,飯菜稍稍有點咸,她起身出去,喝了點水,沒進屋。

顧小蓉勾頭看着雲舒在外面,她立刻快速夾起一塊肉,放到嘴裏。

咀嚼的十分滿足。

「娘,這肉可真香。」

「你少吃點,馬上都是大姑娘了,你那麼胖,可咋整啊。」

「我哪裡胖了,我這樣正好。娘,這碗里的肉我都吃了吧。」

「留兩塊,你四哥還沒回來。你四哥也不知道幹啥去了……。」

***

鄉下的晚上挺好的,萬籟俱靜,夜晚的時候,涼風徐徐,吹在臉上很舒服。

吃過晚飯,顧大河就回去歇着去了。

顧小蓉是純懶,啥活兒都不幹,吃了睡,睡了吃,家裡半點事兒都不做,胖估計就是這個原因。

見李玉梅在刷鍋,雲舒站在門口見,道了句,「娘,我晚上想燒點水洗洗,寒寒跟知知也要洗。」

「想擦洗下,等着,我給你燒水。」

李月梅素來是個爽快的,這就開始往鍋里添水。

「我自己來就行,您累了一天,也該歇着了。」

「我不累。」李月梅這邊添上乾柴,將木盆提出來,刷洗好了。

雲舒提着木盆放到屋裡,這邊又出來提了熱水。

雖說是夏天,可她還是喜歡用熱水洗澡。

夏天太燥熱,就是晚上不熱,也要洗洗,不然身上黏糊糊的,特別難受。

「娘,晚上讓寒寒跟知知跟我睡。」

李月梅倒是沒說啥,見雲舒提水回屋,她這才進入卧室,把寒寒跟知知的衣裳找了出來。

瞧着倆**嫩的小奶娃娃,「整天喊着要跟你們娘睡,現在可算是如願了。寒寒,知知,抱着衣裳,跟你們娘去睡。」

知知立刻歡呼了起來,「真的嗎?奶奶,我娘讓我跟着她睡了嗎?」

「奶奶啥時候騙你啊,快去吧,瞧你們兄妹倆高興的。」

別說他們高興了,就是床上躺着的顧大河也高興的很。

今日吃着肉了,兒媳婦也不作妖了,日子就是美滋滋!

***

東廂房。

雲舒快速擦洗了下,換好乾凈的衣裳,聽到門口傳來倆小孩子的說話聲。

「哥哥,敲門啊。」

「你敲門,你不是說娘最喜歡你了。」

知知伸手,又不敢去推。有次,知知在外面摘了一串的小果子,小姑娘樂呵呵的提着,要給娘吃。

剛好原主在床上睡午覺。

知知猛地將門推開,床上的原主被吵醒,起來不分青紅皂白,直接將知知給揍了一頓。

一巴掌打在了知知的腦袋上,知知被打的頭昏昏的,都忘記哭了。

可她記得,娘的巴掌很硬,打人很疼。

吱呀一聲,房門打開。

雲舒剛洗了頭髮,還濕漉漉的,用乾淨的棉巾子包着,露出一張格外明艷的小臉。雲舒長得極為漂亮,而且肌膚賽雪,看着根本就不像是鄉下粗養長大的。

寒寒跟知知,仰頭,兩張稚嫩單純無辜的小臉,盯着她看。

雲舒挑眉,嘴角微微彎了彎,「看啥呢,小笨蛋,快進來。跟奶奶說好了,晚上要跟娘一起睡覺?」

「說了,奶奶說,是娘讓來的……。」

知知抱着自己的小衣裳,小被子,因為人小力氣弱,小被子還在地上拉着半截。

「是啊,娘讓你們回來睡的。」

寒寒依舊不愛說話,那稚嫩的眉眼上帶着板正,一板一眼的,看上去是個嚴肅的小正太。

「先給妹妹洗,寒寒你等一下。」

「嗯!」小傢伙站在屋內,眼睛看着周圍,看上去還是很謹慎的。

雲舒知道,寒寒的性格是從小養成的,原主對倆孩子從小就是虐待。

得虧是李月梅跟顧大河倆人還算善良,帶出來的孩子心底是善良。

目前來看,還沒歪。

雲舒兌好水後,給知知脫了個精光,抱着她坐在木盆里。

「娘,你真好,娘給我洗澡了,我明天就告訴婷婷。」

知知小手玩着水,仰着小臉,玉雪可愛。

「娘以後天天給你洗澡,還要給知知梳頭髮,給知知做小裙子穿,好不好啊?」

「好,娘最好了。有娘的孩子是個寶,那知知現在就是個寶貝了對不對?」知知稚嫩的問着。

這話卻讓雲舒心頭一酸。

這孩子是缺愛缺到了極點啊。

一點點的想在原主面前求得一絲絲的關愛。

「對,知知是娘的小寶貝。」

「那誰是大寶貝啊?」

知知問着。

抱着小衣裳站着的寒寒,卻豎著耳朵,聽的格外認真。

雲舒勾了下嘴角,「寒寒是娘的大寶貝啊。」

寒寒緊張的肩膀,放鬆了下來,緊繃的小臉也帶了絲絲笑意。

給知知洗了洗頭,擦乾身子,套上小衣裳。

真是不洗澡不知道,一洗雲舒才發現,這倆孩子那是真瘦,瘦的身上都是排骨了。

將知知抱到了床上,雲舒才給寒寒洗。

小男生還挺害羞的。

「天可不早了,娘要趕緊給你洗好,早點睡覺。」

「嗯,明天我還要跟知知去撿柴。娘,你明天還要跟今天一樣好。」

雲舒頓了下,伸手揉了下寒寒的頭頂,「娘明天帶你們去撿柴。娘以後都會這麼好。 」

寒寒這才放鬆了下來,讓雲舒給他洗頭,洗澡。

全弄好後,天可真不早了。

晚上雲舒帶着倆小崽子睡,她是累了一天,倒下就睡著了。

寒寒跟知知,靠在她懷裡,一點點的靠近,趴在她懷裡,嘴角微微上揚,不知道做了什麼美夢。

一覺天亮,雲舒聽到公雞打鳴的聲音,還有點懵。

她穿越了,真的從現代穿越到了古代。

倆小奶娃娃已經起床了,她從床上坐起來,抓了下亂糟糟的長髮。

門口傳來李月梅的聲音。

「舒娘,我還要去山上摘茶葉,飯菜都給你留好了,在廚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