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雲舒應了聲,「我知道了,這就起來。」

將衣裳穿好,頭髮盤了下,雲舒這才出門。

李月梅已經出去了,顧大河也不在家,隔壁屋裡傳來動靜,是顧小蓉在屋裡。

院子里,寒寒跟知知將李月梅剁好的菜葉子,拿着丟到雞圈裡。

別看他們年齡小,做事手法熟練到讓人心疼。

瞧見雲舒,知知立刻扔下菜葉子,在身上擦了下手,跑到雲舒跟前。

「娘,奶奶給你留好餅子了。」

「知知吃飽了嗎?」

知知嘟起嘴巴,小聲說,「吃飽了,知知喝了好大一碗的米湯。」

雲舒到了廚房,掀開鍋看了下,滿滿的一碗稠糊的粥,想着應該是他們喝米湯,給雲舒留了稠糊的。

還有兩塊餅子。

「知知再幫娘吃點,娘吃不完那麼多。」

「真的嗎?可是娘之前吃的可多了。」知知不信的樣子,小手上被雲舒塞了一塊餅子。

「真的,你趕緊吃,吃完了,娘帶你們出去撿柴。」

雲舒將一碗的粥吃下,剩下的半塊餅子,給了寒寒。

那小子還不吃,冷着臉說,奶奶給娘的,娘自己吃。

想着要出去撿柴,倆小孩子都能幹,顧小蓉在屋裡也不能閑着。

雲舒敲了下門,「顧小蓉,你出來!」

「干、幹啥,你別以為爹娘不在家,你就可以打我。」

「哪個要打你了,你出來,我們去撿柴。你也該鍛煉下了,整天呆在屋裡,你不覺着悶得慌。」

「我不悶,我也不出去,我娘說了,讓我在家裡看家。」

「你不出來是吧,那我跟知知寒寒等下吃肉,你可別眼饞。」

雲舒說著,高聲跟倆孩子說,「寒寒,知知,我們走,等下娘給你們弄烤肉吃。」

聽到烤肉,床上的顧小蓉有點心動,但她還是沒出來。

看來,想教育顧小蓉不是一下子能完成的。

雲舒只好帶着寒寒、知知去山上了。

臨溪村是在大山之中,全靠種植茶葉為主。

當然,也有一些開荒出來的田地,誰家開荒就是誰家的,奈何土地貧瘠,種了莊稼,可收成不好,耽擱時間,浪費種子。時間久了,大家也都沒人願意去開荒了。

倒是很多荒蕪處,長着橫七豎八的野果子樹。

雲舒在現代的時候,本身就喜歡參加一些極限運動,不管是荒野探險,還是孤島求生,她都參加過。

對於這些低矮的山坡,她是不怕的。

可這些山坡,對倆年幼的小孩子來說,有點太危險了。

「寒寒,你帶着妹妹在這裡等着我,乾柴咱們撿好了,我去給你們找點野果子吃。」

在山坡下面有個斷崖,就因為那些果子樹長在斷崖旁側,倒是沒人敢去採摘。

上面碩果累累,雲舒想着,摘下來,給倆小孩子吃。

寒寒很擔心,「不行,太危險,奶奶說了,高處不能去,河裡不能去。」

「奶奶說的是小孩子不能去,大人能去。」雲舒沖他們兩個笑了下,將木柴放到他們兩個身邊。

雲舒撩起裙擺,斜插在腰間,眼光四處,注意着腳下的路。

知知天真無邪,看着雲舒,嘴裏笑呵呵的喊,「娘真厲害,娘最棒了。」

寒寒捏着她的手,低聲,「你個鐵憨憨。」

娘去做的事兒那麼危險,知知還說,娘厲害?

他怎麼會有那麼笨蛋的一個妹妹啊。

雲舒心裏是有分寸的,沒有把握的事兒,她從來不做。

樹上掛着的是幾個野梨子,雲舒伸手,全摘了下來,用衣裳兜着。旁邊還長着一些酸棗,她摘了幾顆嘗了下,太酸了。

簡直不能吃。

兜着梨子走到倆孩子跟前,雲舒拿起兩個熟透的,遞給他們。

「這個梨子挺甜的,脆甜多汁。肯定是渴了吧,吃這個!」

梨子不大,顏色是深褐色,倆小孩抓着梨子,沒遲疑就先吃了起來。

「娘,你也吃,可甜了。」知知咬一口,往雲舒嘴裏送。

雲舒輕咬了一小口,眯眼笑着,「真甜,知知自己吃。」

寒寒卻看着雲舒,一板一眼,「下次不許做那麼危險的事兒。」

雲舒撇嘴,「知道了,小管家婆。」

雲舒將梨子放到一側,她坐在山坡上,帶着倆孩子,先啃了幾個梨子,出來大半天了,她除了早上那點粥,還沒吃任何東西。

就在娘仨吃着梨子的時候,知知突然說,想尿尿。

雲舒立刻帶着她找了地方。

「在這裡解決,等下喊我。」

「娘,你別走太遠,我看不到你會害怕。」

「好,娘就在外面等着。」

在雲舒陪着知知解手的時候,寒寒在前面看着乾柴,聽得前面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寒寒膽子倒是挺大,拿起一個木棍就往前面去。

雲舒兩眼注意着倆孩子,畢竟這是在山上,她可不敢鬆懈半分。

「寒寒,你別亂動,這是山上。」

「娘……,這裡有兔子。」

寒寒的聲音帶着激動,雲舒側眸看了下知知,小姑娘已經尿完了。

雲舒牽着她的手,就往寒寒那邊去。

「哪裡有兔子。」

「這裡,好多的兔子。」

雲舒走近,扒開草叢,看到的是一個野兔窩。大兔子已經死了,身體僵硬,不知道是啥時候死的。而在大兔子身邊,窩着五隻小兔子。

「寒寒,你這是捅了兔子窩了啊。」

好小子,運氣真好。

雲舒眼疾手快,伸手將小兔子全部撲在了身下,一個一個的抓住。

「寒寒,知知,你們幫娘抓着兔子,這小兔崽子,帶回家養大了,給你們吃肉。」

「娘,知知不吃肉,知知要養小兔子。」

「好,給你養。」

五隻兔子,好抓的很,寒寒提着三隻,知知提着兩隻。

那個因受傷而死掉的大兔子,雲舒伸手提着掂量了下,足足有五斤重,她也沒捨得丟,打算提回去,肉不吃,至少這個兔皮毛,等冬天可以做成鞋子,或者帽子。

背起乾柴,將野梨子兜好,雲舒帶着倆孩子,一起下山。

剛走到村口,聽到有人喊她……

雲舒轉頭看了過去,見是一個穿着灰撲撲的衣衫,走路蹣跚而快速的老太婆。

她有記憶,來者原主的後娘……孫氏。就是為了三兩銀錢跟兩袋子糧食,將原主說是嫁人,實際上是賣給了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