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靳沉寒孟洛檸全文 第9章_寧瑞小說
◈ 第8章

第9章

下午,愉音咖啡。

孟洛檸端着咖啡杯慢悠悠享受着她最愛的卡布奇諾,好閨蜜季予貞拎着限定款的香奈兒急匆匆過來了。

「天,檸檸,你回國都不和我說啊?要是知道你昨天回來,我肯定去接你。」季予貞長得清純又活潑,和孟洛檸的嬌艷形成一種強烈的反差。

也難怪她們當年在小學認識開始,就有人覺得她們不是一路人。

一個過於精緻,一個過於純情。

完全不是一路人。

但事實是,她們從小學開始一路走到大學都是最好的朋友和閨蜜。

沒有人可以拆散她們。

甚至,未來季予貞結婚的時候的伴娘,只讓孟洛檸一個人來當。

「你為什麼突然搞神秘了呀?」季予貞坐下來,嘴裏還不停。

孟洛檸把已經點好的一杯黑咖啡遞給她:「昨天回來太趕,所以沒說。」

當然最主要,她是踩着靳沉寒飛機的點一起回來的。

就是為了蹭他的車。

「這次回來不走了吧?」季予貞端起咖啡,盯着她看:「你不準再走,不然我都沒有好朋友了。」

孟洛檸俏皮笑了:「不走了呀。」

「以後都不走了。」起碼這輩子她不會再離開自己的家人,好友和靳沉寒。

她要護他們周全。

季予貞最想孟洛檸陪她了,簡直不要太開心:「真的嗎?太好了,我們姐妹又可以稱霸京圈名媛了。」

提到這個,孟洛檸咳一聲,手指捏着咖啡棒輕輕攪拌桌上的咖啡杯說:「貞貞,我要退婚了。」

Σ(⊙▽⊙ ”a???

退婚?

不會是和靳天風嗎?

「為什麼啊?你不是最愛靳天風啊?你怎麼突然要退婚了?」季予貞不理解,甚至有點震驚住了。

在她印象里,她家檸檸從初中開始就瘋狂追逐靳天風。

哪怕靳天風對她其實並沒有多好。

也沒有給她幾個眼神。

她還是像瘋了一樣沒命的追逐。

有時候,她看到她給靳天風送吃的送喝的,結果被靳少爺直接扔掉,她也不敢當面委屈,只能一個人躲在廁所角落偷偷哭。

每次這樣,她都心疼死了。

明明,她條件那麼優秀,長得又超美,可是她還是死心塌地去追逐靳天風。

這一追,都好多年了。

季予貞覺得……就算靳天風真不喜歡她家檸檸,檸檸這份真情,靳天風應該會感動的,到時候兩人會結婚,然後日久生情白頭偕老。

怎麼這次回國就要退婚了?

「你們……吵架了還是?」季予貞連忙起身坐到孟洛檸身旁,心疼地開始安慰她:「檸檸,你別哭啊。」

「他要是欺負你了,你跟我說,我讓我家盛哲去揍他一頓好了。」

孟洛檸根本不會哭,側過臉,噗嗤一聲,甜甜軟軟笑起來:「啊,我不會哭的。」

「你別擔心,我是認清現實,所以果斷分手的呀!」

季予貞獃獃看着她的笑,看起來不像假笑。

是真笑。

而且很開心的笑?

這讓咱們可愛清純的小貞貞有點兒懵逼了。

「檸檸你……你……竟然笑的這麼開心?你真的能放下他呀?」季予貞有點擔心,她是不是傷心過度的『迴光返照』???

孟洛檸點頭,隨即湊到她耳邊:「是啊,甩掉垃圾,我好開心的呀,而且我要追他的小叔了。」

挖槽!!!小叔?靳沉寒啊?

那個全京城背景最厲害又高高在上的男人!

哇靠,季予貞有點不可思議。

她家檸檸不會真的瘋了吧?

