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靳沉寒孟洛檸叫什麼名字 第8章_寧瑞小說
◈ 第7章

第8章

簽完合同,孟洛檸還有事要干,也不在星辰多待,而是開車去了京城舞蹈大學,小白花沈煙就在那邊。

今天是酷暑,空氣周遭的溫度一直在持續飆升,火熱的陽光像滾燙的圓球,慢條斯理游弋在那片藍色的天際棉雲里。

燙得京城這座充斥着紙醉金迷和權利逐鹿的城市,像悶在一盒蒸籠里。

讓人透不了氣。

孟洛檸單手撐着臉,右手握着方向盤,看一眼窗外的熱浪天。

按下車內空調,等涼爽的冷風吹來,她才拉回視線,踩下油門朝着舞蹈大學狂飆而去。

半小時,紅色亮眼的法拉利跑車穩穩停在了這座百年的古樸大學門前。

孟洛檸下車,鎖門,水藍色的長裙在熱風裡瞬間搖曳飄動。

栗色的長捲髮隨意散開,像藍色妖姬。

她這樣不經意地一出現,舞蹈大學門前的女孩子們紛紛朝她投來艷羨的目光。

即便是女孩子也沒人能拒絕那種漂亮到令人挪開眼的美人。

大家屏氣凝神看着她拎着包去門衛登記信息,再進去,藍色的纖細身影很快消失在校園的林蔭道。

「哇,那個女孩子是誰啊?好美啊!」

「是不是新學期的學妹啊?我都沒見過學校有這樣仙氣飄飄又漂亮明媚的女孩。」

「不知道呢,我也不認識,咱們學校的校花不是沈煙嗎?我忽然覺得那個評選校花的選票是作假了,明明那個女孩長得超漂亮。」

「而且她好有錢,開超跑呢!我覺得她可能不是咱們舞蹈大學的。」

這些女孩們圍在一起嘰嘰喳喳議論着孟洛檸的美貌。

而孟洛檸這邊已經憑着記憶找到了沈煙跳舞的教室,上一世,沈煙就是憑着她柔軟的身段和白蓮的性格俘獲了靳天風。

在靳天風耳邊吹枕邊風,把她弄死。

這一世,她是不會放過她的。

孟洛檸按照記憶線找到白蓮花跳舞的地方,輕輕推開教室門,果然,沈煙就在裏面跳舞。

孟洛檸看了兩眼,抬起手腕看一下時間。

如果她沒有記錯,靳天風會來她學校找她吃飯?

以前,她不知道他會背着她,偷偷養沈煙。

現在知道了,她不會放棄任何對自己有利的證據。

孟洛檸琢磨一下,退出教室,轉而去了旁邊一間空的教室,坐下來,慢悠悠等着,如果靳天風沒來,她改天再來。

就這樣在空的教室等了兩個多小時,臨近午飯點,靳天風還真的來了。

他早上在孟洛檸那邊第一次受氣了。

所以心裏憋悶的慌,在靳沉寒那邊打完上班卡,趁着午飯點,跑出來找沈煙發泄發泄自己憤怒的情緒。

十一點,靳天風真明目張胆來了沈煙的舞蹈室。

孟洛檸從半掩的教室門看到他的身影,立刻起身,拿上手機走向舞蹈室。

轉動門把手,小心開了一條縫隙,果然兩人在裏面擁抱!

孟洛檸看到這一幕,內心早就已經絲毫沒有任何波瀾,拿出手機連續拍了好幾張照片,才心滿意足離開。

等一口氣走出大學,上了自己的超跑,孟洛檸低頭翻看剛才偷拍的親密照片。

雖然,照片上他們兩人抱的挺親密的,但是光擁抱,好像不夠?

靳家那邊估計也會覺得他們只是普通朋友抱抱呢?

想到這,孟洛檸咬咬唇,看來,她要速戰速決,趕緊甩掉靳天風這個人渣,順便讓他好好受死。

她記得上一世,靳天風在他小叔靳沉寒公司上班,差點害得靳沉寒公司出現巨大的金融危機。

這種垃圾,真的該死。

孟洛檸把照片保存好,準備開車回去,剛發動車子,一輛掛着京A的政z府專供奧迪車忽然停在舞蹈大學門口。

孟洛檸認得這個車牌號,是靳家大院的。

難道……靳沉寒也來這裡了?

