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靳沉寒孟洛檸全文 第2章_寧瑞小說
◈ 第1章

第2章

【小叔,眾人皆奉你為佛子神明和男妲己,不敢褻瀆,而我,這一世偏偏要拉你下神壇,成為我的不二之臣——孟洛檸】

「唔,好燙……小叔……還要……」

細軟的嚶嚀聲從真絲絨被子內軟綿綿傳來,縮在被窩的漂亮女孩下意識在暈暈沉沉的夢境里,仰起了天鵝頸,紅潤潤的唇緊緊咬着,細細白白的手指緊緊拽着酒紅色的真絲絨被子,似乎要把被子扯裂。

這嬌軟誘人的模樣,宛如像是被男人咬住脖子不停地肆虐她的軟軟香香的身體。

嬌媚可人的令人心尖發麻。

落地窗邊,淡淡的小蒼蘭熏香慢慢揮發燃燼,最後一聲細軟如貓叫的嚶嚀滿z足喟嘆傳來。

縮在真絲絨被窩的漂亮女孩,瞬間從神交般的夢境里醒來。

睜開眼,倒映着一層濕漉漉水霧的眸子閃出一抹星火,被自己咬的紅艷艷的唇有些腫脹,但她一點都不覺得疼。

甚至還懊惱自己每晚必須要做的這個旖旎又柔情的春夢屬實有點短。

真的好短促。

完全沒有讓她滿z足。

這一定是她沒有切實擁有過他,所以夢才只能到這一階段?

呼——

她真的好想他啊!怎麼可以這麼想一個從來沒有觸碰過的男人?

她是瘋了,不,應該是着魔了。

但她甘之如飴。

孟洛檸嬌氣地從有些汗濕的被子里鑽出來,手指摸了下鼻尖的汗,黏黏的,不舒服。

快速下床,光潔粉z嫩的腳落地。

腳趾習慣性摩擦上z床邊地板上的這塊白色定製鵝絨地毯,毯子舒適,昂貴。

一小塊要一百萬。

孟父專門為她買的,寵女寵上天。

孟洛檸站在鵝絨毯上,手指繼續擦着鼻尖的薄汗,忽然抬起眸看向落地窗,漂亮的瞳孔一瞬有些水光溢出,透明的窗玻璃外星光淺影,月影殘徊,白色的飄窗在冷氣口下輕輕晃動。

這裡不是國內,而是盛夏的聖地亞哥,50層雙子大廈最奢華包房內。

此時的她還沒回國,還在國外。

而且,今天是她剛剛重生的第二天,剛滿21,在國外求學剛畢業要回國。

而她死的時候很年輕,死在她最風光的23歲。

富有集美貌一身的嬌縱大小姐孟洛檸以絕對的美貌和精湛的演技斬獲影后頭銜。

那天,上萬鎂光燈包圍的頒獎台,星光熠熠。

她穿着全球唯一的一件售價一千萬的流蘇星光高定禮服裙,仙氣飄飄又清純動人地捧着獎盃站在國內百花獎的舞台,成為00花里最年輕最具實力的實力派女演員。

就是這麼風光的她,卻在頒獎禮結束,還沒來得及跟家人分享這一喜悅,從電視台後台乘坐自己的保姆車回別墅的途中。

她被劫持了。

刺冷的刀尖抵着她脖子,劃破了她漂亮的天鵝頸上的大動脈,她捂着血流如柱的脖子跌坐在保姆車內,霧光的瞳孔緊縮,眼睜睜看着自己那麼仰慕的未婚夫靳天風,拿着沾血的尖刀對她着笑,笑得冰冷沒有一絲絲溫度。

