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身邊唯一跟我關係不錯的小弟欲言又止:「清月姐,可咱們現在已經出海了。現在把黎鳶趕下船,她只能進海里喂鯊魚了。」

我扯出一抹苦笑,我悉心打點了四年的關係,終於沒有白費。

至少還有人會為我說一句話。

沈曜,這個狠厲如斯的男人,哄林清月時卻是那麼耐心溫柔:

「小月,即使這幾年你不在我身邊,我也只愛過你一個人。

「可我是一個男人,哪個男人沒有點需求?

「你是我的女朋友,她只是我的一條狗罷了,她怎麼配和你相提並論?」

果然是個捧在手心怕碎了的心上月。

在林清月回國之前,從來沒人敢這麼忤逆威脅過沈曜,甚至是對沈曜發脾氣、逼迫沈曜做選擇。

沈曜的小弟後知後覺剛才說錯話了,小心翼翼地討林清月開心:「清月姐,黎鳶她不要臉,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的,就是沈哥的一條舔狗罷了,你別放在心上。」

林清月一眨不眨地盯着我,聲線溫柔無比,卻如同附骨蛇蠍讓人避之不及:「好啊,只要你將現場最烈的酒喝完,那我就不追究你之前犯的賤了。」

所有人都在圍觀我被林清月羞辱。

沈曜也不說話了,就像從前無數次那樣,他希望我向他展現我的忠誠。

希望我主動替他做出決策,這樣他便不用承擔將我推向地獄的責任。

我陪了他四年,這四年,別人能做的、不能做的,我都為他做了。

我知道,沈曜找不到比我更好的替代品。

所以我能察覺到,剛才他對我的態度有些動搖了。

但我在他心裏的分量還遠遠不夠。

今晚,我要用自己,逼沈曜看清他的內心。

所以,在豪華遊艇閃耀的霓虹燈下,我用最澄澈的一雙眼望着沈曜:「沈曜,你永遠都不知道我有多愛你。我說過,我這輩子都不會離開你,除非我死。」

隨後,我拿過林清月指着的那瓶最烈的酒,大口大口地往自己嘴裏灌。

即使中途被嗆了好幾下,我也從未停止手裡的動作,直至一大瓶酒近乎見底。

圍觀眾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我,因為這瓶酒之烈,連場上千杯不醉的男人都頂不住。

可他們不知道,這幾年陪沈曜出入無數場酒局,早已喝到胃穿孔的我,如今可以面不改色地繼續喝下對我身體傷害最深的東西。

沈曜眼神冰冷,而林清月則是像打贏了一場戰役似的,得意地盯着我。

酒液從嘴角溢出,刺痛了我的肌膚。

我知道自己是在拿命去賭。

但如今的我也只剩這條命可以拿來做**了。

我要賭,沈曜會對我動真情。

這是我最後的機會,必須拚死一搏,才能拿下這場逆風局。

要是成功了,過了今晚,我就會成為太子爺心口的硃砂痣。

而林清月,則會從白玫瑰變成沈曜衣服上沾的一粒飯渣子。

喝完最後一口酒,我的臉已被染得緋紅。

游輪上,所有人都沉默不語。

我強撐着身體,提着魚尾裙的裙擺,緩緩走向沈曜。

在眾目睽睽之下,我環上沈曜的腰,附在他耳邊輕聲說:「我懷孕了。」

而後笑得凄涼:「但被逼着喝了這麼多酒,你的孩子怕是保不住了。」

在沈曜錯愕到還來不及反應時,我就穿着那一席紅裙,決絕轉身,往海里縱身一躍……

5

再次張開眼時,我發現自己穿着病號服,安然無恙地躺在病床上。