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甩開王婆子,雲舒拉起知知的胳膊,讓她站了起來。

「寒寒,知知,我們走!」

寒寒再看雲舒,小臉上帶着疑惑,她好像真的變好了。

催促倆孩子跟着,雲舒提着一直往前走,眼看着要走過去看……

寒寒:「你要往哪裡去?」

「回家啊!」雲舒回頭,看向那倆站着路口的小娃娃。

知知伸手,指着前面的路岔口,「娘,回家要從這裡過。」

寒寒則是像看傻子一樣看着雲舒。

雲舒趕忙往上提了下手中東西,這才返回來,嘟囔了句,「你知道還不早點喊我,讓我一直往前走。」

她本來就路痴,記性好是記性好,跟認不認路是沒關係的。

臨溪村靠山,從山上而落一條溪流,橫跨在整個村子裏,故而,村莊便叫臨溪村。

臨溪村的村民多是販賣茶葉為主,耕田極少,全是靠種植茶葉,給鎮上的一個茶莊里,提供茶葉。

每年一年到頭,雖說不富足,可日子也能過去。

這會兒剛是下午半晌,山上採摘茶葉的人也都下山回村了,村裡的路上,隨處可見,都是人。

雲舒坦蕩蕩,一手提着好大一塊料子,還掛着三五包的糕點,另一手提着一條子豬肉,揚眉吐氣,步子輕快。

不管別人怎麼看,她都目光坦蕩自然,往前而走。

知知跟寒寒,到底還是三歲大的孩子,有些怯生生的。

尤其是知知,緊緊的攥着雲舒的衣裳,雲舒可不敢走快了,就怕倆孩子跟不上。

寒寒則是猶如小獸,眼神帶着敵意,瞪着那些對他們投來不善眼光的同村人。

這時,那從山上下來的顧大娘,也就是雲舒的婆婆李月梅,聽到孫子喊奶奶的聲音。

趕忙轉身。

將身上的擔著裝了茶葉的擔子放在了地上。

這就往倆孩子的跟前跑去。

「寒寒,知知,你們幹啥去了,奶奶找你們一天了,可算是回來了。」

知知仰頭,看着老婦人,嘴角笑着,極為滿足的說,「奶奶,娘帶我們去要賬了,娘還給我們買了好吃的,我還吃了肉,吃了面。」

李月梅不敢置信的抬頭看向雲舒。

「舒娘,你可不敢再做那是賣孩子的事兒啊。你要是想走,你就走吧。這孩子是我們老顧家的,老大四年沒回來了,他就這倆孩子,我求你行行好,你想要多少錢,我給你。」

李月梅拉着知知跟寒寒。

旁人重男輕女,可她不是。

不管男娃女娃,她都稀罕。

更別說,這倆娃娃還是一對龍鳳胎。

雲舒實屬有點尷尬。

「那個、我、真的是去要賬了。先前有人欠了我錢,這不,現在給要了回來。我可沒欺負他們倆,我帶他們吃了喝了,我還給他們買了料子,回頭給他們做成衣裳……。」

李月梅看了下那些東西。

這舒娘說的都是真的,可……她心裏還是有點不要相信。

以雲舒的脾氣,要是誰欠她賬,她早打上家門去要回來了,哪裡還要等到現在。

「奶奶,她沒有賣我們。我們太小,不會做事,賣了也沒人要。」

臭小子,不會說話就別說啊。

你這樣一解釋,我這處境更危險啊。

雲舒蹙眉看了下寒寒一眼,真真兒是不知道該說啥了。

「奶奶,我要娘,知知要娘,沒有娘,知知就是野孩子了。」

知知說著,掙脫開李月梅,跑到雲舒面前,抱着她哭。

那小模樣,叫一個凄慘無比。

李月梅哪裡敢攆雲舒走啊,是雲舒自己一門心思想要跟人跑。

「娘不走,知知別哭啊。」

雲舒把布料跟糕點塞給了李月梅,她一手牽着知知,蹲下身來,哄着。

「呦,這是發啥橫財了,不過節不過年的還買豬肉了?瞧孩子沒賣出去,應該是找相好的得來的肉吧。」

「到底是長得好看啊,脫了衣裳,那好東西啊,就自動的往懷裡飛。」

雲舒沒抬頭,光聽聲音就知道,是個尖酸刻薄的老女人。

知知立刻伸手,抱着雲舒,小臉抬起,帶着氣憤的看向那老女人。

「二奶奶你別說我娘,我娘現在可好了。」

「你娘好個屁,整天想着跟人私奔,不知道跟村子裏多少個男人睡過了,這種女人,也就你們家,還當個寶貝一樣養着,要是我,早打死扔山上喂狼去了。」

「老虔婆,就你嘴能說話是吧?」

雲舒這暴脾氣,還真是個不吃虧的主兒,都是一個村的,反正也都沒啥權利,瞧不過去,揍就是。

沒等腦子思考,雲舒的巴掌,直接抽在了老女人的嘴上。

「下次再在孩子們面前說這些話,我就把你的嘴給縫上。我雲舒之前可能是糊塗,做事不利索,但人總是有成長的時候,我現在忽然明白了,寒寒跟知知,是我的生的,我會養好。你們誰再說他們,我這巴掌可不是吃素的……。」

本來一些看熱鬧的人,也嚇的往後退了下。

被雲舒打的老女人,正是李月梅的妯娌宋曉娥。

妯娌之間,關係不好,宋曉娥更是因為李月梅的軟弱,總是在事兒上壓她一頭。

按照老規矩來說,李月梅跟顧大河是大房,家裡分的自留地,以及房屋,都是他們佔大頭。

就是因為李月梅跟顧大河的不爭不搶,他們家仨孩子出去上戰場,死了倆,老大還在戰場上回不來。

家裡剩下幾個還小,不頂用。

他們家原本的宅基地,自留地,都被二房給霸佔了。

說來更是讓宋曉娥惱火的是,她倆兒子,都娶了媳婦兒,成親五年了,倆兒子都沒能生下一個帶把的。

可偏偏顧臨淵,就那麼一晚上,讓雲舒懷孕,生了一對龍鳳胎。

看着寒寒越長越大,這宋曉娥就各種心思不正。

整天在孩子面前,說雲舒的各種壞話。

不是他娘要跟人跑了,就是要外面有相好的了。

背地裡,又跟原主說,帶着孩子不好改嫁,一直攛掇着讓原主把倆孩子賣掉,最好是賣掉寒寒。

惡婦之心,猶如蛇蠍。

雲舒看着那被她掌摑打了的老女人宋曉娥,不解氣,又抬腳踹了下。

寒寒也怒,撿起石頭,往老婆子的身上砸了幾下。

還是被雲舒拉住,小傢伙才不扔。

但他很生氣,眼神極不高興的瞪了雲舒一眼,快步往前走,還不忘拽着知知的手。

雲舒:「……」

她這是又哪裡得罪那小祖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