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我這裡可是倆娃娃,男娃,女娃都長得好看,你看好了給價格,要是低了,我可不賣。」

牙婆看着榕樹下坐着玩石子的倆孩子,三四歲,長得玉雪可愛。

就是可惜了,是一個男娃一個女娃。

「只能給二十兩,不能多了,你要是倆小子,還好要。這女娃便宜貨, 能賣個五兩銀子都算是多的了,再說,你家娃娃太小,三歲大點,根本不能做事。」

牙婆心道:男娃好賣,賣給沒兒子的門戶,好賴轉手就搞了幾十兩。就是賣不掉,送到小倌里,有錢男人都好那口。

女人一臉潑婦惡相,「那不行,你要倆都帶走,我只要錢。一百兩,給我一百兩,倆孩子都給你……。」

她只要有了一百兩,就能離開這個小破山村了。

牙婆頭次遇到這種獅子大開口,當下不願意。

「不成,一百兩,你這是獅子大開口,哪有你這樣的,給你二十兩就足夠了……。」

二十兩太少,女人不願意,轉身要走,嘴裏說,不賣了。

牙婆哪裡放人,素來這做買賣人口的牙婆,都不是啥好東西。

當下抓着女人,猛地一推,「說好的買賣,你說不做就不做了……休想。」

女人沒站穩,轉身要走的時候,加上被牙婆的一推,腦袋直接撞在了門框上,身子一頓,便倒了下來。

牙婆被嚇了一跳,她是來買孩子的,要是死了人,以後都不好在這個鎮上買賣孩子了。

「你別裝死啊,我告訴你,我黃牙婆在運河鎮,可是有點權力的……。」

女人還是沒任何反應!

院子口的榕樹下玩耍的倆小孩子,小男生突然抬頭,拽着小女孩的手。

「知知,娘不要咱們了。」

「不會的,娘要知知,娘最疼知知了。」

黃牙婆見女人起不來,上前探了下她的鼻息,還沒碰到她。

便張口哇哇叫喚了起來:「疼,疼死我了 ,你這個女人力氣真大。」

女人猛地睜開眼,一雙眸子含着冷光,她最討厭被人靠近。

伸手,攥着牙婆的手,咔嚓一聲,疼的牙婆嗷嗷的喊。

「什麼人,你想幹什麼?」

「我就說你沒死,趕緊起來,別給我裝死。愛賣不賣,不賣拉倒,你可別來搞黃我的生意,把錢給我,帶着你孩子趕緊滾蛋。」

聽那說話語氣也不是個好東西。

雲舒猛地甩開她,剛要起身,一陣陌生的記憶,湧入腦海!

她叫雲舒,已婚,已育,一對龍鳳胎!

丈夫,未知!

長啥樣子,腦子裡沒記憶。

而她來這裡,是……雲舒都有點難以啟齒,她竟然是來賣兒賣女的。

時年大旱,易子而食,買賣兒女,極為正常。

可他們兩個才三歲半!

雲舒來自於二十三世紀,人類幼崽,已經屬於備受保護的小崽子了。

她可不捨得賣。

抬頭,雲舒對上門口站着的一對兒女,小手牽着。

「娘,哥哥說你要賣了我們?娘,我餓了,想回家!」

小東西,長得還真挺漂亮。

二十三世紀的她,事業成功,有錢,有別墅,有豪車,唯一欠缺的就是孩子。

她可以不要丈夫,就想要兩個孩子。

沒想到,一朝穿越。

兒女雙全了。

雲舒嘴角勾起,沖他們笑着,「寒寒,帶着妹妹去外面等。等下,娘就帶你們去吃飯。」

小男孩格外戒備的眼睛,帶着疑惑,他沒說話,牽着妹妹的手站在門口位置。

他想,如果那個女人,真的要賣掉他們,他就帶着妹妹跑。

跑的遠遠的,不要娘了。

這個娘總是打他們,還總是不讓他們進屋睡覺。他討厭她,要不是自己太小了,他早就帶着妹妹離家出走了。

***

雲舒扶着門框,站好,將袖子往上擼上。

眸子里含着冷厲寒意。

「我腦袋上的傷口,你弄得?」

牙婆看着突然變了性的女人,「你,你要幹嘛?」

「我來教你,如何做個人。別長着人的皮,盡做一些不是人做的事兒。」

買賣孩子,這些孩子就成了商品。

商品,能得到怎樣的厚待?

男的成奴才,世世代代為奴。

女的好點當個婢女,要是不好的,被賣到窯子里,千人騎,萬人枕。

這個老虔婆,儘是做這些喪盡天良的事兒。

而且,能買賣孩子,難保不準,暗地裡也做拍花子,拐賣兒童婦女。

黃牙婆被雲舒按在身下,騎坐在她身上,左右巴掌抽着,只聽得**的巴掌聲。

「姑奶奶,饒命啊,我不敢了,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

「以後被我看到一次我就揍一次。」

雲舒拍了下巴掌,起身,順手,將黃牙婆褲腰帶上綁着的錢袋子,給扯了過來。

「這些錢,算是你補償我的精神損失了。老娘腦袋都被你打出血了,拿你點錢,不過分吧?」

「不過分,姑奶奶,全給你了,你拿走……。」

這女人也不知道拳頭是什麼做的,硬的跟個石頭似的,砸在她身上,快砸死她了。

雲舒握着拳頭,很滿意,她的大力氣跟着穿越來了。

別看雲舒個子不高,長得嬌俏,典型的江南揚州女子,可卻天生有一把大力氣。

揍起人來,就是一個一百八十斤的大漢,都承受不了。

拎着錢袋子,雲舒也不知道,裏面有多少錢,沉甸甸,應該不少。

出門往外走,看着倆剛到她大腿高度的人類幼崽。

「不是餓了,我帶你們去吃東西!」

原主為了賣孩子,是特意帶着他們倆到鄰近鎮上的村子裏,往前走一條街,就是鎮上的街道了。

原主也忒不是東西了,大清早的,倆孩子啥都沒吃,她帶着他們徒步走到了這裡。

這可是有五公里的路啊。

知知伸手,撲向雲舒懷裡,小腦袋貼靠在她腿上,蹭了蹭。

「娘,你不要賣掉我們,我長大了,掙錢給你買好吃的,給你買花衣裳,比後村的寡婦,還要穿的漂亮!」

小男孩卻很冷淡的說,「知知,你不要求她,她不高興了還會打你。」

知知搖頭,「不會,娘對我最好了。我是娘親生的,娘肯定會對我好的。」

知知說著,求證似的盯着雲舒!

雲舒看着知知那雙單純無辜的眸子,根本無法拒絕。

再說了,她本就喜歡孩子,也不捨得拒絕。

「你們是我生的孩子,我肯定會對你們好。今天娘帶你們來是要賬的,你們看,這個就是娘要來的錢。現在娘有錢了,帶着你們去吃好吃的。」

三四歲的小豆丁,估計沒啥智商,哄騙下就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