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我的奶奶在我考上北大前死了。

渾身是血,死不瞑目。

只因她在垃圾場勞作時,撿到了京圈太子爺隨手扔掉的日記本。

就招來了無妄之災。

後來,我放棄了北大,成了太子爺身邊最得寵的女人。

他對我極盡溫柔:「你乖乖的,本少爺什麼都給你。」

我笑了:「包括你的命嗎?」

1

當林清月裹着浴巾從我身後出來時,我正給光着膀子的太子爺上藥。

半小時前,我接了沈曜的電話,提着藥箱過來,就發現他肩膀上被咬出了一個血窟窿。

如今,看到面色潮紅的女人,我就立馬意會他的傷是哪兒來的了。

我長得很像她,否則當初沈曜也不會在酒吧對我一見鍾情。

「阿曜,這個女人是誰?」林清月眼裡是只有我才能看出的敵意。

「只是公司的秘書。」白月光回國前,沈曜就三令五申警告我,絕不能讓她知道我倆的關係。

在我與林清月擦肩而過時,她狀似不經意打碎了一個花瓶,碎片直接劃破我的肌膚。

我倒是沒說什麼,可她卻急着開口:「哎呀,阿曜,這個花瓶太礙眼了,我只是想把它移到它該待的位置……它不貴吧?」

「沒用的東西,不值幾個錢。」沈曜配合林清月的含沙射影,將我貶到塵埃。

瞥見我瘋狂流血的腳踝時,他面色不虞:「還不快滾出去,別壞了我的興緻。」

很快,我就在門口聽到了成年男女曖昧的聲音。

我告誡自己要冷靜。

可腦海中全是奶奶死前的臉。

無助且撕心裂肺的痛,再一次湧上我的心頭。

2

小時候我被父母遺棄,是黎奶奶從垃圾桶里撿回了我,將我撫養長大。

奶奶給我取名叫黎鳶,「鳶尾花」的「鳶」。

正如鳶尾花的話語,奶奶希望,無論生活如何曲折,我都要保持對未來的樂觀和期待。

我和奶奶相依為命,她是我唯一的親人,也是我最重要的人。

我因營養不良,所以青春時期特別瘦弱。

奶奶怕我被欺負,所以我去哪兒讀書,她就去那所學校里應聘垃圾清理員的工作,靠撿垃圾賣廢品維持我們的生計。

我不想讓奶奶那麼辛苦,所以努力讀書,想快點成長,讓奶奶過上好日子。

所幸我高中的成績也很爭氣,每次考試都穩坐年級第一。

所有老師都說我一定能考上清北,那時我還以為自己能有光明美好的未來。

可就在我高考前,一個最平常不過的傍晚,奶奶死了。

死在了家門口對面的馬路上。

她手裡還提着一籃我最喜歡的菜,應該是打算在周末的晚上給我加餐。

她只要跨過這條人行道,她就到家了啊。

可是,她卻永遠留在了車水馬龍的紅綠燈下。

後來,我才清楚,奶奶是被京圈太子爺沈曜害死的。

當初沈曜得知林清月要出國後,就把與她有關的東西全扔到了垃圾場,包括記錄他少年心事的日記本,雖然只寫了寥寥幾頁。

那時貧窮的我,最大的心愿就是擁有一本好看的筆記本。

奶奶從沒見過有錢人家這種高檔的牛皮本子,既然沒人要,索性她就撿了回來。

洗乾淨後,放在了家裡的書桌上,就等着我周末回家給我驚喜。

可沒想到,沈曜得知他扔掉的東西被奶奶撿去後,以為隱秘的心事被窺見,就帶着小弟不由分說地去圍毆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