明明上一秒,他還說要跟她求婚,下一秒他就殺了她。

「孟洛檸,我家煙煙說……她不能沒有我,我沒辦法推掉你家的聯姻,那就……只能殺了你。」

「所以抱歉了,我要保護她,你知道我爸爸不允許我和她在一起,現在只能除掉你……我們才能在一起。」

這一句句沒有任何感情只有冷冰冰嗜血般無情的嗓音從孟洛檸頭頂傳來,她只感覺腦子像灌了沙子一樣。

繚亂,混沌。

淺淺地難受嚶嚀一聲,一口軟綿綿的血水從嘴裏吐出。

混在車內昏暗的環境里,孟洛檸下意識仰起臉,才發現自己已經裂開的脖子被他狠狠掐緊,呼吸不了,孟洛檸被掐的難受,卻還是忍不住落下一行憤怒和絕望的眼淚。

「靳天風……我錯付了……我死了也不會放過你們兩個人。」臨死前,孟洛檸用最後一絲絲力氣吼出來。

結果卻被靳天風直接一腳踢過來,「孟洛檸,我從來不喜歡你!都是你自作多情!」

隨後一個天旋地轉,她發現自己嘴裏都是淤泥,此時的她已經被他完完全全被掩埋在一片骯髒無比又散發著臭味的爛泥里,爬不起來。

她被自己曾經最仰慕的男朋友靳天風親手割喉後埋在了自己家別墅的後花園那片荷花塘淤泥下。

孟洛檸意識到這樣,心口的痛已經麻木到像灌了鉛一樣,這麼多年,從少女時期開始的仰慕一點一滴那麼多年,卻抵不過他的白月光回來。

他就迫不及待把她殺了,讓他白月光上位。

真是好狠,她完全沒辦法把他和當年在海里救她上來的那個光一樣溫暖又善良的少年相比。

為什麼,短短几年,他可以變得這麼壞?

孟洛檸想哭,可是眼淚已經哭不出來,而後,她的身體在骯髒臭烘烘的淤泥里慢慢被裏面的微生物和蟲子啃噬。

第三天,皮肉已經腐爛的孟洛檸,靈魂脫殼了,她從泥土裡鑽出來,整個人失魂落魄又絕望地坐在淤泥邊,無力地看着埋在泥地里腐爛模糊的身體以及別墅里深愛自己的爸爸媽媽傳來的撕心裂肺的哭聲,這一刻,孟洛檸捂着嘴撕心裂肺哭起來。

她太傻了,怎麼會仰慕一個人渣?

這樣哭了不知道多久,忽然一道高大的身影從她身後慢慢走出來,孟洛檸恍惚間,回頭。

就看到穿着白色襯衫和黑色西褲的男人,緊鎖着眉頭逆着背後的光朝她這邊的淤泥地一步步走來。

他額前烏黑的碎發劉海凌散着,冷酷卻異常俊美的臉在逆光襯托下,充斥一絲絲着讓孟洛檸看不懂的悲傷表情。

這是……靳天風的小叔?那個從來高高在上讓世間女人都仰望的京圈男妲己靳沉寒?

他怎麼來她家後花園了?

孟洛檸捂着哭腫的唇,驚訝地看着他,一步步走到淤泥池,乾脆利落地挽起乾淨地白襯衫袖口,開始一點點挖開淤泥。

孟洛檸獃獃看着他,直到,最後,他竟然把她的屍體挖出來了?

隨後不嫌棄她這具已經發臭的屍體,聲音嘶啞道:「對不起……我來晚了。」

「不過,你別怕,我會讓你永遠漂亮的,我知道你最喜歡自己漂亮。」男人垂着黑眸,眼底平靜沉着的可怕。

一點也不嫌棄更不害怕,反而像呵護珍寶一樣疼愛她。

之後,他抱着她回了自己的車上。

孟洛檸怔了,她不明白他為什麼要帶走她的屍體?

靳沉寒,她好像和他從來沒有什麼交集?除了,21歲那時候,她和靳天風訂婚,見過他,除此外,他們見面的機會五個手指頭數得過來,所以他為什麼要帶走她?

孟洛檸不理解,所以她跟着他回了別墅。

等她到了別墅,她在他的書桌柜子上看到了她15歲跟爸爸出海釣魚,跌入公海,落在海里的那隻玩具小熊。

這隻小熊……是和她一起掉下去的,她溺水時,手裡緊緊抓着它,只有救她的人才能拿到這隻小熊。

所以……當時救她的人是靳沉寒,而不是……靳天風?

接下來的幾天,孟洛檸和他一起生活在別墅,他看不見她,但她可以,她默默注視着他。

看着他為她花了abc萬聘請遺容師給她修復面容和身體。

不過她腐爛的太厲害,遺容師修復了整整三個月才終於恢復了她原來漂亮的模樣。

而這三個月,他始終陪在她身邊。

等她修復好後,她又看到他大義滅親,親手送自己的侄兒上了法庭,那天,法官宣布靳天風的死刑,天霧蒙蒙下了雨。

孟洛檸站在法院外的雨地里,看着靳沉寒撐着黑色的傘讓司機帶他去了公墓。

到了公墓,他從后座拿出她最愛的紫色水晶玫瑰,放到她墓碑前。

長久地佇立看着墓碑上她的照片。

一直到天空的暴雨密集落下,將他寬厚的肩膀打濕,他才撐着傘消失在漫天的雨地里……

往後,她就靈魂消散重生回來,也不知道前世他最後的日子是怎麼樣?

甚至,她還沒來得及弄懂他對她是什麼意思?

為什麼要幫她沉冤昭雪?

為什麼一直藏着她的小熊玩具?

未解的疑惑太多,好在這一世,她回來了。

她知道無論靳沉寒上一世出於什麼目的幫她,她都不在意,她知道這一世自己該愛誰該撩到手誰——那就是靳沉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