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靳沉寒孟洛檸全文 第4章_寧瑞小說
◈ 第3章

第4章

靳沉寒的車子和他這人一樣,自帶某種禁慾低調的氣息。

以及混着凜冽的權欲。

雜糅着他身上的檀香和車載蒼蘭香氛的氣息,濃烈,厚重,吸入孟洛檸鼻內。

惹得小姑娘本能捂了下自己的胳膊,有點軟塌塌的。

小叔的身上為什麼這麼能散發出蠱惑女人心的氣味,好濃,好蘇,她有點『暈』。

孟洛檸輕輕緩緩氣息,手臂下意識把自己的更緊。

這副樣子落在靳沉寒眼底,以為她冷了。

「孟小姐,很冷?」靳沉寒客套又疏離地問,顯然是想和她保持距離:「如果冷, 可以關了冷氣。」

「啊?小叔,我不冷。」她不是冷,她是太熱。

燥熱地身體軟。

孟洛檸連忙搖搖頭否認。

靳沉寒就沒多問,剋制着某種情緒安靜靠在車后座開始刷公司的郵件。

天知道,孟洛檸這個小姑娘身上也散着讓男人心神不寧的香味。

軟軟甜甜的。

想抱一下,不過他不會這樣做。

他知道孟洛檸從15歲開始就追着他侄兒身後跑,一直放話全京城,她孟洛檸只會愛靳天風一個人。

誰要搶,她就要殺人。

這樣偏執的愛,靳沉寒也是沒想到。

但是既然知道小姑娘對自己侄兒愛的瘋狂的心思,他就不會再有其他任何想法。

靳沉寒收起眸,認真閱讀iPad上的公司郵件。

孟洛檸側眸偷偷看他。

但是沒有打擾他工作,兩人就這麼安安靜靜坐在車內。

很快,孟家別墅前的十全街到了。

司機看一眼前面的綠燈,準備踩油門過去,再把孟洛檸放到前面的公車站台處,結果也不知道哪個不長眼的老大爺,騎着電瓶車闖紅燈。

倏地一下就從他們車前飈過。

差點撞上車子。

幸好司機駕齡十幾年,反應迅速,一秒踩下急剎車,避免撞上這個闖紅燈的老頭。

但是後排的兩人卻沒有經得住這個急剎車。

尤其孟洛檸,她本就纖細,慣性的剎車,直接讓她從后座上跌下來,然後又慣性地跌到了靳沉寒的雙腿間。

整個人不合時宜地撞在男人褲腿間。

靳沉寒腿間被小姑娘柔軟的臉撞上,不重,但是小姑娘可能嚇到了,熱乎乎的氣息盡數噴在上面。

熱又濕漉漉。

靳沉寒漆黑如黑夜的雙眸一瞬晦暗的不行,像蓄了一潭深淵。

「孟小姐?」靳沉寒忍着腹部傳來的某種刺激感,濃着深眸,伸手抓起孟洛檸,扶她起來。

「小叔。」好大——

孟洛檸有些丟魂。

倒不是真被這個急剎車嚇到,而是自己鼻尖真真實實碰觸到了男人的雄性象徵。

是她這段時間做夢都無法夢到的。

果然是靳沉寒。

那個地方也是比常人偉岸。

像法式長麵包。

孟洛檸臉紅地抬起眸看向凝着眸的男人,連忙乖乖坐到他身旁說:「我不是故意碰到你。」

