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寒寒這小男生看似冷淡,實則,心裏也是擔心,害怕雲舒真的會走。

雲舒抱着寒寒,心裏感慨。

原主真的是何德何能,得到了這樣一對好兒女,她卻不懂得珍惜。

「好,我答應你。」

「寒寒,你相信我嗎?你要是相信我,就不哭了,咱們以後走着瞧,你看我會不會成為你喜歡的娘親。」

寒寒不抬頭,也不看雲舒,就趴在她懷裡,小手攥着她的衣裳。

汲取安全感。

雲舒在屋內,哄了會兒。

到底是個小孩子,三言兩語便哄好了。

這時,廚房內的李氏,也將飯菜都準備好了。

大門門口也多了一個男人,正是李月梅的丈夫,雲舒名義上的便宜公爹顧大河。

顧大河是去山上開荒地去了,家裡人口多,大兒子四年未歸,也沒給家裡送半點銀錢。

日子過的捉襟見肘。

家裡做事的,除了李月梅去茶山上摘摘茶葉,也沒別的來錢渠道。

茶山上他們的茶葉本來也少,一年到頭,勉強顧得上吃,可存不住錢,想要揣着銀子過新年,那簡直是做夢。

聞到肉香味,顧大河還詫異了下。

「哪兒來的肉?」

廚房內,李氏道了句,「舒娘帶來的,說是出去要了賬,買來的。」

顧大河放下耕具,「雲氏沒做啥事兒吧,寒寒可在家?」

就瞧見了知知,沒看到孫子寒寒,顧大河心裏一陣害怕,就怕那惡霸兒媳婦,將孫子給賣了。

「在家呢,可好了。也不知道舒娘是咋了,突然像是變了性子,這會兒在屋裡哄着寒寒。我瞧啊,咱們這日子可算是熬出來了。舒娘也懂事兒了……。」

李月梅跟顧大河都是本分的老實人,加上娶個兒媳婦不容易,就想着讓雲舒帶着倆孩子,在家裡好好過日子。

盼了那麼多年,現在可算是盼到了。

顧小蓉聞到香噴噴的肉味,也跟着往裏面湊去。

「娘,肉,這肉咋那麼香啊。」

李氏往外推了下她,「這是你嫂子買的,你可別先偷吃了。」

知知就在灶膛前,坐在小凳子上,灶膛里塞着木柴,是李氏塞的,知知伸出小手,往裏面推了推。

「奶奶,還燒火不?」

「哎呦,我的小乖乖,咱不燒了,快起來,瞧這小臉,跟個小花貓似的。」

李氏說著,趕緊在圍裙上擦了下手,將知知從灶膛前的小凳子上拉起來。

這六月的天,可是熱了,火烤的小丫頭,臉頰紅彤彤的。

「奶奶,我娘不走,我娘現在可好了。」

「不走,不走,你娘好。」

「來,奶奶給吃塊肉,去喊你娘,說要吃飯了。」

李氏夾了一小塊燉的軟綿彈牙的紅燒肉,吹了吹,放到知知嘴裏。

知知吃了,立刻往外走去喊娘跟哥哥吃飯。

雲舒就在院子里,尷尬的緊,原主是個惡婦,整日不做事也就罷了。還嫌棄公婆,不管是做啥飯,李月梅都是做好了,端到雲舒跟前。

就怕兒子不在家,兒媳婦跟人跑了。

可是好心伺候着。

就這,原主都不知滿足,不是嫌棄婆婆,就是罵公爹沒本事,不會掙錢。

也不當面罵,就是站在院子里,摔鍋砸碗的。

「娘,奶奶讓我喊你吃飯,奶奶燉了肉,可香了……。」

李月梅也從廚房出來,瞧着雲舒,笑聲裡帶着討好,「舒娘,這肉我燉好了,等下全端你屋裡去,你跟倆孩子吃,能行不?」

他們吃不吃的無所謂,只要舒娘能讓倆孫子吃,李月梅就是高興的。

雲舒卻清了下嗓子,「還是大家一起吃吧,我買的肉也多。」

李月梅愣了下,也沒說別的,就起身去盛飯。

除了燉了紅燒肉,還另外炒了個青菜,煮了糙米。

就兩個菜,如果不是雲舒帶了肉來,也就一個炒青菜,很少放油,都是煮青菜放點鹽巴。

家裡也有鹹菜,秋冬季節腌制,能吃上一年。

四方小桌子在堂屋內,雲舒主動將小凳子搬好放好。

李月梅這邊將飯菜端上來。

顧大河沒上桌,自己端着一碗糙米,蹲在門口院子里,看着天,悶不做聲的吃着。

李月梅是坐在凳子上,卻看着雲舒的顏色, 沒動肉,夾了點菜。

雲舒瞧着他們一家子,畏畏縮縮的,跟老鼠見到貓似的,她有那麼可怕嗎?

「娘,奶奶,你們吃肉,肉可香了。」知知單純無知,剛才吃了一大筷子的肉,小嘴上都是油晃晃的。

顧小蓉可是饞的厲害了。

挨着她娘,鬧着:「娘,我想吃肉,我想吃紅燒肉。」

李月梅怕雲舒不太高興,不太敢去夾……

低聲呵斥了句,「你都那麼胖了,少吃點。明天跟娘去山上摘茶葉。」

顧小蓉一聽,頓時不高興了,「我不去,我又不會摘。你不是讓我在家裡看着家呢,怕嫂子跟人跑了,我好給你去送信兒。」

李月梅的臉一下變得難看了起來,被親閨女掀了老底兒。

還是當著兒媳婦的面。

雲舒咳嗽了下,「放心,我不會跟人跑,我已經答應了寒寒,知知,我要當一個好母親。肉挺多的,你們都吃。」

「娘,你也吃吧……。」

雲舒不是很樂意喊娘,可這個時候,喊了反而更容易讓他們相信,她是真心要在這裡過日子的。

雲氏從嫁到老顧家,就沒喊過一聲爹娘。

這一聲娘,喊的李月梅高興壞了。

「曖!舒娘,你好好的在顧家獃著,等老大回來就好了。咱們家是不會虧待你的,老二不掙錢是指望不上了,我們現在全指望着老大了。」

雲舒點點頭。

糙米很難吃,有的殼子還在,吃着有點剌嗓子,她吃了一點,還剩下不少。

「我吃不完了,這些剩飯,等下去喂**。」

卻見,李月梅爽利的伸手,將雲舒碗里的剩飯,全部倒在了自己碗中。

「這可是米糧,金貴的很。吃不完就給我,可別浪費了。你愛吃肉,你多吃點。」

寒寒也是怕娘真跑了,還主動的跟雲舒夾了一塊肉。

「等我長大了,我會掙錢,全部都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