但是他的座駕是賓利。

就在孟洛檸好奇時,一襲黑色西裝的陳生下來了,看到這個熟悉的男人,孟洛檸眼神一亮。

趕緊熄火,匆匆下車,朝着陳生那邊走去。

陳生是靳沉寒的貼身助理,幾乎負責他24小時的衣食住行。

要知道小叔的事和行程。

拉攏陳助理就好了。

「陳助理,好巧,你怎麼在這?」孟洛檸幾步走到陳生面前。

陳生看到她,也不怠慢,畢竟在靳家和整個上流圈,大家都知道孟洛檸這個膚白貌美的暴發戶大小姐『不擇手段』高攀上了靳家旁系靳天風一家,也算靳氏家族裡未來的孫媳婦。

不能隨便得罪。

陳生這種小助理,當然也懂得尊卑有別,馬上恭敬又客氣說:「孟小姐,您好。」

「您怎麼也在這裡?」

孟洛檸當然不會說來抓姦的,俏皮一笑:「隨便逛逛。」

「你呢?陳助理……怎麼來這裡了?是不是……小叔也在呀?」

孟洛檸說的時候,目光下意識看向他身後的奧迪車。

不過車裡貼了油膜,看不清楚裏面有沒有坐人?

「我們靳總沒有來,我來這裡是找這邊的教授,問她推薦一下補課的老師。」陳生如實說。

反正,孟小姐馬上要嫁給靳少爺,本質上也屬於靳家的人,他實話實話應該沒關係吧?

「哦……誰要補課呀?」孟洛檸繼續問。

陳生回:「我家大小姐靳語兒這次語文考試不理想,然後她想走藝考生,用舞蹈加分。」

靳語兒從小也學舞蹈,但是自己學和正規的舞蹈老師教肯定不一樣。

孟洛檸聽明白了,妹妹高考要補課。

她可以呀!

還免費。

「陳助理,我來幫語兒補課怎麼樣?」孟洛檸毛遂自薦。

陳生驚訝:「孟小姐?您親自來嗎?」

孟洛檸唇角勾勾:「嗯,我芭蕾舞八級,上過百老匯大劇院,和當今最有名的芭蕾舞王子保羅合作跳過《天鵝湖》,後面我要修藝術沒有繼續跳下去,但是教語兒可以吧?」

「對了,我還是高考學霸,當年全京第三。」

這麼牛逼的履歷,陳生倒是沒料到。

在他眼裡,這位孟家大小姐以美貌和財力出圈,在網上挺火的,大家都喊她『仙女妹妹』至於其他的實力,似乎因為她太奪目的外貌都被人淡化了。

現在了解後,就不得不欽佩了。

孟小姐是學霸美人。

「孟小姐,你要來教的話,我得問問靳總和老爺子那邊。」陳生就是一個打工的,哪裡敢隨便做主。

孟洛檸不想放棄這次和小叔近距離接觸的機會,連忙說:「我給爺爺打電話可以嗎?」

啊?

陳生驚訝:「現在嗎?」他真的沒發現這位孟小姐會這麼積極幫大小姐補課?

難道是因為嫁到靳家,所以才那麼積極?

也是,哪個女孩能攀上靳家的門楣都會積極哄好靳家所有人的。

孟洛檸笑笑:「對啊,語兒的成績不能耽誤。」

幸好,她之前倒追靳天風的時候,和他一起見過那位位高權重在大院的老幹部老爺子,老爺子人很好。

和藹可親,一點都沒有架子。

當然,她當時知道老爺子地位,特意留了爺爺的電話。

沒想到這麼快派上用處。

孟洛檸從包里拿出手機,背過身給老爺子那邊打電話了。

老爺子聽後,倒是沒有反對。

還心疼她對靳語兒用心了。

現在老爺子答應,孟洛檸馬上笑盈盈道:「陳助理,爺爺已經答應我了,麻煩您回去和小叔說一聲哦。」有爺爺肯定,她不怕靳沉寒不答應她上門做家教。

陳生懂,連連點點腦袋:「好的,孟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