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奶奶無力反抗,被毆打的整個過程中一聲不吭,只是始終護着身下的那籃子菜。

直到那群富二代打得沒勁了。

奶奶才得以顫顫巍巍地爬起來。

她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跡,想要離開巷口時,卻有一輛車路過。

沈曜玩心大起,便對着沒站穩的奶奶又踹了一腳。

奶奶正好撞在了急速駛來的車頭上,瞬間被撞飛了好遠。

我後來去查路邊的監控,看到了他們整個作案過程,哭到幾近昏厥。

只是警察接到我的報案,再回去查監控時,監控屏幕上只剩下一大片白茫茫的雪花。

是沈曜,是他花錢刪了監控。

甚至就連那個巷口的攝像頭,都莫名其妙地壞掉了。

我知道,是沈曜害死了我的奶奶。

可所有人都讓我不要再查下去了。

所有人都說,我一個普通人,怎麼可能獨自對抗沈曜背後龐大的勢力。

後來,我放棄了北大,去了和沈曜一樣的普通大學,開始一步步勾引沈曜與我沉淪。

既然,林清月是他的白月光,

那我,就要成為他的硃砂痣。

3

和沈曜在一起後,他直接在市中心最豪華的地段給我買了一套大平層。

但這兒充斥着他的氣息,所以我並不喜歡這裡。

每當他去找其他情人玩時,我都會回到我和奶奶的那個破舊小屋,一個人靜靜地待着。

掉了漆的牆上掛着奶奶的遺照。

許久不回這兒,照片上都落了灰。

我剛想去擦拭,就看到沈曜給我發的信息:「過來。」

我嘆了口氣,對着照片輕聲說:「奶奶,我下次有空再來看你。」

再回到沈曜和林清月剛待過的房間時,他正躺在搖椅上。

陽光打在那足以迷倒萬千少女的臉上。

可我知道,這皮下,藏着一具惡魔的靈魂。

我的恨意再次不受控制地上涌。

「因為剛才的事生氣了?」不知何時,沈曜睜開眼,對上了我含怒的目光。

我低下頭,快速斂好心神,換上他最受用的乖順笑容:「我無名無分,哪有資格生氣?」

沈曜滿意地勾了勾唇,一把將我揉進懷中:

「腳上別留疤,我不喜歡。

「你乖乖的,我就讓你一直陪在我身邊。要是不聽話了,我就把你丟進海里餵魚。」

我適時害怕地哆嗦了一下,把沈曜逗得開懷:「今晚出海,在遊艇上為清月舉辦歸國接風宴。」

他見我沒有言語,從身後圈住我,在我耳邊低問:「介意?」

我頓了頓,給他留足了遐想的空間,隨後搖了搖頭,溫吞開口:「阿曜,只要能讓我永遠在你身邊,無論你做什麼我都不會介意的。

「你知道的……我愛你,我這輩子不能沒有你。」

話音剛落,男人吻上了我纖細的脖頸。

「不要。」我帶着哭音拒絕,聲音微顫。

我知道,他最喜歡聽我哭。

果不其然,我這副欲拒還迎的模樣直接點燃了沈曜。

我咬着唇忍完後,我趁着沈曜去陽台抽煙的當口,跑去衛生間吐了。

看着鏡中人潮紅的面色,我鬼使神差地撫上小腹。

沈曜的兄弟曾打趣我是魅魔,居然能在林清月出國後,把沈曜迷得神魂顛倒。

還在他身邊陪了四年,獲得了一個女伴的名分。

在此之前,沒有任何一個女人能做到。

可他們都不知道,那是因為我沒有退路,所以才夠狠,敢拿自己的性命去賭。

如今的我,又多了一個**嗎?

4

晚上,我化着精緻的妝容,提着禮服的裙擺,登上了這座嘈雜熱鬧的豪華遊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