「檸檸,你沒事吧?」

「嗚嗚,你別嚇我呢,你怎麼突然又要追那個靳沉寒啊……你知道靳沉寒是誰嗎?你是不是氣糊塗了呀?」

靳沉寒可是京圈第一太子爺。

大院子弟。

權勢財富的新貴。

惦記他的名媛貴族小姐一大堆,可是沒幾個入得了他的眼。

他可是眾神之巔的男人。

孟洛檸揉揉自己捲髮,神情俏媚自然,很認真說:「寶寶,你別那麼大聲。」

「我說的都是認真的,我真不喜歡靳天風了,他就是垃圾出軌男,還有一些事,我沒辦法解釋,總之,我知道我該愛的男人是誰。」

「我跟你發誓,我說的都是認真的。」

孟洛檸說完,還真舉起手發誓了。

季予貞不想她發毒誓,連忙拽着她手:「別,別發誓,你做什麼我都支持你的,那你打算怎麼退婚?」

孟洛檸端起咖啡杯喝一口咖啡:「我有計劃。」

「貞貞,你得幫我。」

季予貞挑眉,驚訝:「我幫你什麼?」

孟洛檸唇角一勾,漂亮的眸閃閃露出狡黠的光:「哦,我要抓姦。」

「你幫我錄像。」

季予貞小可愛再度驚呆了:「靳天風真出軌了?」

其實她剛才還以為她家檸檸是嘴炮。

瞎說說的。

孟洛檸點頭:「你自己看看。」

說完,孟洛檸拿出手機把早上在舞蹈大學拍到的照片遞給季予貞看,季予貞看完,瞬間氣得肺要爆炸。

看不出來啊,靳天風這人渣一直給人感覺像青松一樣,溫潤公子哥。

結果背後這麼噁心?

都和孟洛檸聯姻了,還偷吃?

噁心的爛男人。

季予貞氣呼呼鼓着腮幫子,揮動着她的小拳拳,義氣豪邁說:「好氣人,檸檸,我幫你,你這個婚必須退,不然噁心死人的。」

出軌男什麼的,都是垃圾!

必須扔出去。

「嗯,謝謝寶寶。」孟洛檸有幫手了,開心地親一口季予貞的臉頰。

親完,一陣鈴聲傳來。

有人打電話給她。

孟洛檸拿過手機看一眼上面的陌生號碼,不認識。

原本想掐了。

鬼使神差地總覺得這個號碼有點眼熟?

孟洛檸就沒掐。

劃開接聽鍵接了:「喂?」

「孟小姐,是我。」電話那端,溫磁如大提琴的男音徐徐透過屏幕傳入孟洛檸的耳膜,小姑娘耳朵就跟被電了一下,酥得手指都抖了抖。

竟然是靳沉寒的電話?

孟洛檸獃獃兩秒,確認這個聲音是他的沒錯。

她趕緊微微紅了臉,拿着手機起身,特意走到咖啡廳的落地窗邊繼續接聽:「小叔,怎麼突然找我?」

其實,她想問的是……他怎麼有她電話號碼?

不過轉念一下,靳沉寒的本事。

查她的號碼易如反掌嘛。

幸好,沒這樣問。

不然多白痴哦。

電話那端的男人手指夾着一支燃燒了半截的細長的昂貴雪松煙,薄z唇間緩緩吐出一圈淡淡的白霧,聲音低低繼續說:「老爺子告訴我,你要幫語兒補課?」

原來是這個事。

孟洛檸手指輕輕貼到被太陽灼燒的有點燙的窗上,軟軟回:「嗯,正好遇到陳助理,然後就……毛遂自薦了。」

男人黑眸微微斂斂,嗓音一貫地磁性,好聽的要命:「不會耽誤你吧?」

孟洛檸靜靜聽着,手指本能扣了下玻璃,真是好尷尬。

光聽他說話。

腿都軟了。

也不知道接吻會怎麼樣?

孟洛檸大腦澀澀的胡亂想着,一時忘了回答。

直到靳沉寒的聲音再度傳來:「孟小姐?」

孟洛檸才軟軟地嚶嚀地啊一聲:「小叔,不耽誤,我剛回國,沒什麼事做,所以才……毛遂自薦。」

靳沉寒嗯一聲:「多謝,補課的時薪,我會按市價的二倍給你。」

孟洛檸抿抿唇,漂亮的貓瞳看向玻璃外的街景,低聲說:「謝謝,小叔。」

「不客氣。」靳沉寒刻意生疏地說完,先掛。

但孟洛檸還保持接聽的姿勢,手指比剛才更緊繃地扣着玻璃棉,而從玻璃反射的倒影看去,她的耳朵早已經通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