靳沉寒知道,刻意避開她視線,淡漠道:「嗯,沒事。」

「小叔……」孟洛檸偷偷看他一眼,紅唇輕輕壓下來,甜甜乖乖,溫柔說:「那我先下車吧?」

反正,她早晚要把小叔吃到嘴的。

靳沉寒沒挽留,正襟危坐般地靠在后座,嗓音淡淡:「路上小心。」

孟洛檸抓起自己的包,傾過身,沒有逾矩,保持一點點距離,仰着臉,軟踏踏說:「小叔你也是,路上平安。」

「我們後會有期。」

說完,不粘着,撫平一下裙邊褶皺,拎着自己的包從另一側打開車門,下來。

前面的司機回頭看向靳沉寒,眼底一片惶恐和不安:「靳總,對不起,剛才那個騎車的老爺爺突然跑出來的……您和孟小姐沒傷着吧?」

靳沉寒側眸看一眼已經下車的小姑娘說:「沒有。」

司機還是不安,畢竟剛才差點出車禍,這可是犯大忌的。

他很怕飯碗不保。

連忙又低聲道歉了幾句。

靳沉寒朝他擺擺手,讓他別說話,司機才惴惴不安地回頭。

后座的車門已經關上,但是孟洛檸沒有馬上走,而是紅着臉,一臉明媚可人扒在半降的車窗邊,說:「小叔,拜拜。」

靳沉寒看她一眼,沒多說什麼,只點點頭,就讓司機開車回軍區大院見老爺子。

很快,黑色奢華的賓利消失在前面的紅綠燈拐彎。

孟洛檸沒有走,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看着車子駛遠,她才對着空氣輕輕吐納一口氣,漂亮的貓瞳,輕輕彎起來。

小叔,這次,我對你勢在必得!

*

北水街,大院。

靳沉寒的賓利從外面行駛進來,站崗的衛兵看到他的車牌,馬上敬禮,放行。

隨後賓利繼續往裡走。

一路順暢到了老宅門前,司機熄火下來開車門。

靳沉寒下車,低頭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襯衫和西褲,結果指腹不小心擦過西褲內側,還有點濕漉漉。

是小姑娘剛才貼在他褲子上呼出的熱氣和濕氣。

靳沉寒沉沉眸看一眼,心裏有些莫名的波瀾,但是他一向隱藏的好,誰也不會發覺什麼。

倒是司機看到他西褲中間有點濕。

也不確定靳總是碰到水還是怎麼回事?他很有眼色馬上去車上拿了紙巾,彎腰給靳沉寒擦掉上面的一點濕漉。

擦乾淨,靳沉寒邁開長腿朝着老宅大廳走去。

此時大廳內都是傭人在忙忙碌碌,靳沉寒進來,管家張叔看到他,馬上露出一個恭敬的笑容說:「靳總,您回來了。」

「老爺子在書房練習書法。」

靳沉寒點頭,轉身朝着老爺子的書房走去,敲門進去。

沒想到靳天風竟然也在?

靳沉寒看他一眼,眉宇下意識皺起眉,孟洛檸說他有事沒有去接她,難道是來老爺子這邊找老爺子談事?

