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靳沉寒孟洛檸全文 第10章_寧瑞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次日,靳天風家。

靳天風一早起來準備去小叔公司上班,靳母從餐廳一側端着牛奶遞給他:「天風,我聽說孟洛檸回國了,你們的婚事,我讓你爸爸幫你們選個好日子。」

靳母對孟洛檸還是挺喜歡的。

家世好,長得漂亮,最主要對她兒子死心塌地,雷打不動地崇拜。

這婚姻里呢,最怕自己兒子做人家女兒的舔狗。

為母的看到都會心疼。

幸好她兒子爭氣,白白撿了個那個暴發戶家的大小姐,有錢有顏,還是她家天風的大舔狗,到時候她嫁入靳家。

她這個婆婆可以隨意吆喝她做事,也能讓她從娘家不停地拿錢過來花。

想想這未來的日子就爽歪歪。

靳天風一聽孟洛檸的名字,心裏就煩躁,但是他知道爸媽對孟洛檸那個暴發戶大小姐很滿意,只能忍氣吞聲,藏起不滿的情緒,擠出一抹虛偽的笑容說:「媽媽,你也知道她剛回國,讓她休息,結婚的事不着急。」

靳母不這樣認為,趁着孟洛檸剛畢業回國,身體年輕,早點生個孩子,不然等她去上班。

這要等到猴年馬月呢?

「天風,你們可以晚點結婚,但是訂婚的日子要早,只有訂婚了,你們才能名正言順當夫妻。」靳母好心提醒他:「你現在剛進你小叔公司,一時半會肯定不會坐上他公司的核心高層位置,等你在那邊拼搏幾年,我和爸爸抱孫子的願望都要變成黃花菜了。」

「所以趁着你現在剛進去,工作也不緊張,早點讓孟洛檸的肚皮大起來。」

「你應該清楚,孟家那邊給我允諾了,只要我們答應讓孟洛檸進門,他們會給我們一個億的嫁妝,你衡量一下。」

靳母說的頭頭是道,靳天風不傻,但是想到昨天早上孟洛檸那股子冷淡和回絕模樣,他又氣惱起來。

哼,真是給她臉了,平時那麼黏着他。

這次回國,他沒有主動去接她。

她還敢甩臉?

等結婚後,他非要狠狠家暴她,讓她老老實實當他的狗。

「媽,我知道了。」靳天風冷淡地敷衍一句,端起牛奶喝起來。

他知道依着孟洛檸的性子,就算現在給他甩臉,但是不出三天,肯定會屁顛顛來找他。

他就等着吧。

「行,我不啰嗦,你抓緊和她多處處,我這邊和你和爸爸去寺廟求個良辰吉日。」靳母笑盈盈盤算着孟家一個億的嫁妝,心情美的不行。

靳天風哦一聲,端着牛奶繼續喝。

他是不會主動去和她和好。

他只會等她哭着上面求好!

*

希爾頓酒店。

孟洛檸吃了早飯一大早就喊上好姐妹季予貞來酒店的總統套房裝監控。

上一世,她也不確定他們什麼時候上z床的?

反正無所謂了。

提前上和拖後上都一樣,她要搞到他們偷情出軌的證據,順利退婚。

幸好這家希爾頓酒店的股東是她爸爸的好朋友,她能安排好特定的總統套房,刷卡進門。

從來沒有『做賊』的季予貞,季大小姐緊張又刺激的不行,漂亮的手指戰戰兢兢捏着微型攝像頭,左右看看說:「檸檸,我這個攝像頭安裝在哪裡呀?」

「唔唔,第一次搞這個,好緊張。」

孟洛檸不慌不忙在房間擺上催情的熏香,隨後指指對準大圓床的電視機櫃說:「放在那個柜子邊。」

「這樣可以拍的清楚點。」

季大小姐馬上點點腦袋,捏着和米粒大小的針孔攝像頭小心翼翼插到電視機柜子邊,再用透明膠固定好。

「等會,就約那個賤女人來這裡嗎?」季予貞回頭問正在點熏香的孟洛檸。

孟洛檸用漂亮的指甲撥弄一下熏香的線頭。

等熏香一點點散發出來。

她趕緊起身,免得自己聞到這個催情的熏香發情。

「會,我用靳天風的電話給她發過短訊了。」孟洛檸唇角扯扯:「然後再用她的手機號給靳天風也發了約會短訊。」

季予貞眨大眼睛,有點不敢相信:「你怎麼搞的?」

「你怎麼可以用他們的手機號互發短訊呀?」

好神奇的感覺。

她這個腦子就想不到的。

孟洛檸走過來,拉住她的手先帶她離開總統套房:「用的偽基站,然後找黑客黑了他們的號碼。」

「就這麼簡單。」

原來如此。

季予貞明白了,瞬間笑了:「哈,那我們等會就看好戲咯!」

孟洛檸點頭,隨即趕緊拉着季予貞離開這間開始瀰漫著情z欲的套房,兩個小姑娘一前一後關上套房的門,飛速朝另一間套房走去。

刷卡,開門,兩人進去,孟洛檸趕緊打開電視機,裝上攝像頭的藍牙鏈接,不多會,電視機畫面上就清晰呈現隔壁套房的全景。

孟洛檸坐回沙發,拉着季予貞一起看。

果然,一小時後,沈煙先到了總統套房內,套房內催情熏香很濃,沈煙吸入一會會,就情不自禁開始脫裙子。

一件件脫。

最後脫光光躺在床上開始撫摸自己。

而半小時後,靳天風急匆匆過來了,他本來在小叔那邊工作,看到沈煙短訊說身體不舒服,要在酒店見他,他只得和小叔請假半小時,趕過來看看沈煙。

結果推開門就看到了赤身裸z體的女孩,面色潮紅扭曲在床鋪上。

沈煙常年練舞,身段柔軟異常。

加上又是靳天風的心頭好,這麼美好的一幕擺在一個正常男人面前,要不為所動很難,所以很快靳天風就脫了自己的衣服抱着床上的女人親吻起來。

而在另一側套房觀看的孟洛檸和季予貞則噁心的不行。

「啊,要長針眼了,我不想看了,靳天風的那個玩意好醜啊!就跟小絲瓜一樣,又小又丑,幸好你開竅,不喜歡他了,不然你婚後肯定不幸福。」季予貞忍不住捂着眼吐槽起來。

孟洛檸面無表情眼神冰涼和嫌棄。

「他本來就丑。」

「只怪我眼瞎。」

說完,孟洛檸起身,拿出手機給昨晚存好的那個能讓她腿軟的號碼撥過去。

「小叔,我是孟洛檸,在忙嗎?」女孩軟軟的聲音從電話那端傳來。

坐在會議桌上的英俊男人,喉骨輕輕滾了下,但克制了:「有事嗎?」

「小叔,天風出軌了,你能來一下嗎?」孟洛檸聲音軟絲絲,故意掐着一點點委屈:「嗚嗚,我要退婚,小叔幫我好不好?」

電話那端的男人瞬間蹙起俊眉,過了幾秒說:「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