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裏面很熱鬧,我故意晚點到,就是想看看他們能作出什麼幺蛾子。

此刻,沈曜的小弟正在開香檳。

有人喝酒上頭了,說話不過腦:「清月姐,你不在的這幾年,可都是黎鳶幫你照顧沈哥的!」

我看到林清月強撐着端莊得體的笑意,咬着牙柔聲詢問:「真的嗎?可以給我講講她是怎麼照顧阿曜的嗎?」

那群看熱鬧不嫌事大的人,立馬爭先恐後地講述我放棄自尊討好沈曜的過往。

「沈哥喜歡蹦極,黎鳶為了隨時隨地陪着沈哥,自己恐高居然還去學了三個月的蹦極,最後整出心臟病來了。

「後來沈哥去蹦極的時候再也不帶着她了,哈哈哈……」

「還有還有,去年沈哥過生日,對她準備的生日禮物不滿意,就讓她跪着學狗叫,然後再用嘴一張張撿起被人踩過的鈔票。

「她為了哄沈哥開心,竟然全都乖乖照做了!不愧是圈內有名的舔狗!」

「對了,沈哥剛接管沈氏的時候,有一些老傢伙不服他,處處為難沈哥。

「後來老傢伙看上了黎鳶,想揩油,說只要黎鳶去陪他們一晚,他們就對沈哥投誠。

「你猜怎麼著?沈哥都沒發話,黎鳶居然就主動去陪了,可真賤啊。」

聽到這,林清月的臉色已經很難看了。

畢竟同為女人,她很清楚,一個女人肯為男人做到這種地步,意味着什麼。

那些小弟越說越上頭,尤其是喝醉了的男人總忍不住說些葷話:「嘖嘖嘖,黎鳶這妞兒照顧沈哥真是盡心儘力,都照顧到床……唔唔唔,你捂我的嘴幹嗎啊!」

被捂嘴的男人剛要給不長眼的兄弟來一拳,就聽到酒杯滑落的碎裂聲,和林清月梨花帶雨的哭聲。

「曜哥哥,你和那個女人到底是什麼關係?」

沈曜一把將林清月摟在懷裡哄:「她真的只是公司的秘書,你別多想了。」

「那你把她辭了。」林清月眼尾還掛着淚珠,就這麼楚楚可憐地望着沈曜。

沈曜臉色微變,不知在想什麼,是不是想到我今天對他的「真情告白」,說我這輩子都離不開他的話語。

我靜靜地等待着沈曜的判決。

他將高腳杯里的酒一飲而盡,避重就輕地回答:「小月,你可以提別的要求。」

林清月的臉瞬間血色全無,彷彿被刺中了哪個神經,突然驚聲尖叫:「把這個不要臉的女人叫過來!我倒要看看,這個賤人到底是怎麼勾引阿曜的!」

不等那群狗腿動作,我就踩着紅色高跟鞋,搖曳生姿地從他們身後走出來了。

看到我光彩照人的模樣,林清月眼中的妒意瘋漲。

她顧不上自己的名媛形象,直接衝上來狠狠給了我一耳光,將我推搡在地,瘋狂撕扯我的裙擺。

無人為我說話,無人將我扶起。

我也沒有反抗,任由林清月發泄。

這群富二代的圈層,從來不會在乎我區區一條賤命。

估計等林清月發泄夠了,他們還會不以為然地誇上一句:「清月姐人可真好,下手真輕啊。」

除了獻祭我、用我來平息他心上月的怒火,沈曜想不出更好的辦法。

但我保證從沈曜的角度,他能看到我最凄美脆弱的樣子。

我心裏想着,不夠,這還遠遠不夠。

林清月眼中露出殘忍的笑:「阿曜,二選一,要麼現在辭退這個所謂的秘書,不許她再靠近你半步;

「要麼現在就趕她下游輪,否則我就馬上回M國,再也不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