「小叔,你回國了?」靳天風聽到書房門口的動靜,扭頭看到是靳沉寒回來,馬上就激動又討好地先打招呼。

說起來,他和靳沉寒只相差六歲,他21,小叔27,但他對這個輩分上的小叔很敬重,不敢造次。

畢竟,他雖然也姓靳。

但不是靳家本家,而是同門。

所以按輩分,他不能喊靳沉寒大哥,只能喊小叔。

靳沉寒淡淡嗯一聲算打了招呼,回頭就走到老爺子跟前,撩起袖口,給老爺子磨墨:「爺爺,我不在的這幾天,家裡沒什麼事吧?」

老爺子拿起青毫毛筆沾沾磨盤內的墨汁,樂呵一聲說:「有我在,能有什麼事?」

「前陣子礦業的張局長不是常常來騷擾您。」靳沉寒說。

這張局長比他想的厚臉皮。

要拿礦業的許可證,少說來大院這邊求了老爺子十幾次。

惹得老爺子很煩,又不好黑臉。

畢竟這張局長是他之前提拔的人。

老爺子哼一聲:「我兩袖清風,他來求我辦事,也沒用,我都跟他說清楚了。」

「倒是你,什麼時候找女朋友,你看人家天風,都已經有訂婚對象了,你還孤家寡人,我何時能抱上曾孫啊?」

「這個到時候再說。」靳沉寒咳一聲。

女人的事,他不着急。

「對啊,爺爺,小叔年輕英俊又有能力,現在已經接手靳家那麼大的集團企業,後面追他的女孩子可以繞巴黎三圈了。」靳天風拍馬屁地馬上乖巧討好插話。

看起來像給靳沉寒解圍。

實際,他是有求於他才來的。

老爺子繼續哼一聲:「多又怎麼了?我也沒見他談啊?」

「你啊,抓緊,你奶奶旅遊回來,准要問你對象的事。」

靳沉寒頭疼,轉過臉看向如哈巴狗一樣乖乖的靳天風,故意岔開話題:「天風來找您什麼事?」

老爺子擱在毛筆說:「正好你也在,他是來找你的。」

靳沉寒挑眉:「找我什麼事?」

老爺子朝靳天風拍拍肩膀:「天風今年畢業,學的國際金融,想進你的集團實習,你看怎麼樣?」

原來是這樣。

靳沉寒瞥他一眼,淡淡說:「可以,下周拿着簡歷到公司報道。」

靳天風一聽靳沉寒竟然答應他入職實習,激動地馬上連忙給靳沉寒鞠躬:「謝謝,小叔,小叔,我一定會好好乾的。」

他也是有野心的男人,這輩子最崇拜的男人就是靳沉寒。

他要變得像他那樣優秀,年紀輕輕手握萬億資產,在京圈說一不二,是紅三代里最牛逼的存在。

靳沉寒沒多說其他,他看他表現。

「你們多聊聊,我去喝杯茶。」老爺子不寫字了,背着手,悠哉悠哉走出書房。

等老爺子走出書房,靳沉寒看看時間,打算去回復一下一個國際郵件。

剛轉身,忽然想起來剛才在車上被孟洛檸不小心撲倒的畫面。

男人漆黑的瞳孔下意識深深凝了幾秒。

隨後,開口:「你知道孟家那位大小姐今天回國的事嗎?」

孟洛檸?今天回國?

他不知道。

應該說,他並不關心她。

所以根本不知道她今天回國。

靳天風愣了幾秒才尷尬回道:「小叔,我不知道,她竟然回國了?」

「她真是調皮,都不跟我說一聲?也不知道是不是給我驚喜?」靳天風目前還不能和孟家撕破臉。

孟家那邊也有從政的背景,他不能明目張胆在靳家這邊表現出對孟家這個婚事的不滿,只能違心地打趣說。

靳沉寒看他一眼,冷嗤一聲:「是嗎?記得打電話問問。」

說完這句,靳沉寒就先走了。

留下靳天風有點尷尬杵在那邊。

真是煩死了,他這輩子最討厭的就是15歲開始一直跟在他身後的跟屁蟲孟洛檸了。

雖然,孟洛檸長得美,但是她太嬌縱,脾氣嬌氣,他討厭她這種有錢任性的大小姐。

一點都不可愛。

跟他喜歡的沈煙完全是兩種類型。

沈煙真的溫柔善良又懂得呵護他,是他心中不可取代的白月光。

不過,目前他翅膀不硬,他還不能和孟家撕破臉,想到這,靳天風氣惱地拿出手機不情不願給孟洛檸打電話,想虛偽地關心一下。

結果,他撥打過去的時候。

他就聽到電話那端傳來了一聲:您好,您撥打的電話已無法接通!

無法接通?

什麼意思?

怎麼打不通了?難道他被拉黑了?不可能,孟洛檸這個女人最愛他了,難道是因為他沒問她回國日期,她在生氣?

想到這,靳天風覺得這是最合理的解釋,當即冷呵一聲,等他跟着小叔做生意有起色了,他就馬上把她這個嬌縱的大小姐踢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