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一直等到了顧家,即便是心裏已經接受了顧家很窮的這個現實,可看到這破爛的院子,帶着大窟窿的大木門。

雲舒站在門口,嘴角抽着,這也太窮了吧。

李月梅素來謹慎,觀察人細微。

「舒娘,你也別多想,你爹說了,木門踹了他再修,你只要好好的收心在家裡過日子,你想幹啥都行。家裡的茶葉又摘了一下,回頭賣了錢,都拿給你。」

「回頭,我用這料子先給你裁剪身裙子,剩下的邊角料給倆孩子做雙鞋子,你看成不?」

李月梅說著,見雲舒不說話。

她聲音更低了, 「寒寒跟知知也不小了,也不能總是光腳出門吧。就那一雙鞋子,也都破的漏腳指頭了。」

「我是在想,咋能多掙點錢,把家裡的房屋給修下。那些料子,不用給我做衣裳,都給寒寒、知知用。」

前世的雲舒是在孤兒院長大的,對於親情她極為渴望。

她也特別想擁有自己的孩子。

她本身就特別淡定從容,不管遇到任何事兒,都能很好的處理。

所以一穿越,她就能接受了自己的身份。

對於那個未知的丈夫,她沒任何感覺,也沒印象。

可寒寒和知知,雲舒的確是喜歡的。就算不是她親生的,面對這樣漂亮,聰明的孩子,領養她也是願意的。

她咋捨得虐待倆娃娃。

李月梅更加不懂雲舒了。

這咋出門一趟,像是變了個人似的。

婆家人口簡單,雲舒早就理過一遍了。

除去死了個兩個小叔子,還有就是原主的丈夫顧臨淵,目前處於失蹤中!

而現在家裡,除了雲舒跟寒寒,知知,還有李月梅與丈夫顧大河。

小叔子顧長遠,整日鬥雞遛狗,不在家裡。

小姑子顧小蓉,因為肥胖沒有朋友,自卑敏感,而原主也總是罵她,像頭豬。

這種惡言惡語,導致顧小蓉更加的自卑,大門不出,二門不邁。

脾氣還特別大,但最怕的是雲舒。

顧小蓉看到雲舒進了院子,立刻蹭的一下,往屋裡跑。

雲舒剛進院子,忽然發現,院子里的雞鴨鵝不叫了,拴在門口的大黃狗,也立刻乖乖的趴在門口去了。

整個小院,瞬間安靜了下來。

她尷尬。

李月梅將東西都放到屋裡,看着還在院子里站着的雲舒。

「舒娘你回屋歇着,我做好飯喊你吃。這肉我也做了,知道你愛吃紅燒肉,全燉成肉。」

雲舒點點頭。

知知從屋裡出來,伸手抓住雲舒,「娘,哥哥在哭。」

「寒寒在哭?怎麼了?」雲舒也是一驚,她好像也沒打罵那祖宗啊,他怎麼哭了?

知知搖頭,「我也不知道,哥哥悶着頭哭。」

雲舒拍了下知知的小腦袋,「知知去找奶奶,娘進去看看哥哥。」

顧家現在住的房子,是三間正屋,雲舒自己一人睡在東屋,這原本也是她跟顧臨淵的婚房。

後來生了寒寒跟知知,從倆孩子滿月,雲舒就不願意給孩子喂母乳。

李月梅見雲舒嫌棄倆孩子,真怕兒媳婦將孫子孫女給悶死了,趕緊抱到自己屋裡,用米湯一點一點的將倆孩子給喂大的。

也就是雲舒漲的難受的時候,才會抱來倆孩子喂上兩口。

但前提是,她給孩子餵奶,顧家二老必須給她錢,還要給她燉雞蛋羹吃。

這才將寒寒跟知知,拉扯到了現在。

寒寒跟知知,也是從小跟着爺爺奶奶睡在西屋。

顧長遠的房間是另外搭建的,靠近西屋一遍的特別簡易的普通房間。

顧小蓉也是跟爹娘侄子侄女,擠在一個屋裡,就中間拉了一個帘子,五個人擠在一個屋裡。

之前孩子小,倒是沒事兒,現在寒寒跟知知也大了,屋裡東西堆的也多,雜七雜八的,都沒有下腳的地方。

雲舒看着眼前亂糟糟的房間,還帶着霉味,她真的不想進去。

但知知說,寒寒在哭……

雲舒踏步走了進去,剛入房間,就看到了帘子擋開,睡在外面床上的顧小蓉。

顧小蓉是真胖,臉腫胖,身如球,眼睛倒是挺好看。此刻,戒備的盯着雲舒。

雲舒瞧了一眼,沒多看,便往裏面走,看到寒寒趴在床上,頭埋在被子里。

她伸手,輕柔的將被子拉開。

「寒寒,你是生娘的氣了嗎?娘這次沒做錯事兒,也沒打你跟妹妹啊。」

「嗚嗚,你走,你走開……。」

「為什麼要哭,你跟我說,好不好?」雲舒的聲音放的很低,很溫柔。

可寒寒不配合,一直抗拒的要推開她。

雲舒沒鬆開,反而伸手,抱住了寒寒。

頭次被娘親這樣抱,寒寒的身體有點顫抖,接着就是,哇的一聲,放聲大哭。

廚房燒飯的李月梅一聽,着急火燎的跑了進來。

「舒娘,孩子不懂事你教育兩聲,可別打。寒寒那麼聽話……。」

自己的孫子自己知道,寒寒跟知知多聽話。

要不是知知一直說要娘,李月梅跟丈夫顧大河,也尋思好了,雲舒要走,就讓她走好了。

可孩子又一直鬧着要娘,她能有啥辦法啊。

「我沒打他,您先出去,我跟他單獨聊聊……。」

顧小蓉見李月梅出去,也蹭的一下從床上下來,喊了一聲娘,跟着李月梅出去了。

「娘,她咋感覺像是變了個人,剛才跟寒寒說話,我都被嚇着了!」

顧小蓉說著,還抖了下肥胖的肩膀。

「可能是突然就開竅變好了。小蓉,你可別吃那麼多了,咱家也沒多少糧食,你咋那麼胖啊。」

顧小蓉一聽到被人說胖,就開始發脾氣。

「我就吃,我吃胖我也要吃……。」

房屋不隔音,外面的話,雲舒自然也是聽到了。

有熊孩子,就有熊家長。

顧小蓉的蠻橫無理,也是跟李月梅的軟弱縱容有關係。

屋內!

雲舒抱着寒寒,將他摟在懷裡,溫聲細語,輕輕柔柔的問着。

「你心裏有啥不舒服的,你跟我說,你不喜歡我哪點,我全改,好不好?」

「你不要有相好的,你要等我爹爹回來。你也不要走,知知要娘,你不能跟人跑了……。」

小男生聲音裡帶着哭腔。

還挺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